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左道之士

第十章 斗法(四)

作者:牙齿      字数:5365

    ♂? ,,

    随着叶知秋搜寻的目光四下转动,一团无形无质的阴气,蓦地凭空落下,在他的掌心上方盘旋。

    隔了许久,叶知秋洞察幽冥的阴阳眼,随着臻至引气入体境界恢复过来,他眯着眼睛仔细盯视,就看见这团阴气里,有一只拇指大,人脸狐身,尾似流火飞烟的精灵,挨挨蹭蹭地绕指游走。

    “这就是我的凭狐!不知道,有什么本事?”

    叶知秋心意一动,这头新生的凭狐立即反应过来,突然腾空而起,四下盘旋片刻,扑向院落墙角,竟然将一头老鼠携裹在阴风中强行拖曳出来。

    叶知秋按捺心情继续观看,蓦地发现在半空中发出吱吱怪叫,不停挣扎的老鼠,被凭狐奋身扑上后,瞬间麻痹僵化,油光水滑的皮毛,以眼睛可见的速度干瘪下去。

    凭狐发挥出自己的独特天赋,将这头老鼠的血肉精华尽数汲取,截流少许滋养自身,其余大半部分化作精气,由无形的渠道,注入主人也就是叶知秋的体内。

    与此同时,叶知秋感觉到一团热气自小腹升腾而起,沿着经脉来到左手,就像一只小老鼠在肌肉里来回奔走,可惜片刻过后就彻底消散,唯一的好处就是手臂仿佛挥拳百次似的,肌肉微微膨胀,撑地皮肤有些紧绷。

    “我的左手,似乎变得更加有力气了。不过,这一切只是临时加成,并没能永久增幅。”

    叶知秋暗中翻看系统,发现人物面板上基本属性没有任何变化,顿时掐灭了异样的心思,不过经此一事,他对凭狐的能力有了新的认识。

    “招呼我在酒舍住下的老丈,原来是黄巾余孽,前三十六方渠帅之一的于毒,不知道他如何逃过大难。传闻于毒被四世三公的袁绍袁本初斩杀于鹿场山苍岩谷,难得死的是他的替身?”

    叶知秋忽然想起于毒的出身,自黄巾军主力被汉室绞杀后,冀州黑山等地的农民先后揭竿而起,原本只是一盘散沙,后来迫于官兵的压力,纷纷聚拢起来组成黑山军,也就是后黄巾之乱时期的主力之一。

    “换句话说,黑山军只是借用黄巾军的名义,于毒本人与太平道没有多少联系。不过,刚才我旁观他和妖狐的斗法经过,不仅精通沙场磨练出的武道,还会使唤道兵.黄巾力士,很难说他不是黄巾军的香火种子。不是核心人物,绝对不会得到太平道的道统传承,黄巾力士就是最好的证明。”

    叶知秋暗中推演到这里,顿时对自己先前准备渔翁得利的想法嗤之以鼻,见识过在此世界的成名人物的武道,他的一点小心思早就不翼而飞了。

    想起妖狐暗中用瞌睡虫将自己弄睡过去,多亏这位“酒舍老丈”出手相救才免除大难,叶知秋忽然觉得有些惭愧。

    “我这是怎么了?怎么会变得如此天性凉薄?我能感觉到此世界的主流还是人道!忠义,实在是绕不过去的坎。”

    叶知秋长长地呼出一口气,正了正自己的衣冠,收回厚重的大刀,简单收拾一下残局,迳自离开这座荒废的宅邸,转头回到不远处的酒舍。

    与不久前投宿请托,立即获得允许相较,叶知秋此次回到酒舍,却受到一点小小的阻碍。

    他刚刚敲门,就看见一个身高不过自己腰际的侏儒跳了出来,手持一根满是穿孔的竹杖,朝自己指指点点,就是阻碍着不想让开一条路。

    叶知秋自知理亏,不过他也不是没脾气的人,被人三番两次阻挠后,火气就有些大了起来:“让开!”

    西南蛮出身的僬侥人,原本是族中的祭司,被于毒率领黄巾余孽打败后,心悦诚服地卖身投靠,被于毒传授了医道的毒性生克之术,又兼且学会少许五行四相等法阵之学,俨然成为不俗的术师。

    这个僬侥人养了几头“耳报神”,专门负责打探消息、跟踪、盯梢,对于主人于毒和妖狐的斗法,他尽管足不出门,却了解地仿佛亲眼目睹。其中,自然少不了作壁上观的叶知秋。

    他很清楚这位左道之士的想法,因此僬侥人对叶知秋也就没有好脸色了,没有开口赶人,就已经很给面子。

    叶知秋却无从得知这些琐事内幕,他心有愧疚,又对自己性情发生的重重偏转,担着莫名的隐忧,于是想尽快与黄巾渠帅于毒一晤。

    若不是他担心眼前的“侏儒”与正主有关,不是仆从就是下属,叶知秋早就出手将他教训一番了。

    “酒舍的空房里,有我随身游历各地的书箱,不敢劳烦端出来,便让我自己去取,如何?”

