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仙命长生

第五章 “咸猪”八星命格

作者:小米一碗      字数:6332

    ♂? ,,

    这十多年来,泉英门所遭遇种种不堪回首的场面,也是历历在目,陆续浮现在他的眼前。

    真是创巨痛深啊!

    奉啸天稳了稳心神,将思绪拉回现实中,神色中带着一丝倔强不甘之意。

    虽然泉英门在外门中垫底已久,但奉啸天为人素来向来上进,自然不甘心一直在外门垫底。是以他对于门下弟子们的督促教导,更是十分严厉。如今这新入门弟子的命格鉴定,更是他尤为重视的一环。

    他何尝不期望着,有着命格天赋出类拔萃的弟子出现,以助力提升门派的实力和地位。也可以有机会洗刷一下,这十多年来在宗内所遭受的悲惨历史。

    奉啸天仍依稀记得,当初东谰剑宗排名第一的秋落枫门,出了一位命格金系九星、剑意惊人的弟子,剑意顶峰时,足可绵延十丈开外,锐不可当。

    而在当届“十峰会武”之后,这名弟子直接被收录内门“谰阁”,不到十五年内,即成功达到大修师期,秋落枫门的排名,更是一举跃升至外门第一。

    还有一家叫做隋龙门的外门,同样是因为出了一个火系八星的弟子,收录内门后表现优异,从而提升门派排名,足足上升两位之多。

    而泉英门下愈是心急,偏偏愈是不顺,这么多年来,非但不曾有天赋超然的新弟子出现,今年更是收录惨淡,截至现在也只堪堪凑齐了七名入门弟子。

    其中还有一名,乃是自幼在门内长大的孤儿朱砂,一个平素司职打杂的小厮,年纪刚满十三,也在黄庚教习的建议下,被拉过来强行充数。

    门派积弱,竟至如斯!

    奉啸天对门下新弟子鉴定结果的期待,更是心情殷切。

    尤其当凌云门下的弟子们,一个个高阶成色的命格被宣读出来之后,他愈发心中焦躁,愤懑不已。

    而这种不安的感觉,一直持续到凌云门下又一名弟子的结果出来后,更是直接将他的信心,重重的打击到了谷底。

    “弟子莫飞惊,火系命格,纯正程度:八星成色。”

    闻听执事长老的宣读之下,人群声中立刻发出一片惊呼声,将目光齐齐聚落在那名面色倨傲少年弟子身上。

    八星成色乃是上佳之品,火系命格也算如虎添翼,这少年天赋之高,简直令人乍舌。

    就连卫悲回那很少动容的脸上,也呈现惊奇神色,禁不住多看了那莫飞惊几眼。

    “恭喜程掌门!得到如此上佳天赋的弟子!”

    他精于世故,自然选择第一时间内微笑着恭喜程通。

    程通和门下教习们,果然按捺不住狂喜,脸上笑容大肆绽放开来。他们目光瞥向对面泉英门众人时,那神情甚是得意猖狂,难以抑制。

    火系八星成色,在历届鉴定结果中,也属于罕有天赋,凌云门今年有着这般的好运,实在出乎他们自己的意料。

    奉啸天双目闭合,长吁了一口气,这最不愿意见到的场面,终于还是出现了。

    泉英门的崔笙和黄庚面面相觑,无奈摇了摇头,显然同时感到了异常的失落。

    他们同奉啸天一样,眼见这凌云门出现这般出色的命格,心内顿时觉得有些难以接受。

    天道不公啊!

    强者更强,弱者更弱!本是世间优胜劣汰的法则。

    在场所有人中,几乎部被这位名叫莫飞惊的弟子,所拥有的天赋所震撼,没有任何表情和反应的却只有两人。

    这两人都属泉英门下,而且同在那新弟子七人队伍中。

    其中一名,自然就队伍尾端的朱砂。

    他性情豁然,满脑子只在想着自己命格的可能性,完没有在意此时众人的焦点所在。

    加之这半天下来,凌云门参与鉴定命格的的新弟子数量实在太多,单是频繁的叫唱喊名,程序重复,委实使他的情绪趋于麻木,几乎快要昏睡过去。

    那些针对莫飞惊的欢呼惊叹声,对他而言,直如聒噪的噪音一般。

    而面对这般情形,亦没有任何反应的另外一人,却也在这七名新弟子队伍当中!

    那是一名面无表情的黑衣少年,年纪大小同朱砂相仿,长相气质却十分迥异,这少年生的可谓是剑眉星目,冷峻有神,身体更是如标枪站姿,岿然不动。

    其实自从他进入这演武场内以后,就一直没有改变过自己的动作和表情。

    “凌云门弟子鉴定完毕,下面出列的,乃是泉英门弟子。”

    执事长老终于在一片喧哗声中,结束了凌云门弟子的鉴定。

    好在继那位八星成色的莫飞惊之后,凌云门再没有出现更为变态的天赋弟子,不然泉英门情感上更是难以接受。

    当下众人目光,才终于转回到泉英门下,这七名少年所组成的小队身上,同时也有一些窃笑私语,开始出现:

    “来了来了,终于是轮到他们了,那七个泉英门的新弟子。”

    “哼,不过是区区七名废柴而已,完不值得期待!”

