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修仙从长生不老开始

第七章天降甘霖

作者:神龙抄手      字数:3459

    云苏摩挲着手中的通玄经,仔细思量那句‘炼气化神,仙人之境也’。

    没有师承,没有门派,修行就是雾中前行,很多东西都云遮雾绕的。

    这场仙缘诡异惊悚在前,未曾想靠着女鬼的千年道行,活生生地从一个凡人,提高到了现在的玄妙境界。

    通玄经上关于引气入体的描述不少,方才境界快速提升时,无论是境界感悟,还是力量特征,抑或是法力的波动,都和引气期的描述一致。

    直到识海汪洋和凝神小人这一步,云苏知道自己极大概率踏入了通玄经中仅有一句话记载,谓之仙人的化神境界。

    举手投足间有用不完的力量,云苏试着控制,方才一口气吹烂了青砖山墙,再不注意,今夜玄木派很可能片瓦不存。

    试着将一丝法力涌向右脚,产生了一种随时都可以弹射出去的感觉,微微用力,地陷成沙。

    通玄经上的术法不多,甚至连法力的运用方法都很少,云苏按照上面提到的一种法门,将法力运转全身,抬头仰望屋顶,极其轻微一纵便上了房梁。

    整个过程轻飘飘的,无声无息,比认知中的轻功更轻盈,比想象中的仙人飞行,又笨拙了一些。

    接着,云苏又运转法力,凝聚于双眼,一股酸痒传来,豁然间,似是望穿了屋子的瓦顶,隐约能瞧见两三里地外,有几团气。

    这几团气和大殿中那几团人气不同,没有人气,云苏嗅了嗅,能闻到香蜡钱烛的香火气。

    云苏飘然落下地来,有所感地望向头顶,停止吸收天地灵气后,半空那汪洋一般的灵气,依然垂下许多,灌入屋中。

    “今日入道,若是能分润一些给这方水土和生灵则是皆大欢喜。”

    云苏此时心情极好,看那半空中此时汇集的灵气汪洋,只觉得此时有一种天人合一的感觉,数个时辰勾连头顶半空中的灵气云海,有一种随时可以触摸支配的错觉,觉得就此散去太可惜了,便轻轻自语道。

    不料话音刚落,极为巧合的,一股没来由的风平地而起,吹向那半空中的灵气汪洋,风势极大,整片灵气汪洋都剧烈涌动起来。

    轰!!

    一声夜空惊雷炸响,接着是连绵不断的电闪雷鸣。

    风起,云动,电闪雷鸣,不过片刻功夫,一场倾盆大雨就落了下来。

    最开始是垚山之上,慢慢的渔阳县境内都下起了雨,风吹云走,半个时辰后,大半个阳明府都下起了淅淅沥沥的小雨。

    ……

    两三里外,赵城隍和姜土地等神君,目瞪口呆地看着满天灵雨落下,二人几乎同时运起一双香火神目,眺望四方。

    “一场瓢泼灵雨,洗涤千家万户,祛邪除灾。”

    在赵城隍的神目中,渔阳城在这场罕见的深冬大雨中,一丝丝灾邪黑气如泼水灭火被祛除。

    姜土地公也捋须笑道:“灵雨浇的方圆百里地脉滋润,老朽和那山川地气相连,山川河泽,飞禽走兽尽皆受益。”

    “这场灵雨一下,来年必是大丰之年啊。我渔阳百姓,此番有福了。”

    “哈哈哈,正所谓雨露均沾,除了这渔阳百姓,便是这一县之地都变得不同了,假以时日,说不定我渔阳更是人杰地灵了。”

    文武判官等人也是连连感慨。

    赵城隍心里最惦记的是一县百姓,姜土地则更看重这场突然的灵雨,滋润了地脉阴xue,哺育了山川河流,很可能给渔阳县留下许多人杰地灵的种子,就连地气都变得更灵动,更充沛了。

    二人都是走香火神道的神官,这等造福于百姓,又对自身修为极有帮助的福祉好事,自然是喜闻乐见。

    “此事绝无可能是妖邪魔魅之流作祟,更像是有仙人之流在此修炼突破,我等作为本县神祇,虽不是仙道中人,也不能失了礼数,不管这场灵雨是人为还是天授,都应该去拜访一下,姜土地觉得呢?”

