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凌天九剑

1、公子、乞丐、美人

作者:寒渺      字数:8111

    ♂? ,,

    ..,最快更新凌天九剑最新章节!

    繁华热闹的南平大街上,一辆马车缓缓而行。马车很大,整个车身都用非常昂贵的丝绸装裹着,镶金嵌宝的窗户被一层厚厚的裘皮门帘遮挡着,使车外之人不能看出如此华丽的车中,到底乘坐着怎样的贵客。

    赶车的马夫是一个四十岁左右的中年男子,如今已是深秋,天气渐凉,可是男子身上仅有一件单薄的衣衫蔽体,而且前胸和手臂都是裸露在外的,由此可见,男子的身体很结实,黝黑的皮肤、块状的肌肉,都透着一股力量感。

    忽然,车内传出一个慵懒的声音,声音柔,却不弱,而且这个声音似乎有一种魔力,一听之下,便会让人无端生出许多亲切的感觉。

    “张伯,怎么样,还没到吗?今天可是晚了一个时辰了!”

    车夫闻言,点点头,脸上也露出了焦急之色。

    “公子,如今距离秋日大祭的时间不远了,所以城内的防卫严了许多,为了避开那些不必要的麻烦,只好多绕了些路,还请公子再安坐少许,切勿着急……”

    听到这里,车内忽然传出一阵急促的咳嗽声,之后,车内之人便不再开口了。

    随后,车夫便不再多言了,只是专心赶车,辘辘的马车声如雨点般敲打着地面,马车匆匆而过,在地面上留下一道浅浅的痕迹。

    又行了一阵,马车速度缓缓减慢,最终停了下来。

    看着眼前的天香阁,车夫微微擦擦额头的汗水。

    “终于到了,今天路上耽误了不少时间,但愿公子……”中年车夫心道。

    就在此时,车夫忽然看见在天香阁大门不远处的地上,一名男子正躺在一张草席之上。男子五十岁左右的样子,蓬头垢面,衣衫不整,此时正躺着一个红漆葫芦睡觉,车夫似有不悦,脸色也渐渐沉了下来,随后大声叫嚷起来。

    “哎!那里的臭乞丐,赶紧躲开,别挡了我家公子的路!”

    就在此时,乞丐睁缓缓开了双眼,不屑的瞅瞅对面的马车,泼辣的骂了起来。

    “哪里来的野狗,乱吠什么,扰了老子的美梦,老子将们都煮了吃!”

    车夫闻言,心中大怒,随后喝道:“哼!好一个臭乞丐,还敢骂人!”

    听到车夫之言,躺在地上的乞丐忽然大笑起来。

    “对对对,我是臭乞丐不假,可是却比那些个只会乱吠的疯狗要好得多了。唉,今天真是晦气,遇到一只疯狗,扰了清梦!”说着说着,乞丐慢慢从地上站了起来,然后把红漆葫芦拴在腰间,将草席卷了起来,随后便打算离去。

    谁知车夫却是跳下马车,紧走几步,将乞丐拦了下来。

    “臭乞丐,骂了人还想一走了之吗?”

    乞丐又是一阵大笑,道:“废话,骂了人当然不能走,可是我哪里骂人了?我明明骂的就是一条狗啊!难道自己承认是狗吗?真是好笑,好笑!”

    这时,车夫先沉不住气了,一闪身便来到乞丐近前。显然车夫是练过武的,要不然行动不会如此迅速,更何况人若是动了怒,往往会干出一些出格的事情,尤其是练过武、有本事的人,往往一言不合,就拳脚相加。

    谁知乞丐倒也不惧,冷冷笑道:“怎么?仗着身强体壮,还想欺负我这个手无缚鸡之力的臭乞丐吗?”

    车夫冷冷一笑,道:“像这样的叼人,不打是不会学乖的,就让爷爷来教训教训吧。”

    乞丐见状,忽然就地一坐,放声痛哭起来。

    “老少爷们儿,们快睁开眼看看啊,这南平皇城,天子脚下,有些人就要当众欺负我们这些可怜人了,们说,这还有天理吗?”

    此时,两人的争吵已经吸引了许多的围观者,大家都在对着两人指指点点,也不知是在说车夫霸道,还是在说乞丐无赖。

    正在此时,华丽的马车里忽然传出一阵急促的咳嗽声。

    车夫闻言,也顾不上眼前的乞丐了,急忙来到马车前,然后恭敬的问道:“公子,您没事吧?”

    然后,车里又响起了那个具有特殊魔力声音。

    “没想到啊,这么短的路程也会睡着,看来,我这个身子还真是不争气啊!”

