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穿越之庶子为政

第十章 威胁

作者:长蘑菇的木夕      字数:3134

    ♂小?说☆网 ,

    易大人一看这情况,脸上还有些不情愿的神色,但是显然,这凤咏就是来者不善,就是来威胁自己的。虽然不知道凤咏是怎么知道一千两黄金的事情的,但是出于现在这个情况,自己怕是只能受他威胁了。只是不知道,这凤咏找自己,是不是还是为了释放白芷的事情。

    两辆车一前一后,很快就到了易大人的府上。

    停车之后,凤咏很快就自己跳下车来,拍拍衣服上的灰尘,直接凑上前去,笑着说道:“走吧,易大人。”

    易大人看了凤咏一眼,没有说什么,径直走进了府内,凤咏连忙跟上。

    凤咏在车上之时,就已经用系统查过了这个易大人的资料了。

    这个易大人,叫易广兴,户部专管官妓楼子的官员,主管官妓楼子管理人员的任命和姑娘们的安置。说白了,自己想要承包晚晴居,只能找这个易大人。

    从系统记录里面看,自己没来之前,凤咏因为知道白芷可能会被充官妓,曾经多次找过这个易大人,但是都被拦在了门外。唯一一次见面,还是苦守在户部门前,才见到的。但是那一次见面,这个易大人根本就不曾对自己说过什么,只是冷哼一声,没有别的。

    但是原来的凤咏是想让这个易大人,在白芷被判官妓之后能够手下留情,让自己带走。这么明显的事情,肯定是做不了了,至于承包官妓楼,应该是没有太大难度的吧?

    凤咏想着,易广兴已经停在了一个房间门前。

    易广兴直接推开门,撤了身边的侍从和婢女,对着凤咏说道:“坐吧。”

    然后准备关门,凤咏看到易广兴已经叫人退下,自然是不想别人知道这个事情,就给小齐使了个眼色,小齐立刻明了,带上门,走到了院子里的石凳上坐着。

    这时候,易广兴也坐下,打量着凤咏,冷冷说道:“在下并不知道,公子从何处得知了那一千两黄金的事情。但是公子找在下,若还是为了原来的事情,在下只能说,公子请回吧,自古充了官妓的女子,除了洗雪沉冤,没有能够走出楼子的。公子就算是拿那一千两黄金来要挟在下,在下也无计可施。”

    凤咏一听这话,笑了,轻松说道:“我并非要说那件事。我是来找易大人帮另一个忙的。”

    易广兴一听这话,疑惑地问道:“按照公子目前的情况,能够让公子这样大张旗鼓来要挟在下的,怕也只有白芷姑娘的事情了,还有什么别的事情呢?”

    “我听闻,晚晴居的老板易广泰是您的大哥,对吧?”凤咏笑得一脸人畜无害。

    “那又如何?”易广兴一听这话,心中暗想不妙,这人莫不是看上了晚晴居?

    “我又听闻,这晚晴居的契约,本月到期了吧?”凤咏继续笑着说道。

    易广兴一听这话,心中就确定了,这人是真的是看上这晚晴居了。自从自己当上这个肥差,就把最赚钱的晚晴居交给自己大哥打理了,除了每个月固定要上交给朝廷的钱,剩下的,部都进了大哥的口袋。大哥这些年,赚的,那是盆满钵满。如今,若贸贸然把晚晴居给了这人,别说大哥了,自己都是不乐意的。

    凤咏看到易广兴没有说话,从怀中拿出刚刚收到的,易广兴收受一千两黄金贿赂的证据拿到易广兴面前晃了晃,笑着说道:“自大魏建朝以来,对于贪污腐败那是抓得极为的紧,收受贿赂达到一千两白银即可判斩首。再加上大人您掌管的,是如此敏感的地方,因为收受贿赂,私下放走了大逆之罪的妻小,可谓是罪上加罪,要是被圣上知道,彻查下来,您这一家老小,啧啧,怕不会比白家好上多少吧?”

    易广兴看到这个,双眼瞪大,头上冒出一层细细的汗珠子,没有说什么。

    凤咏看到这个场景,笑了,把那纸收起来,继续说道:“我虽为庶子,没有封位,也没有直接进宫面圣的权力。但是我的母亲,身为容妃娘娘的家姐,却有随时进宫探视的特权。容妃娘娘,这些年可谓是宠冠后宫,非一般妃嫔所及。若我将这信借容妃娘娘之手,呈于圣上,无论这信的真假,圣上必然会下令追查。到时候,您收了这一千两黄金,是收受贿赂,放走逆反家属;不收这黄金,是逆反同党,定在株连之列。您就是进也不是,退也不是,收也不是,不收也不是了。”

    凤咏说罢,起身走到易广兴身后,拍拍易广兴的肩膀,凑到他耳边说道:“我知道,大人您自从到了这个位置,就私下以很低的价格把楼子一个个承包给了自己的亲戚,我要晚晴居,自然是会给您的家里带来经济利益上的减少。但是满门抄斩,还是收入减少,只在大人一念之间啊。”

    凤咏的突然靠近,让易广兴头上的汗,那是只增不减,现在,就连说话都开始有些颤抖了,完没有了刚刚的冷静:“那你……怎么样才会把东西给我?”

    凤咏一听这话,就知道易广兴心里已经权衡了利弊了,嘴角勾起一抹笑意,继续说道:“很简单,我只要晚晴居,你开个价吧,今日就把文件签了,东西自然会交到你手上。”

    凤咏说罢,转身走到自己刚刚的位置上,手撑在桌面上,脸对着易广兴的脸,温和地笑着,低声说道:“大人不用想别的,我虽不受宠,但也是凤王府的公子,今日我来的事情,户部衙门前人人皆知,若我有什么不测,定算在大人头上。”

    易广兴看着眼前的凤咏,心中暗想不妙,眼前的凤咏,和曾经自己看到的,简直判若两人,虽然脸还是一样的脸,但是说话的语气,做事的方法,根本就不是一个人,若不是被逼急了,就是有人在背后帮助。晚晴居就算给了他,自己到后来也不一定能讨到什么好处,说不定,在什么时候还会被摆一道。

    搜书悠网www.txtxu.com,看更新最快的书!

    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张(←),下一章(→)
  • 上一章
  • 下一章
设置 恢复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