    叶知秋只能退而求其次,谁知僬侥人是个死心眼的人,犹是摇头不已,依旧拒绝“房客”的合理要求。

    “渠帅,在下诚意十足,准备登门致谢,不料有小人阻挡,一而再,再而三,可怪不得在下了。”

    酒舍里依旧没有动静,叶知秋顿时明白过来,心里暗道:“原来如此!想要面见正主,我还得过了这关才有资格。”

    叶知秋在酒舍外面的门墙上,抠抓下一根芦苇棒子,对准不远处的“侏儒”,口中喊道:“小心了!”

    话音刚落,他就施展出指物代形的巫道禁制,咔嚓一声,将芦苇棒子折断。法力所化的无形斧钺,顿时狠狠地斩落在僬侥人身上。

    不料,就在此人即将受伤时,胸前挂着的兽骨项链,突然粉碎掉一颗犬牙,爆发出的红光,暗中与巫道禁制对撞,竟然双方同时抵消。

    余波反噬传来,叶知秋稳稳地站住,却看见对方身体孱弱不堪,被直接掀翻一个跟头,跌跌撞撞地滚进院落里。

    换做以前,叶知秋的高感知能够察觉院子的危险,肯定不会追过去,可惜此时的他先后格杀半妖食尸狼以及青丘妖狐,被它们的怨恨嫉恨上,顿时蒙蔽了灵智,失去了对危险的敏锐嗅觉。

    叶知秋趁胜追击,毫不犹豫地踏入院子里,却看见皮肤黝黑的侏儒,安然无恙地站在庭院中间,脸上没有任何大败亏输的神色,顿时觉得有些不妙。

    可惜,他的眼睛里闪过一抹狐狼的影子,就感觉一阵头晕目眩,不知道怎么回事,竟然令他感觉从未如此良好,一副胜券在握的得意。

    僬侥人看见左道之士踏入五毒四相法阵,心里暗叹一声,感觉对手不过如此,对叶知秋的戒惧少了许多,不过为了将其惩罚一番,还是按照惯例,张口吐出一枚拇指大的珠子,伸手接住后,立即按在九孔竹杖顶端。

    尽管叶知秋此时被狐狼的妖性迷惑了神智,不过他的眼里却依旧不俗,看见那枚珠子有蜘蛛的影子闪过,环视周围又发现蛇、蝎、蜈蚣、蟾蜍的塑像,顿时感觉到有些不妙。

    不过,他此时就算想退避,对面的僬侥人也不会允许了。只见他双手握持九节竹杖,在院子的正中位置,狠狠地往下砸落,顿时将五毒四相法阵激发了。

    只是一瞬间,叶知秋就看见无数白色浆液,从九节竹杖顶端的珠子喷薄而出,凌空编织成网,铺天盖地地朝自己罩落。

    “这是什么?法术序列器?还是简易的迷锁?瞬发的蛛网术!”

    叶知秋躲避不及,身上顿时被白色的蛛丝缠住,尽管只有草茎粗细,黏性却极大,而且根本不能用蛮力拉扯断。

    “冷静下来!我必须冷静下来……想起来了,我想起来了。蜘蛛丝怕火,用火烧!”

    叶知秋相出了破解的办法,不过火镰和引火的种子,都在房间内的书箱里,现在根本拿不到手里。

    “尽管有些不情原,为了破困而出,我也不得不暴露出一些底牌了。”

    叶知秋双手使劲摩挲,尽管附着的蛛丝拉扯着皮肤有些生疼,情急之下,他也顾及不上。

    青丘妖狐凭借本身的天赋,修炼出的灵焰狐火,叶知秋尽管本人不会,可是凭借妖狐的内丹,他还是借用到一部分,令摩挲生热的双手,陡然燃起苍白的冷焰。

    “滋啦啦”,一阵冷水入热油锅的脆响,五毒四相法阵激发出的蛛网,顿时被叶知秋的狐火烧成灰烬。

    若不是主持法阵的僬侥人及时切断,极具灵性的狐火必定连他也烧到,不死也会弄成重伤。

    “可恶!身为一介凡人,竟然掌握狐族的灵火,可真是左道之士!”

    僬侥人举起九节竹杖,朝院子东北角落的蟾蜍塑像轻轻一点,立即引来一缕冰霜之气,应着现在的深秋时节,化作十几颗鸡蛋大的冰球,极具灵性地朝四下蔓延的狐火扑去。

    叶知秋发觉对方应对速度极快,一阵下冰雹似的飞弹,接连砸落在地面上,顿时熄灭苍白的狐火,制止蔓延的火势,并向自己所站的位置移动过来。

    身后有法阵的无形壁障阻碍,无法转身闪避或逃走,叶知秋硬着头皮面对对手的法术,地上被冻成冰霜的面积,不断地向自己扩散而来。

    前锋寒气四溢的冰棱,就像长枪兵军团的突刺,不停地向前交替弹出,如同滚滚而来的石碾,恁凭是谁都会倒在如此可怕的法术。

    叶知秋的脸色煞白一片,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他冒失地伸出双手,就像螳螂扬起手臂,试图阻止碾压而来的命运车轮。

    “这种威力的法术,根本抵挡不了!我要死了吗?”

    搜书悠网www.txtxu.com,看更新最快的书!

    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张(←),下一章(→)
  • 上一章
  • 下一章
设置 恢复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