    车夫闻言,脸上露出一丝异样的神色,似是痛苦、悲哀,又似关心、同情。

    “公子身子强健,只不过最近劳累过度,所以才睡着了。”

    “张伯啊,我一直以为是个不善言辞的大老粗,可是何时也学会说这些溜须拍马的好听话了,知道我不爱听的。”

    “我本就是个粗人,这些话公子既然不爱听,那我便不说了。”

    车内忽然沉静了片刻,随后那个声音再次响起。

    “对了,刚才我听到外面吵吵闹闹,怎么回事?”

    “没……没……没什么事的,公子,您还是快进阁子休息一会儿吧。”

    正在此时,远处的乞丐却是大叫起来:“哼!刚才还凶巴巴的,怎么?主人一开口,哈巴狗就闭嘴了,真是听话啊。”

    车夫闻言,脸色一沉,怒骂道:“这个臭乞丐,胡乱嚼什么舌头,还不快滚!”

    乞丐闻言,非但不走,反而朝马车走了过来。

    车夫见状,一下子便将乞丐拦了下来,怒斥道:“干什么?臭乞丐,离我家公子远些。”

    乞丐哈哈一阵笑,随后道:“难道家公子是个丑八怪吗?怎么见不得人?”

    “……”车夫气急。

    正在此时,马车的帘子掀起,一名气质优雅的年轻男子慢慢走出马车。男子不太高、也不算矮,虽然人生的俊美非常,可是眉宇之间却总挂着一丝忧郁之色,尤其是那双眼睑,有着一种和年龄不相称的沧桑和忧郁,虽然现在深秋天凉,可是男子身上却裹着一件冬日才穿的、厚厚的皮裘大氅,整个身体都被捂得严严实实,像是生怕受到丝毫的寒冷侵袭一般。

    “公子,您怎么出来了?”车夫急道。

    “张伯,何时也会问这些无聊的问题了,难道要我在车里呆一辈子吗?……”话语之间,年轻公子的嘴角却一直带着淡淡的微笑,甚是亲和。

    看着对面的贵公子,乞丐慢慢点了点头,道:“嗯,模样倒是俊俏的很,可惜身子太弱了,这么凉爽的天,不觉的身上的衣服有些厚重吗?若是热坏了,可不好!不过们这些富家子弟都是这样的,娇生惯养,受不得半点罪的。”

    贵公子也看见了对面的乞丐,淡淡笑道:“这位老先生误会了,我自幼体弱,若是不以这皮裘大氅御寒,恐怕我这身子早就……”不等说完,贵公子又急速咳嗽起来。

    “老先生?我还是第一次听到有人叫我老先生,相比这个,我还是听人叫我臭乞丐舒服些。”乞丐大笑道。

    “叫什么不重要,只要自己听的顺耳就好,老先生真是有趣。”说着,贵公子对旁边的车夫吩咐了几句。

    “张伯,取一些银子给老先生,让他去吧,我要进阁子了,若是再这么站下去,恐怕我这不争气的身子又要抱怨了。”说罢,贵公子便欲转身进天香阁。

    谁知没走出几步,身后的乞丐便大声叫嚷起来:“喂喂喂,真当我是要饭的了,一些碎银子就想打发我老人家吗?我要喝酒,喝好酒,喝最好的酒,这些碎银子不够买。”

    贵公子闻言,缓缓转过身,道:“有趣,有趣,我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有趣的人,老张,给老先生一锭黄金。”

    随后,车夫老不乐意的从怀中取出一锭黄灿灿的金子递给乞丐,随后还不停叨念:“公子真是的,我们的钱也不是天上掉的,干嘛去便宜这个臭乞丐啊?”

    乞丐将黄金拿在手中,然后用牙咬了几下,点了点头,这才放心。

    “嗯,是金子不假,看来我老乞丐今天也走大运了,地上也能捡金子。”

    周围那些围观的人看着老乞丐手中的黄金,眼中露出了贪婪之色,老乞丐见状,急忙将金子揣进怀里,然后冲向了前面的贵公子。

    “还要干什么?金子都给了。”车夫吼道。

    谁知乞丐却是嬉皮笑脸冲远处的贵公子喊道:“喂!公子,我请喝酒如何?”

    贵公子闻言,面露微笑,淡淡道:“要请我喝酒?”

    “对,我现在有钱了,请喝酒!”

    “有趣有趣,既然如此,那要在哪里请我喝酒啊,我这身体可不争气得很,走不了太远的。”

    “走?为什么要走?难道在这南平皇城之中,还有比天香阁的酒更好的地方吗?我说过,我只喝好酒!最好的酒!”

    “老先生真是风趣,既然如此,请吧!”

