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尊禧

《尊禧》正文 第33章明争暗斗

作者:圣灵火      字数:7141

    “说吧,萱儿在哪?”

    王宏收笔后退了一大步,留给王琦一段安距离,算是一种放过他的默契,冷淡的问道。

    以往惩戒王琦一番之后转身就走,几乎形成了惯例。

    而依据王琦的奸诈脾性,逼急了他死也不会说出真相。

    他就是一个茅坑里的石头,又臭又硬。

    要不然,他坚持己见这么多年,任凭自己怎么管教、他也死不悔改。

    他现已走途无路,还怕什么?王宏心如明镜,为了尽快的救出萱儿,不再逼他了。

    王琦还不放心,连续退了三大步确保自身安,不巧的是退到了野狼守卫的圈子边上,吓得原本冷汗浸身的身体毛骨悚然起来。

    条件反射的暴跳起来,跌跌碰碰的离开了野狼圈子,手舞足蹈的大喊大叫:“宏弟,你让野狼离开,放我一条生路,我就告诉你萱儿的下落。”

    时至此刻,傻子也看明白了,这些野狼都听王宏的笛音召唤。

    初见之下,还以为王宏吹笛救了白狼王,使得白狼王不伤害王宏二人。

    但王宏问话这么久了,白狼王控制着狼群,像乖狗狗一样环卫在周围,井然有序。

    而且狼群没有伤害躺在地上装死的众人。

    要知道众人杀死了上万只野狼,依据野狼记仇的习性,怎么可能放任众人躺在地上装死、无动于衷?

    王琦贼精得很,见机要挟王宏,确保自己安身而退。

    王宏见他既惊恐又有恃无恐的慌张模样,恨不得活剐了他祭奠枉死的族人,但心系萱儿的安危,遂嘴角一抽说道:“只要你说出实话,我保你安身离去。”

    “我不相信你还能像以前一样言出必践,你不如把这些人都放了、和我一起离开。

    唯有这样我才有安感,否则你就等着萱儿为奴为娼吧!”

    王琦于惊慌中发狠的喊道。

    这叫破釜沉舟,誓死也要救援众人、赢得众人的感激涕零,从而护卫他安身而退,要么就死,耍横。

    可谓是狡诈至极,亦狠辣如斯、不念族妹的安危与情份。

    王宏算是把他看透了,遂持笔指挥白狼王处理茅草地上的众人,伴随嘴角扬起一抹冷笑的弧度说道:“你先前口口声声说要为族人报仇雪恨,现在却要救援仇人?

    他们都该死,死在你眼前、你该怎么做呢?”

    王琦还未答复,突闻一阵凄厉的惨叫声、打破了原本和谐的夜晚,惊得遍体哆嗦,游目四顾。

    “啊,啊啊……”

    只见白狼王低呜一声,引领着狼崽子撕咬仇人。

    众人原本与狼群厮杀得精疲力尽,再经王宏吹奏笛音重伤了灵魂,从而丧失了战斗力。

    直到这会儿尚未从疼痛与疲累中回复过来,躺在地上装死休整,待机而动。

    加上他们丢失了武器,根本不敢妄动一丝一毫,免得引发狼群扑咬上来,死于非命。

    如今突遭狼群扑咬,顿时挣扎着从草地上爬起来,慌乱的在夜色下寻找武器与狼群搏命。

    然而,狼群早已盯死了各自的目标,井然有序的向目标扑咬过去。

    顿时掀起一阵腥风血雨。

    正待这时,王宏扬声喊道:“白狼王,指挥狼崽子慢慢地咬死他们,从他们的四肢下口,一口一口的来。

    保证在天亮前咬死他们就行,不着急。”

    “嗷呜”

    白狼王仰头向天咆哮。

    只见狼群在火把的弱光下扭身变向,使得一张张獠牙森森的狼嘴离开了众人的脖子,改咬四肢。

    这一变化,顿时让众人嚎叫得越发凄厉,瘆人。

    可是与王家庄惨死在火海中的十几万人、老弱妇孺皆有相比不值一提。

    那可是赶尽杀绝啊!

    若非这些刘德的走狗堵死了族人的逃生之路,也不至于让王家灭门!

    残忍么?王宏不觉得这些人的死可以消除十几万冤魂的怨恨,但惊动了身边人。

    李璇听着这凄厉的惨叫声浑身不自在,遂扬了扬右手中的火把照亮现场上的惨况,侧头对王宏说道:“你不是还没有查出他们身后的主谋吗?

    他们若是死了,就断了你追查主谋的线索与失去了人证。

    而没有人证,就算你找到了主谋,他们也不会认罪伏法?

    再说杀人不过头点地,你这样做……”

    “明望辉煌荣生一,争名夺利耀今乡。

    暗慕显赫为人情,斗人上位达宏愿。

    此为明里看见别人的光辉人生幻想到自己身上,一生荣耀、绝不会把别人的坏事联系到自己身上。

    因而争名望,赚大钱,荣耀今生,让乡里乡外的人羡慕,这样倍有面子不是?

    可是谁会知足呢?暗中想着把最风光显赫的人也都比下去,人都是这么想的。

    所以斗自己,斗别人,直达最高的位置方能满足自己的愿望,不是么?

