首页梁山事务所

第四章 赤发鬼刘唐出现

作者:吃薄荷糖的喵      字数:3405

    ♂? ,,

    在吴用享受着平静的学堂生活,同时努力让那些孩子们更加热爱学习的时候,该来的事情还是来了,这一天,晁龙首次一个人来书斋,吴用有点好奇的问了一句:“今天怎么没有让晁保正送过来?”

    晁龙是晁保正唯一的儿子,一向被家里人宠溺,幸好晁保正还算知道轻重,只是每天还是会亲自送晁龙来上学,所以,今天没有见到人,吴用还真是觉得有点惊奇。

    晁龙无奈的表示:“家里今天有客人,来了一个我不认识的表哥,家父忙着招呼呢,就让我自己过来了,那人的年纪看起来比夫子还大呢,脸上有一个朱砂痣,上面长了黑黄毛,夫子说奇怪不奇怪?”

    吴用听得心里一跳,这描述怎么这么奇怪,不过,在晁龙面前还是不能表现出来的,小孩子还是好好读书为妙,吴用表示:“天下之大,无奇不有,小孩子家家没见过就不要说人家奇怪,好好进去做早课吧,待会儿先生再进来。”

    把晁龙送进书斋之后,吴用紧急询问法典书精灵:“我没猜错吧,那应该是赤发鬼刘唐吧?”

    法典书精灵肯定到:“回答正确,水浒世界向展开。”法典书精灵难得和吴用开了下玩笑,刘唐带来的消息就是花石纲事件的开端,这也是原书中吴用出场的时间,原本的平静生活要结束了。

    吴用头疼的呻吟了一声,表示:“刘唐现在人到哪儿了?”

    法典书精灵:“他现在正要去追赶插翅虎雷横,现在赶过去应该正好能够赶上出场时间。”

    吴用:“那孩子们要怎么办?”总不能现在就让他们回去吧,没有什么说得过去的理由吧。

    法典书精灵:“自己找点理由不就是了,再不行把课业布置在那儿,让他们自习,这么久以来,他们要早就养成习惯了吧。”

    吴用考虑了一番,还是决定不能耽误孩子们的学习,虽然现在时间比往常稍微早了点,但还是进去把今天的学习内容教了,并且叮嘱:“要是到了午时我还没有回来,那们下午就放假休息,有什么问题明天再来问我。”虽然不知道明天自己还有没有时间,但也只能这么交代了再说。

    孩子们也知道大人有时候是有自己的事情要做的,也没有觉得奇怪,纷纷表示:“夫子去吧,我们会好好用功的。”

    吴用欣慰的离开了。

    法典书精灵提醒:“记得带上武器?”

    吴用大吃一惊:“我还有武器这种东西?我不会用怎么办?”

    法典书精灵:“让带着也是为了以防万一,就在书房里,那两条铜链。”

    吴用只能返回书房,去拿那两根铜链,书童有点惊讶:“先生要出去吗?”

    吴用:“嗯,好好看着书斋那边,不要让他们打斗,午时估计我就能回来了。”书童是一直跟在吴用身边的,做这点事情应该是没有问题的。

    书童点点头,这种事情本来就是自己的分内之事,只叮嘱了吴用一句:“路上小心。”

    吴用点点头,一边走一边询问:“他们的路线是怎样的?”

    法典书精灵的书面上出现了一幅地图,上面的箭头所向就是雷横和刘唐的前进方向,吴用一边好奇的适应自己手上的两根铜链,一边往前赶,作为和平年代长大的吴用,第一次接触武器还是有点惊讶的,而且据说待会儿自己还要冲到两个使刀的人中间把他们分开,自己真的能够做到吗?不会被误伤吗?

    法典书精灵为了增加吴用的勇气,表示:“到时候冲进去的时候我会帮暂时开启一下防护罩的,放心的去吧。”

    吴用:感觉法典书精灵越来越活泼了,这是自己的错觉吗?

    不过,要是有防护罩的话,自己还是可以去尝试一下的,毕竟阻止斗殴应该也是阻止犯罪了吧,按照现代的法律来说?

    法典书精灵表示:“现在不用考虑这种问题,我自己会进行判断的,还是考虑一下能不能阻止他们吧?”

    吴用听法典书精灵这么一说,便也不再考虑这个问题了,专心赶路,前方开始出现人影了,好像就是那个赤发鬼刘唐,看来他们还没有交上手,吴用在内心询问:“我要不要现在就冲上去?”

    法典书精灵:“就是个书生,现在冲上去送菜吗?按照的人设走就好了,乖乖跟在他们后面看吧?”

    吴用想了想也是,不说以前的吴用武力值怎么样,自己现在肯定是不行的,要是出师未捷身先死了的话,那就太不值得了,吴用老老实实的按照吴用的人设,躲在一户人家的篱笆内,看着刘唐和雷横在外面互相争执了一番,互相说服不了之后便开始大打出手,大约打了五十余回,法典书精灵提醒:“到了出场的时候了。”

    吴用咬咬牙冲了出去,把手中的铜链往两把刀之间甩去,把他们分开后表示:“有事好好说,打架多伤和气,就算不会伤到人,伤到花花草草也是不好的。”

    见他们分开后,吴用便先看着刘唐:“据说是晁保正的外甥,表哥要为表弟做好表率嘛,要是晁龙学坏了就不好了,为什么要和雷都头争执呢?”

    刘唐光着眼看吴用:“和这秀才无关。”不过是村学的一夫子,这种事情完没有参与的身份。

    吴用梗了一下,这些好汉们的脾气果然都不怎么样,吴用只能去问另外一个当事人:“雷都头怎么说?”

    雷横道:“学究不知,这家伙睡在破庙里,被我抓了,带到晁保正庄上,原来是晁保正的外甥,他舅舅请我们喝酒,送了我点礼物,结果这厮瞒着他舅舅来跟我要,说他该打不该打?”晁保正送的礼物不过是封口费而已,这孩子也太不懂事了。

    这个时代,官官相护也是正常,吴用知道雷横的做法没有什么好指摘的,点点头表示:“该打该打,刘唐也不要执着,这事我去和舅舅说,看我的面子就不要再闹了。”

    搜书悠网www.txtxu.com,看更新最快的书!

    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张(←),下一章(→)
  • 上一章
  • 下一章
设置 恢复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