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左道之士

第九章 斗法(三)

作者:牙齿      字数:5604

    ♂? ,,

    叶知秋说完就斜躺在墙角,摆出一副作壁上观,等着两败俱伤捡便宜。黄巾军三十六方渠帅之一的于毒,毫不在意地咧嘴一笑,以他布置的后手,根本不怕会遭遇不测。

    至于青丘狐族小男涂山归沐,早就摸清楚这位新晋炼气士的左道之士,若是没有自己的血发,根本伤害不了自己,自然将叶知秋轻看了几分,只是眼角余光瞥了一眼,就立即收回来。

    “好机会!炎灵罡气,轰破山!”

    黄巾余孽于毒瞧见对手走神,立即抓住这个空当,左腿猛地往前踏出一步,右手捏成的火焰拳,陡然炽烈高涨,猛地轰出一记破空劲。

    斗大的火焰团,竟然凭空凝聚成形,如同一只飞拳,发出沉闷的雷鸣声,轰向回过神来的妖狐。

    叶知秋的眼睛微微眯起,估摸着自己正面对上,恐怕不死也会重伤,谁知妖狐变化而成的士族公子,身后蜷缩成车轮的九条狐火尾巴,陡然伸展开来,从几个方向落在自己面前,如同展开一座火焰屏风。

    黄巾余孽于毒的火焰拳罡,正中士族公子的狐火壁障,留下一个硕大无比的拳印,深深地凹陷下去,边缘的苍白冷焰四下流散,几乎有崩溃的迹象。

    妖狐的脸色顿时变得十分不好看,只能耗费灵力补充对冲损耗的狐火,叶知秋抬起头,看见在空中散逸的苍白冷焰,竟然被一股无形的力道拉扯,重新凝聚成形,不由地对这位“士族公子”刮目相看。

    反观自称黄巾军渠帅的于毒,右手燃烧的火焰罡气,随着刚才的一击,已经部耗尽,方才满面红光的盛姿态,随着放出大招后,罕见地变成面无血色。

    不过,叶知秋却深知,法武双修的术师,回气的时间极快,估摸着三五个呼吸后,黄巾余孽于毒就会恢复如初。

    这种事情他都能看出来,家学渊源的妖狐岂能不知道,顿时加大灵力的消耗,九条狐火尾巴猛地膨胀起来,如同一只巨妖的怪爪,向来不及回气的对手攻去,誓要趁着黄巾余孽于毒此时的低潮期,将其一口气解决掉。

    叶知秋看着九条狐火尾巴,以铺天盖地的气势,向八尺壮汉扑去,忍不住坐直上半身,准备趁着这位黄巾余孽重创受伤的时机,将其格杀,试看能否爆出太平道的道书传承。

    谁能料到,就在众人以为于毒绝命受死的时候,他的弓步双腿猛然发力,竟然使出武道里极为高明的身法,整个人原地消失,徒留一具模糊的残影。

    下一刻,这位黄巾渠帅出现在妖狐的面前,毫无血色的脸瞬间变红,紧接着双手都燃烧着炎灵罡气。

    叶知秋看见于毒左右开弓,两记法武一体的轰破山,正中“士族公子”露出的空门,胸膛左右两侧,顿时深深地凹陷下去,骨头的碎裂声不绝于耳。

    直至此时,黄巾渠帅于毒刚才站立的位置,才爆发出沉雷落地的闷响。叶知秋心里暗暗叫好,随即感觉到后怕不已,毕竟这种身法太恐怖了。

    “难怪传闻中,武道真人能够阵斩术师,这种胜过缩地成寸道术的身法,配合无坚不摧的真罡,简直就是完美的战术。缩地成寸的道术激发前还有迹可循,这种身法却随时随地都可以发动,令人防不胜防。被武道真人盯上的术师,除非拥有抵御真罡的法器,才能侥幸逃过这种斩首杀招,否则来几个都是死路一条。”

    黄巾渠帅于毒重创妖狐,周围九条狐火尾巴,失去灵力的支持,顿时原地消失,半空中只有苍白冷焰的点点余晖残留,转眼间也彻底泯灭掉。

    弥留之际的士族公子,由于大多数胸骨被轰断,心肺都被肋骨断茬插中,忍不住痛出声来,连咳几声,都是不要钱地往外喷血。

    “大意了……我又大意了。方才我明明见识过的卓绝身法,竟然不作保留地使出力。凡人都说狐性狡诈,可惜终究比不上人心的奇诡。”

    谁知黄巾渠帅于毒却没有接过话头,轻轻地摇了摇头:“灵狐没那么容易死掉。既然能以人化之术变化成人,掩饰所有痕迹,至少就有两条命。要么是金蝉脱壳术,要么是木遁的替身术,快快使出来,别让本渠帅久等。”

    叶知秋听到这里,忍不住眼眉轻挑,心里暗道:“我还以为大局已定,没想到妖狐还有后手。真是一山还有一山高,强中自有强中手!”

    士族公子抬起头,尽管嘴角往外流血,眼睛却炯炯发亮:“黄巾军中真是人才济济,竟然瞒不过。也罢!”

    妖狐知道自己这次大意轻敌,被黄巾余孽于毒毁了人化之术,就不再存意保留这具残躯,运起体内的北斗之力,化作一把死气深藏的镰刀,朝对手狠狠斩落。

    趁着这个机会,妖狐的本体蜷缩成一团,直接破开“士族公子”的腰际。值此逃命之际,妖狐的多疑诡诈天性发作,竟然一分为二,往不同方向逃走。

    黄巾渠帅于毒察觉北斗七星的死亡之力化形斩落,知道这是妖狐的后手,不得不奋起力防护,同时也暗中激发自己的王牌。

    “黄巾力士,与我擒拿妖狐,急如律令!”