    殊不知这是明争暗斗,一厢情愿而已。”

    王宏一语三关,故意暗示李璇、人做错了事终究要还债、不要以自己的情感去看待事物的本质。

    同时意在警示王琦,一心爬上王家少主之位,最终害死了族人,纯属一厢情愿、犯下滔天大罪必死无疑。

    而暗中自有一番计较。

    很显然,王家庄惨案发生之前,翠云山脉中的蛮夷与敦煌高原中的胡人相继向五夷圣地进攻,怎么会这么巧?

    这两大种族分割在两地,相距数千里,可谓是风马不相及,绝对不可能联合起来进攻圣地。

    而圣地遇危,调开了五大护法、前往两地抵御蛮胡两路大军,导致圣地中心空虚,致使魔道中人趁虚而入。

    魔道中人进入圣地图谋什么无人知晓。

    但他们参与到自己为青天楼题词作赋与围剿自己激斗五夷湖之中。

    而且是五大魔头齐聚,他们真是为了虹佩而聚在一起这么简单么?

    要知道他们之间可是相距着几万、乃至几十万里之遥,仅因虹佩现世、在短短的三天里能聚到一处么?

    再说他们彼此之间也是敌视、竞争关系,为何同仇敌忾针对正派人士?

    而正派人生真是表面上这般被动防御、驱逐魔道中人么?

    再结合王家庄惨案的发生,干系到无数鬼谷弟子,直接影响到帝国内各大势力之间的平衡状态来看,影响何其深远?

    若是自己此时振臂一呼,保管鬼谷弟子拥护自己,一起追查灭门惨案,闹的帝国动荡不安。

    这是魔道中人与某些人希望看见的结果。

    但帝国与权贵势力中人有没有参与王家庄惨案呢?

    若有,他们在图谋什么?

    可谓是干系到整个天下的安危,这么大的事谁又能说的清楚、妄加揣度?

    因此,自己作诗影射刘德之流这些谋国者,为了他们自己的狂想会不择手段的谋夺到手。

    明争暗斗,一厢情愿,不达目的誓不罢休。

    这是他们的志向,野心,绝对不会因人因事物而改变。

    因此,自己针对这些导致王家庄惨案发生的主谋,需要人证有何用?

    人证可以证明他们是主谋,但他们有一万个理由为自己开脱,乃至他们的死忠为其顶罪。

    王宏看的透彻,作诗一首道其厉害,听得李璇无言以对。

    说什么?

    若是说仁义讲道德,那王家庄死了十几万人,比这三五百人凄惨无数倍,还怎么措词说教王宏?

    况且这小冤家分明是在用这些人的死吓唬王琦,从他的口中得知王萱的下落、及时地赶过去营救亲人。

    李璇真不知道该怎么开口劝说,遂转身憎恨的瞪着王琦,都是他的原因才导致这些人的惨死,王琦最该死!

    王琦已吓得魂不附体,根本没有感受到她的憎恨目光,直接瘫在草地上颤悸不止,害怕的要死要活的。

    看着身边的众人的惨状,突然发现自己若是被野狼一口一口的咬死,估摸着在没死之前就会说出王萱的下落。

    遂想到王宏的许诺,王琦猛一咬牙,遍体颤抖的喊道:“宏弟,你说放我走的,说话可要算话啊!

    你是王家少主,不可能食言而肥跟我一般计较对吧?”

    王宏直接撇头一旁,根本不搭理他。

    这是默认吗?

    王琦颤悸的想着,遂大声喊道:“我当时正在漫山遍野的追查福伯的去向,正好撞上简庸带着属下人运送财物,连同萱儿与婶娘的四名婢女春兰秋菊一起带走了。

    她们四人是我的念想,我也知道她们是婶娘为你挑选的通房丫头,你为这没少揍我。

    我实在是惦记着她们四人,她们因我不小心说漏嘴让刘德探知到了。

    刘德以她们要挟我,挖出宝藏与他平分,到那时他再把春兰秋菊四人交给我,我就来到了这里……”

    “你还真是贼心不死,惦记春兰秋菊四人,也没忘了这狼山上的宝藏,怂恿简庸带人……”

    “不是,不是这样的,宝藏之事也是我酒后吐真言,让刘德听去了,他安排简庸与我商谈宝藏分配的份额,被这些人听见了……”

    “行了,你走吧。”

    王宏也不看他,随意的向后摆了摆手说道。

    王琦如蒙大赦,颤抖着向后退,转身跌倒,爬起来一步三回头、战战兢兢、跌跌碰碰的穿行在野狼群之中,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步入狼群圈外,回头看了王宏一眼、三角眼中寒芒一闪,遂转身不要命的冲入茅草丛中。

    这货穿行狼群都没吓死,还真是惜命?

    换作旁人早就吓瘫了。

    王宏心中一动,遂侧头看向白狼王冲它撇了撇嘴,啥也没说。

    白狼王嗷呜一声,调度出几只野狼窜入茅草丛中。

    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张(←),下一章(→)
  • 上一章
  • 下一章
设置 恢复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