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总裁爹地求收养夏苒苒霍景深

第625章 抓周

作者:夏苒苒      字数:6529

    “我这是在帮我们儿子铺路,”朱美玲说,“霍家就算是霍景深倒了,霍家也不会倒,真要是傍上了霍家这一颗大树,那以后我们儿子就没什么可发愁的了。”

    她半嗔半怒的看着梁晋,声音已经是带上了几分委屈。

    “我处处筹谋,都在帮我们儿子精打细算,你还不理解我。”

    虽然朱美玲已经是上了年龄的人,但是胜在长得好,再加上脸上用金钱堆积出来的保养效果不错,看不出年龄,这时看也不过就是三十多岁的模样。

    梁晋走过来,将朱美玲护在自己的怀中,拍了拍她的肩膀。

    “我怎么能不知道呢,你受委屈了。”

    朱美玲吸了吸鼻子,“你知道我就不委屈了。”

    外面传来了敲门声。

    “夫人,老爷说抓阄快开始了,让您抱着小少爷过去。”

    朱美玲嗯了一声,“好,我知道了!”

    每次她想要跟梁晋温存的时候,都会有人来打扰!

    梁晋松开朱美玲的肩膀,“去吧。”

    朱美玲出现在大厅的时候,一道聚光灯打在了她的身上。

    朱美玲顿时感觉到自己好似成了舞台中间的主角一样!

    虽然她现在也是沾了自己儿子的光,但这是自己身上掉下来的肉,他的就是自己的。

    她抱着孩子,昂首挺胸的走到了夏海建的身旁。

    远远地,她看着夏海建,就感觉夏海建这样的男人根本就配不上她。

    夏海建毕竟已经五十了,中年男人该有的秃顶和啤酒肚都已经显现了出来,发福了,就算是穿着西装,也根本就没了年轻时候那样的倜傥。

    朱美玲自己身材保持的很好,没有走样,但是看着这样的夏海建,她就觉得自己当初到底是怎么瞎了眼的,竟然是看上了这样的一个男人!现在别让看她的眼神,肯定都觉得她是一朵鲜花插在了夏海建的这样的牛粪上。

    夏海建没有注意到朱美玲面上的微表情,他也无暇去顾及到。

    今天是他儿子的满月宴,是他夏海建的儿子,他夏海建终于是后继有人了。

    他主动的伸出手来想要抱孩子,朱美玲没有立即将孩子给递过去。

    她看着伸过来的这样一双粗胖的手,再想起来梁晋的那一双修长漂亮的手,就觉得明明都是男人,可是为什么就如此的不一样呢。

    只是,她也只是滞顿了片刻,就将孩子重新给送了过去。

    毕竟,这是夏家的满月宴,她若是当面给夏海建甩脸色的话,那到时候肯定会引起在座的人的狐疑。

    现在所做的一切,都是在为了自己的儿子铺路,就算是她受点委屈也没什么。

    她现在只要一想到将来就可以和梁晋在一起,她就觉得自己仿佛是陷入了甜蜜的旋涡之中。

    在桌子上,摆满了各种已经经过了消毒的东西。

    笔墨纸砚,金钱字画,仿真枪和金算盘,各种应有尽有。

    夏海建抱着儿子走过来,让怀中的儿子抓周。

    这是满月宴上最传统的一个仪式,需要用抓周,来确定孩子到底将来是会走到哪一条路。

    夏苒苒好整以暇的托着腮,看着夏渠那一只小胖手在桌上逡巡着。

    她扣了扣桌面,“喂,霍景深,你说,他会抓哪个?”

    霍景深没说话。

    夏苒苒说:“我觉得,这事儿朱美玲肯定是已经教了的,要么是算盘,要么是那个一次性塑料针筒。”

    因为家族企业是做生意的,又是医药公司开的医院,所以这两样都能给夏家赠光。

    霍景深笑了一声,端起酒杯。

    “这事儿教不来的。”

    也是国家的古文化源远流长,这事儿说起来是迷信,到底也是切切实实存在的。

    他手中的酒杯端着刚刚凑到唇边,另外一只纤纤素手就伸了过来,直接就将他手中的酒杯给拿了过来。

    “你现在还敢喝酒?”夏苒苒嗔怒的瞪了他一眼,眼神中带着警告。

    女人柔软纤细的手指,不经意的就这么划过了男人的手背。

    霍景深眼眸一深,“我为什么不能喝酒?”

    夏苒苒把酒杯放在自己面前,直接护着,“我是医生,请遵医嘱。”

    旁边同桌的几个长辈一看,眼神中都是流露着姨母笑。

    霍家这边只来了霍景深这么一个,就算是足够给夏家脸面了。

    景欢只觉得这样的对话和表演,刺眼!

    她觉得夏苒苒就是故意的,故意在她的面前秀恩爱,用夏苒苒她现在婚姻的幸福,儿女双全,老公恩爱,用来刺激她,用来反衬她!

    夏苒苒和霍景深两人之间说话交谈声音压的很低,彼此靠的比较近,用只有两人能挺到的声音。

    而旁人看起来听起来,就好似是在新婚如胶似漆的表现。

    实际上呢。

    霍景深说:“你觉得,你帮了景欢,景欢能领你的情?”

    “不管她领不领我的情,我做了,问心无愧。”

    霍景深侧眸看着她:“夏苒苒,有时候我觉得你精明的可怕,有时候呢,又傻的透顶。”

    夏苒苒转眸,朝着她展颜一笑。

    “多谢夸奖。”

    就在这时,一直在徘徊的夏渠,也选定了最后抓周的东西。

    朱美玲嗓子眼里提了一口气。

    她在家训练了夏渠已经很多次了,就是让他抓金算盘和塑料一次性针筒。

    这两样才能是投其所好,顺了夏老太太和夏海建的意,将仁德医院的股份转让过来。

    当她看见儿子的手终于朝着那金算盘伸过来的时候,瞬间就松了一口气。

    看来他在家做的这些,也还算是有点成效。

    可是,谁知道下一秒,那一只婴儿的白白嫩嫩的小手,转了一下,却抓到了另外一个东西。

    那把明晃晃黑色的仿真枪。

    众人都安静了下来。

    而这只小手却也并没有放掉另外一边的一样东西。

    那是一个芭比娃娃。

    于是,抓周结束。

    这位“夏家”姗姗来迟的小少爷,抓到了一把仿真枪和一个芭比娃娃。

    一个象征着的是武力和硬朗,而另外一个,象征的是……温柔的女生。

    夏苒苒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这还真是两个极端啊。”

    这个小弟弟,倒是比她想象的要更有灵气啊,看看把他亲妈的脸都给气歪了。

    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张(←),下一章(→)
  • 上一章
  • 下一章
设置 恢复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