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修仙从长生不老开始

第十章 云游太虚

作者:神龙抄手      字数:2973

    夜幕降下来,几个小家伙玩了一天也累了,王玄机早早就做了晚饭,一盘炒鸡蛋,一盘素炒青菜,王玄渔吃的是一小碗米粥和白水鸡蛋,饭毕各自回屋睡去。

    云苏搬了一张藤编躺椅,坐在廊道下,对着那大水池,月光洒下来照在身上,仿佛浸入了进去。

    渐渐的,似是假寐,整个人法力不现,灵光不显,月光照入大水池,一个白色身影慢慢升了起来,看着廊道里躺着的人,无声阴笑道:

    “好不容易住进来人,正好做了替死鬼,才好解脱。”

    白色身影伸出两条胳膊,嗖的一下就变长了,近一丈,悄然靠近云苏,要去拉他入水。

    忽的,白色身影的阴狠冷笑停了,它发现那原本睡着的男子睁开了眼,正笑看着自己。

    “你这水鬼,大冬天的,我躺在这里睡觉,不觉得奇怪吗?”

    见那一双鬼手想要缩回去,云苏右手凝聚法力猛地在虚空一拉。

    哗啦一声,水鬼整个人都被拉出了水面,细看那湖中,白日里看起来像是水藻的黑丝状物,原来都是这水鬼的头发。

    水鬼发出一声惨叫,掩面长发被吹开,是一个女鬼,露出了一张溃烂吓人,被池水泡得发白的鬼脸。浑浑噩噩的心智已经迷失,满脸呆滞,被忽然拉出了水显得很惊慌失措。

    “求求你,替我死一回吧。”

    水鬼在半空中,还在哀求,想求眼前之人去死。

    可惜,下一刻,稍微靠近一些,云苏身上灵光一闪,水鬼连惨叫都来不及发出一声便如雪一般融化,转瞬就从这个世界上彻底消失了,有一股奇怪的力量甚至沿着女鬼的鬼躯,深入水池中,冒出鸡蛋大的水泡还有袅袅白烟,纠缠水底的鬼发也一起消融了。

    云苏微微一愣,并未施法,连法力都没有用,莫非化神境真如通玄经上所言,是凡人传说中的仙人水准,无尘无垢,邪物难侵,这女鬼躲藏在大水池中,就连白日都显得阴气逼人,没想到被自己如同太阳照雪一般直接照化了。

    高度警惕,全神贯注,预想中可能的一战根本没有发生,更没有惊动城隍阴司,想要找替死鬼的女鬼就这么没了。

    女鬼一死,整个大水池再也没有白日里那股惹人反感的污秽鬼气。

    刚才云苏身上鬼物临身时的灵光一现,一股无形之力震荡开来,整个小院的晦气一扫而空,天上的月光和星光照在院中,更加清晰透彻,不再是昏昏沉沉的,一时间夜景怡人。

    收拾完脏东西,几个孩子睡得愈加舒缓,呼吸轻缓悠长,睡梦中夹杂着咂嘴,梦话,云苏这才回屋。

    取出通玄经,把第三篇的内容又细细看了一遍,再也没有晦涩难懂的感觉,里面关于灵气,法力和术法的讲解,有不少可取之处,那几样小术法分别是清风术,眯眼术和祛邪术。

    清风术是一种升级版的轻功,施展此法,飞檐走壁和腾挪折转都轻而易举。眯眼术是一种障眼法,很低级,只能乘人不备时骗过人的眼睛。

    祛邪术是用来对付寻常鬼魅阴邪的。

    凭借化神境的道行和修为,三种术法都简单至极,稍加推敲就会了。

    收好通玄经,云苏解衣躺下,心神沉入长生空间,稍微引动那一枚长生仙令,嗡的一下,一股极其玄妙的感觉传来。

    这枚长生仙令上,有一道玄黄色的气缠绕,在令牌上周而复始地运走,像是活物一样。

    细细一看,那玄黄之气中仿佛有无数的雨气袅绕,隐约能见到甘霖降下,润泽了山川河泽和良田沃土,更有许多生灵受益。

    “入道时的一场甘霖,居然能助我凝出一枚长生仙令。”

    云苏隐约察觉到了这里面的一些关联,有心栽花花不开,无心插柳柳成荫,这或许就是修行路上所说的机缘。

    沟通长生云台,使用长生仙令,仙令爆出一团玄黄色的异光化作一条虚无光路,在长生空间中凭空出现。

    云苏只觉得一股吸力传来,便化出一个虚无人影,跳上那虚无光路,嗖的一声就进了虚无深处。

    一入太虚,四面八方都是雾蒙蒙的看不真切,清濛一片,没有上下左右,不分东南西北,也没有任何标志和参照。

    如果不是清楚地记得刚才引动了长生仙令,化作虚无跳上了那道光桥,此刻正在云游太虚,一脸懵的云苏极有可能发出灵魂三问。

    这种感觉如同做梦时,梦到从无穷高的云端跌落,然后一整夜都没有落到地面,就那么保持着失重感,掉了一夜。

    又有点像在梦中忽然化成一粒极其微小的尘埃,四周都是一个个巨大的存在,如同蚂蚁撼山。

    在这里,云苏感觉到了什么是渺小,什么是玄妙不可言,完全无法用语言来形容。

    太虚一词,在地球时代就有一些传说和解释,有人说是某个神秘的地方,有人说是道,有人说是某种境界,玄而又玄,今日云游到此,飘了很久,云苏依然不知道太虚是什么。

    在这浑浑噩噩的一片虚无混沌中,唯一能让人觉得时间在流逝的参照物,是一些漩涡。

    飘荡一会儿,就能遇到一个漩涡,这些漩涡后面到底是什么,没有人知道,长生云台的信息里,只是提到可以在太虚中云游,靠机缘获得某种奇遇,但飘了许久,除了见到不计其数的漩涡以外,什么都没有。

    一日,一月,一年,往常用来计时的标准都失效了,云苏也不急着出去了,既来之则安之,刚才从长生云台传来的些许信息,说明一枚长生仙令可以在太虚中云游一段时间,具体多久不清楚,但总不至于云游结束,回去发现小家伙们都白发苍苍了。

    这种时间错乱的感觉,一会儿好像过了一万年,一会儿又好像只是眨眼功夫,瞬息万年的错觉,让人摸不准头脑。

    这时,一个漩涡忽然出现,云苏一个不慎就被吸了进去,一阵剧烈的旋转就昏了过去,再睁眼时看到的又是一个灰蒙蒙,混沌一片的世界。

    这个地方和方才不太一样。

    初入太虚时,空荡荡一片,除了一个个不时出现的诡秘漩涡,什么都没有,没有人,没有妖,没有宝物,连真正的云气烟雾都没有。

    而这里看似混沌一片,实际上却充满着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律动,或者说规则。作为一个修行之人,能察觉到的规则。

    云苏不知道那种规则是什么,也许是太玄妙了。

    最重要的是,这一次,能看到东西了。

    四面八方,无数的乱流在激荡,隐隐还有一抹紫色从远方嗖的一下溜走。

    云苏举目望去,在前方不知多远处,混沌深处有什么东西在运动,不多时,只见一个巨大的无法形容的人,从混沌深处走来,破开无数混沌乱流,慢慢的大踏步而行。

    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张(←),下一章(→)
  • 上一章
  • 下一章
设置 恢复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