    话音刚落,叶知秋看见一道红光从八尺壮汉身上升起,陡然化作一位武将,面色金纸,须似皂绒,身高一丈有余,黄巾缠头,铁冠压额,身穿一件青铜铠甲,甲片上刻着虫鸟篆文,玉带束腰,腰部以下云絮缠绕,有些模糊不清,显然是这具黄巾力士没有炼制大成。

    于毒一声令下,显化出真身的黄巾力士顿时睁开双眼,却是一双金色眸子,左右扫视过后,立即扑向妖狐的本体。

    叶知秋看见黄巾力士飞腾而至,张开蒲扇大的双手,朝一团灰影罩落,就将妖狐的真身抓住,符咒锁链自青铜铠甲上延伸而出,将它紧紧地捆缚住,再也动弹不得。

    与此同时,黄巾渠帅于毒双手交错,挡作北斗七星之力化作的死镰,看也不看空壳似的士族公子,伸手召回黄巾力士,将妖狐掼在地上,摔地它七晕八素,不断呜咽出声,状似求饶。

    “一头成年的木德灵狐!待我精心炮制一番,没准能炼出第二具黄巾力士,或是身外化身的保命底牌。”

    说到这里,黄巾渠帅于毒看了一眼墙角里躺着的左道之士,或许是实力过于低微的缘故,他竟然没有多看一眼,就直接翻墙走了。

    叶知秋看过双方斗法的经过,心里暗暗惊疑:“先前黄巾余孽和妖狐互相试探,都是攻守兼备的路数,没想到动真格的时候,转眼间就分出胜负。依我看,技高一筹的人,斗法时更占优势。不过,就算是黄巾军的渠帅,恐怕也没有想到,落在他手里的妖狐,并不是真正的本体真身。”

    叶知秋缓缓地站起身,从系统的六格背囊里取出鬼首吞火厚背刀,由于力量不够的缘故,他还不能正常地挥动使用,不过借助这件凶兵的锋利,足以办成很多事情。

    比如,将妖狐以人化之术变成的“士族公子”残躯,来一次彻底的检查,不留任何死角破绽。

    叶知秋拖着二十多斤重的凶兵,来到方才双方的斗法交手之地,将刀锋贴着躺在地上的“士族公子”头顶,犹如铡刀似的猛然往下切斩。

    就在这时,先前一分为二逃走的狐影,其中侥幸离去的幸运儿,竟然再次折返,一头撞向鬼首吞火厚背刀,试图阻止叶知秋的举动。

    不料,叶知秋早就有所准备,猛地偏转刀身,以浸透尸血沁的刀刃,朝着这团狡诈的狐影。

    去而复返的分身,顿时被凶兵切成两片,落地后褪去幻术的痕迹,显化出真面目,竟然是两团血肉模糊的玩意,表面尽是蛛网似的筋膜,有点像心脏,又有点像是传说中的妖族内丹。

    与此同时,叶知秋察觉到沉寂的系统开始运作,人物职业不仅经验值暴涨,还在抽取妖狐的记忆碎片,包括失落的青丘国历史,王族九尾狐的秘术传承,还有鸟篆虫书等上古知识。

    人物面板上,知识(王室)+20,神秘(妖术)+30,文字(古代语)+10。

    “原来如此,内丹才是根本,寄宿着妖狐的大部分本质,躯壳却是可以随意更换,其中蕴含虚幻与真实的道理,可谓真作假时假亦真,假作真时真亦假!”

    换句话说,黄巾渠帅于毒擒拿的妖狐也不是假货,否则不会瞒过黄巾力士的耳目,可惜大部分本质走脱,徒留一具躯壳而已。

    叶知秋不久前臻至引气入体的境界,从一介懂得几门异术的凡人,转成真正的左道之士,如今捡漏斩杀了妖狐,凭借系统金手指的能力,顺利抽取到新的道术。

    最珍贵的就是阴阳五行术的阴之术,包含阴阳道和五行道术的入门知识,尤其是五行生克而成的天然法阵,逆五芒星的阴之术,透出一股血腥杀戮的味道。

    其次是祭拜星斗借力的法决,包括法坛、轨仪、咒语。北斗七星是最重要的来源,除了狐族的人化之术,据闻还能炼成类似三阴戮妖刀的法刃。

    最后是下品虫道,归属三尸六虫,包括体毛变化的瞌睡虫、磕头虫以及食欲所化的馋虫。尤其是后者,会吞吃食物转化成精气,供给术师本人,

    妖狐将自己的食欲变化成馋虫,由于狐性和妖气的影响,蜕变成不下于鬼域的奇虫,又称作为凭狐,拥有无形无质的躯体,尖利的爪牙,除金铁之外,能够撕食一切血肉之物。

    叶知秋看到这里,忍不住皱眉:“这种变异的馋虫,简直就是食人蚁,如果数量上去后,会鲸吞蚕食世间的一切。可惜,下品虫道祭炼不出坚若金铁的躯体,否则真的无敌了。我估摸着,凭狐的克星不会少,至少狐火就能将它们部克制住。”

    尽管事实如此,叶知秋却想试验一番,炼出凭狐观其效用,毕竟系统给出的评价可不低。

    按照妖狐内丹抽取出的记忆碎片,叶知秋手中掐决,默默念诵出脑海中出现的秘传咒语。片刻过后,体内悄然流逝出什么,令他产生怅然若失的感觉。

    “这就成了?我的凭狐呢……在哪里?”

    搜书悠网www.txtxu.com,看更新最快的书!

    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张(←),下一章(→)
  • 上一章
  • 下一章
设置 恢复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