    说罢,两人便一起走进了天香阁,而车夫只能眼巴巴望着两人离去,眼中充满了无奈。

    一入天香阁,立刻便有一个貌美的女子迎了上来。

    “原来是凌公子啊,快请进,快请进!”

    可是当女子看到贵公子旁边的乞丐时,却是尖叫一声,像是见了鬼一般。“呀,谁?是谁放这个臭乞丐进来的?”

    乞丐闻言,翻一个白眼,然后将怀中的金子取了出来,又故意在女子面前晃了三晃,然后面露不屑之色,道:“哼!狗眼看人低,看清了吗?这可是金子,记住了,今天请客的,可是我老人家,快、快去给我们准备一桌上好的酒席,酒要最好的醉仙酿!”

    女子死死盯着乞丐手中的黄金,随后,脸色瞬变,然后满脸赔笑。

    “哦哦哦,原来这位乞丐大爷和凌公子是一起的,小女子得罪了、得罪了!我这就叫人去准备,最好的菜、最好的酒。”说着,女子便慢慢退了下去,可是女子的眼神却始终没有离开过乞丐手中的黄金。

    等女子离开之后,乞丐臭骂不止。

    “这些青楼女子,各个嗜钱如命,有钱就是大爷!”

    贵公子无奈一叹,摇了摇头,道:“哎,或许她们之中也有许多无奈和苦命之人啊!”

    乞丐听到贵公子之言,似有所感,刚想开口说些什么,最终却没有开口。

    正在此时,一名女子朝着贵公子和乞丐走了过来,等到了近前,贵公子和乞丐才看清了这个女子的样貌。若是用词语来形容这个女子的话,只能用倾国倾城了,白皙的皮肤,圆圆的脸蛋,高高的鼻梁,配上一头美丽的金发,真是让人心醉着迷,可最出奇的是,女子的眼睛居然是碧绿色的。

    贵公子见状,开口问道:“姑娘不是南域兖州之人,对吗?听说在最西面的幽州地界,女子都是天生金发碧眼,妩媚动人的。哎!能入天香阁的女子,果真都是国色天香啊!”

    女子闻言,脸颊泛红,尽显娇羞之态。随后,点点头道:“公子果真学识渊博,通晓各种地域之事,小女子佩服。”

    贵公子闻言,淡淡一笑,道:“姑娘过誉了!对了,这天香阁我也不是头一次来,像姑娘这般美丽动人的女子,我倒是眼生的很。”

    听到这里,女子眉头微耸,无奈一叹,道:“在这里的女子,哪个不是可怜人啊!我是最近刚刚被送过来的,所以公子没见过我。我也知道,凌公子是阁子里的常客了,每次来都会找阁子里的头牌,月仙姑娘。可是小女子今天有一个不情之请,不知公子能否成?”

    “姑娘有事请请讲!我这个人对女人一向是没有什么抵抗力的,尤其是像姑娘这样的美人。”

    女子闻言,却是淡淡一笑。女子本来就生的貌美,如今一笑,真如春风一般,竟能融化天下间所有的男子的心。

    “公子说笑了,倒不是什么大事!只因月仙姑娘今日有事外出了,所以阁子里的大姐姐想让我先陪一陪公子,因为这是我第一次……若是公子不答应的话……那大姐姐肯定不会饶了我的……”女子边说,边低下了头,脸颊还透出一抹嫣红,似是娇羞,似是无奈。

    贵公子见状,淡淡一笑,道:“这又何难?况且,拒绝一个美人的邀请这种只有呆头鹅才会干出的蠢事我是断断不会做的。”说着,贵公子竟然转头看向旁边的乞丐。

    乞丐此时也正看向贵公子,两人目光一触,乞丐却是老不乐意,随后嘀咕道:“切,看我做什么?难道我像呆头鹅吗?老乞丐喜欢喝好酒,若是能有美人相陪,那自然是再好不过了。”

    贵公子闻言,点点头,对女子笑道:“好了,姑娘还在等什么?还不请我们去的厢房吗?”

    女子心头激动,感谢道:“多谢公子赏光!”

    乞丐此时却是白一眼旁边的贵公子。

    “哼!说好了请喝酒,现在又要美人陪,喂喂喂,若是钱不够,我可没有多余的钱了。”

    贵公子笑道:“钱财乃身外之物,如今美人、美酒齐备,老先生这么说,真是太煞风景了。”

    “好好好,一个是贵公子,一个是臭乞丐,如今还要加上一个绝色美人,真是凑齐了,我倒是要看看,还能生出什么更有趣的事来。”乞丐老不乐意的叨念着。

    搜书悠网www.txtxu.com,看更新最快的书!

    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张(←),下一章(→)
  • 上一章
  • 下一章
设置 恢复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