    “赵城隍所言极是,正有此意。”

    赵城隍便差遣了能说会道的文判官前去玄木派。

    那文判一身雪白锦袍,气质儒雅,虽是城隍阴差,倒也没有半分鬼气,到了院前,也不敲门,直接稽首行礼到地,朗声道:

    “不知是何方高人在此修炼,渔阳城城隍坐下文判官许攸前来拜见。”

    这判官一来,云苏就有所察觉,一夜之间成为炼气化神的修仙之人,耳聪目明不说,在灵觉上更是极为敏感。

    此人就是方才感应到的几团气之一。

    渔阳城隍,阴司文判,还有那和凡人完全不一样的香火之气,云苏心念疾转,一夜修炼,这么大的动静肯定会引起这类神道存在的注意。

    王玄机带着另外三个小家伙在密室早就睡着了,云苏只能自己出面。

    云苏按照刚刚掌握的法力运转之法,催动识海小人,一股奇大的吸力传来,一身法力尽数被吸入了长生云台所在的神秘空间,完全掩藏了起来,浑身上下没有半丝法力,连法力波动都没有。

    那许判又拜请了两次,云苏才开了门,心中也早想好了对策。

    云苏第一次见阴司判官,觉得此人一身正气,和想象中的阴司之人有些不同。

    “在下云苏,见过许判官。”

    许攸打量了一下云苏,只觉得此人面目清秀,身有正气,并无半分阴戾之色,身为城隍坐下的文判,位属配神,既擅长观人相面,又有香火神力在身上,一眼就看出云苏并不是修炼之人,没有法力波动。

    “云公子,许某不过是传话之人,本县城隍大人和土地公就在那边,可否方便一见?”

    许攸觉得云苏是凡人,但也不能排除对方不是仙修家眷仆人一类,刚才拜请了三次都没见到高人出面,也不好意思继续问门后的破屋中是否还有高人。

    “自然是方便的。”

    云苏也不多说,与其推脱不见,让别人起疑,偷偷摸摸来窥探,不如大大方方请过来。

    此时院中大雨倾盆,连积雪都冲刷走了,许攸怕云苏被冬雨淋了,也就示意稍待片刻,转身回去请了城隍和土地到了院中。

    赵城隍和姜土地自然也看出了云苏是一介凡人,便开门见山问起了刚才的事情。

    云苏早有准备,面上露出些犹豫,这才道:

    “昨夜云某熟睡之后,梦中似有一老翁上门借宿,我见他可怜便答应了,后来异象丛生,具体发生了什么倒是不记得了。”

    赵城隍和姜土地相视一眼,又暗中密语起来。

    “城隍爷,此子似有奇遇啊。也不知是仙人入梦,还是真身降临。我观此子相貌堂堂,面相中正,命宫中有灵光隐现,显然是机缘不凡。”

    “土地公所言有理,方才灵海倒灌看不清楚,现在整个玄木派一览无余,再无半分异常。无论如何,此人既然在这里,多少也和这场异动有些关联,不能以等闲凡人视之。

    而且,此人面对你我,不卑不亢不惧,不是有所依仗,就是心中有正气,刚正不阿之辈。”

    赵城隍暗中也有些猜测,难道真有仙修高人以秘法引动灵河倒灌来给此人洗髓灌顶?

    赵城隍和姜土地公也不再提刚才的异象,反而安抚了几句,这才告辞离去,各自回转不提。

    云苏站在前山墙大洞前,目送那几道香火神光遁去,传闻中城隍土地大多是有德之辈,而且专修香火神道,一般不管凡间世事,倒也不敢尽信。

    不过方才面对这三人时,云苏心中有一种明悟,不但能看穿他们跟脚,透过香火神光看到里面的种种功德异象,产生了一种对方很弱小的感觉。

    就连说话时,云苏都忍不住压低声音,生怕一不小心,一口气吹灭了对方的香火神光。虽然如今身无一法一技,这种感觉却非常清晰真实。

    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张(←),下一章(→)
  • 上一章
  • 下一章
设置 恢复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