    “话说回来,要不咱们打赌一下,赌这些可怜家伙的命格成色,不会超越五星以上!”

    这些碎念嘲笑之声,一直此起彼伏,直到执事长老向他们瞥眼望去,才算稍稍收敛了一些。

    奉啸天微微抬头,望向那七名少年所组成的单薄队伍。

    到了这时,他反而有些紧张起来,虽然对于他们的期望极高,但心里实在没有半分底气。毕竟只有七人,还是太过稀少了一些。

    以区区七名新弟子,对上人家二百三十六名之数,要想鉴出高阶的命格来,简直难于登天!莫说是超越对方,就是能够有一名六星成色的弟子,就已经算找回了天大面子。

    想到平日里外门那些嘲笑和藐视的神情,奉啸天不由得暗暗拳头紧握,此刻的他也只有满心寄怀希望,期待今年的这七名新弟子,会带有些许惊喜与他。

    在一旁的妻子玉韵,温柔的将他手掌抓在手中,轻轻握住,似乎有意在宽慰着他。

    而程通及凌云门一众人等,此刻也从狂喜中回过神来,开始轻蔑的看向场内,一副看好戏的模样。

    他们自然不相信,自这七名少年身上会出现什么惊人奇迹,他们更加期待的,反而是奉啸天听到不如意的鉴定结果后,呈现出更为失落的神情。

    如果说泉英门对于他们来说,是一个彻头彻尾的笑话,他们自然是为了看笑话而来的。

    而此时泉英门下七名新弟子虽然神态不一,但是此时望住鉴定命碑的眼神,却依旧都是炽热无比。

    尤其尾端的朱砂,自觉潇洒的甩了甩那黑密的头发,神情更是一扫先前的倦怠慵懒,显得格外的振奋起来。

    “第一位,许乐。”

    执事长老声音依旧毫无感情,看来经历了凌云门繁琐的鉴定程序后,也使他的精神有些麻木起来。

    七名少年中,排在第一位的少年站了出来,疾走几步,将手掌极为慎重的按入命碑内。

    与此同时,一片蔚蓝色光芒骤然亮起,并缓缓向上游走,最终停在第二格刻度上。

    “弟子许乐,水系命格,纯正程度:二星成色。”

    听闻结果后,奉啸天脸色微有失望之意,一旁的崔笙及黄庚两位教习,则强自淡定,反倒是那凌云门的教习长老中,有人直接发出一声嗤笑。

    “弟子陈长生,金系命格,纯正程度:三星成色。”

    “弟子宁缺,土系命格,纯正程度:二星成色。”

    (好吧,以上三个名字,我的解释是:纯属懒惰想名字外带调侃,当然,我不哈韩!)

    随着这一个个鉴定结果出炉,泉英门众人的脸色,都逐渐开始黯淡下来。

    他们已经有着隐隐的不祥预感,今天的鉴定结果,恐怕极大的可能性,会以惨淡收场。

    “下一个,白杉。”

    第四名弟子应了一声,从队列中直接站了出来!

    朱砂瞥眼看去,登时眼神一亮!

    这人不是别个,却是先前在卫悲回长老演讲时,同自己一道出声埋怨的那名白皙油滑少年。

    这少年身形纤长,五官也颇为俊俏,身上衣饰质地上乘,相对另外六名弟子来说,打扮显得华丽异常,显然是一名家境殷实的富家子弟。

    只是他虽然年纪不大,可却是双眼如贼,一脸油滑轻浮的登徒子之相,就算与那黄庚教习的猥琐神态相比,居然也不遑多让。

    这油滑少年快走几步,神情蛮不在乎,嬉皮笑脸对着命碑内直接按了上去。

    “咻!”

    命碑耸动轻微,发出一道怪异的声响。

    片刻之后,在那正面凹槽中,竟然冒出一片乳白色光芒。

    这颜色一经显现之后,却是爬升速度极快,不到片刻间,竟然已经连续爬升七格刻度,而且似乎还不打算停歇。

    随着那乳白颜色更盛先前,最后终于缓缓定在八格刻度之上。

    执事长老目瞪口呆,面色此刻不见惊喜,反倒是十分尴尬,结结巴巴念道:

    “弟子白杉,咸…咸…咸猪①命格,纯正程度,八…八星成色!”

    他最后几个字,已经是十分艰难念出,还一边脸色惶然,略带尴尬,使眼偷看那奉啸天的脸色。

    ①咸猪:取自广东粤语,指的是色鬼。通用咸湿、咸猪手,取好色之意。

    搜书悠网www.txtxu.com,看更新最快的书!

    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张(←),下一章(→)
  • 上一章
  • 下一章
设置 恢复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