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月之影面

《月之影面》正文 第七章 谋划

作者:哥德尔系统      字数:5183

    预计的猎手重型火箭发射时间是下午两点,这次第一级火箭的回收地点还是在海上,这是卡拉维拉尔角发射中心独特的地理位置决定的,由于地球自转的影响,第一级火箭在完成任务之后,将坠入大西洋,这级火箭的回收是通过驳船在海上进行。

    当然,如果王一男来选择,肯定不会采取海上回收这么炫技的技术方案,有大片的陆地可以选择,随便找个机场作为火箭着陆的地点多好,非要在茫茫大海中落到一个小小的驳船上,这不是存心找虐吗?

    Paul的父母是来自欧罗巴的移民,在上世纪中叶第二次蓝星世界大战结束之后,欧罗巴被打成一片废墟,亚非拉就更不用说了,各种经济矛盾,社会矛盾此起彼伏,加上独立运动的浪潮,旧秩序被摧毁,新世界尚未建立,如果说整个蓝星还有一片净土的话,那就只有大米国了。

    所以,整个蓝星的大牛们,包括爱因斯坦、甚至哥德尔等等纷纷来到北美,这也成为大米国持续至少一个世纪霸权的稳固根基。

    这些所谓的高素质移民里面,就包括了Paul的父母。

    Paul的父母是虔诚的JD教徒,与此同时,他的父亲也是一名有着足够声望的经济学家,不要奇怪,在西方这样的JD教国家,科学和宗教总是以我们难以想象的方式交织在一起。

    教会在上世纪开始,文艺复兴之后,变的温文尔雅起来,重视人的个体以及人性成为社会主流认识的价值观,当然这个价值观在新世纪受到了巨大的挑战,欧罗巴大陆上汹涌而至的各种肤色难民让政治正确的政客和公知们叫苦不迭,当然,自己立的牌坊,咬着牙也得扶住了。

    不过,想想看被烧死的异教徒,还有十字军东征的年代,你就知道革命不是请客吃饭,教会更不是了,这个时候,你就不得不佩服佛教的包容性了。

    佛教是典型的多神宗教,在整个佛教的诸天神佛体系里面,世俗的玉皇大帝和宗教的如来佛分庭抗礼,更不要说个个独立的小山头了,问个简单的问题,佛教里面谁最厉害,估计再资深的专家都回答不上来。

    而JD教和YSL教都是典型的一神教,最牛的诸天神佛只有一个,非此即彼,这两家伙凑在一起,不打起来才奇怪呢。

    但是JD教和科学就不一样了,虽然说一切不能被证伪的理论都是伪科学,但是一个理论在没有被证实或者证伪之前,都可以认为是假说,所以,任何宗教都可以认为是未被证明的假说而已。

    在科学的理论上,增加一个条件比减少一个条件容易多了,当年欧几里得提出关于几何学的五大公设,数学家们发现,前面四大公设都是那么的自然合理,但是第五公设,任何一点只有一条平行线的公设显得那么的古怪和多余。

    于是无数数学家绞尽脑汁,想要从前面四个公设推导出第五公设,当然,最后他们都失败了,但是在这过程中的思考,最后促成了非欧几里得几何学的出现,嗯,其中一个最有名的就是黎曼几何学。

    顺便说一下,广义相对论就是黎曼几何学的一个自然推论而已。

    而增加一个条件就容易多了,比如说在量子理论里面,有一个成本最低,但是解决问题最好使的理论,叫做隐变量理论,凡是无法用现有理论解释的现象,都可以认为是在我们认知的极限之外,在理论之下有一个神秘的隐变量,它无所不在,但是却没有人能发现它的踪迹。

    它是万物之源,也是一切未知事物的终极解释,更是我们所在宇宙的第一推动力。

    对,你没猜错,它还有一个名字,叫做上帝。

    经济学跟理论物理一样,是所有科学理论中,最容易归结到宗教或者神学的领域了,因为经济学本身就有几分玄学的味道,本质上,无数个有独立意识的经济个体所展现出来的群体行为,是最牛的理论,也无法去预测的。

    所以,经济学家最大的本事不是去预测经济的走向,而是为经济发展的过去寻找看上去合理的解释,很多时候,这种努力只能被指引到一个简单而易于理解的结论,h, y Gd。

    Paul虽然有着生物学和经济学两个Ph.D,但是受父母的影响,他更是一个虔诚的JD教徒,然而,他的这个身份基本没有什么人知道,因为他从来不在相熟的人面前进行祷告,或者参加礼拜之类的活动。

    自从成为总统的首席科学顾问以来,他的这个身份更是被很好的隐藏起来,毕竟,身为总统的首席科学顾问,无神论者或者一个不那么狂热的JD教徒更加符合他的身份。

    Paul一个人站在巨大的落地窗前,这个时候,离发射还有不到半个小时的时间,指挥中心已经进入紧张的倒计时阶段,但是贵宾室里面没有受到紧张气氛的感染,相反,显得非常轻松和随意。

    Paul远远的看着王一男和马斯克,当然还有SpaeY的一帮科学家,这帮工程师在那里相谈甚欢,王一男半真半假的拿出了自己环形机翼发射,展开之后像飞机一样着陆的方案,SpaeY的大拿们开始一通计算,最后的结论居然是出乎预料的可行。

    “王教授可以去申请技术方案的专利了,这样回收可比我们预留25%的燃料用来减速要经济多了”,马斯克说,

    “唯一的问题可能就是材料了,可变形的材料,要保持足够的强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汤姆在边上补充道,

    “我们当年也是考虑到材料不过硬,才选择了垂直降落的方案,因为任何可变形的材料,可靠性都是一个大问题”。

    王一男点点头,“如果没有新的晶体理论,材料确实是一个大问题”,他在心里补充道。

    而在远处,巨大的猎手火箭巍然耸立,仿佛在向整个世界宣布“我来了,我将要去征服天空”,下意识的伸出手,磨挲了一下胸口的十字架,Paul不禁想起了自己的家乡。

    那是一个德州的小牧场,Paul小时候经常骑着小马驹在牧场上驰骋,荒凉的红土地,半沙漠的地貌,巨大的仙人掌,在夕阳下,有着惊心动魄的美丽。

    据说,这本来是一块印第安纳土著的保留地,但是在上上世纪中部大开发的浪潮中,据说移民者用马匹和布料买下了这块保留地,当然,也可能是用子弹说服原住民放弃了这块保留地,历史的真相早就掩藏在层层迷雾之中,看不真切了。

    然而,Paul美好的童年没有持续多久,高速公路和不断扩大的机场就打破了小牧场的宁静,幸运的是,机场在牧场的边上就停下了扩展的步伐,不幸的是,发动机巨大的轰鸣声让放牧成为了奢望。

    Paul的父亲也算是当地有头有脸的人物了,他把Hustn市政府还有机场告上了法庭,经过漫长的诉讼过程之后,不出所料,Paul的父亲败诉了,个人利益和群体利益谁更重要,这是一个永远没有答案的问题。

    但是Paul总是想起童年时候的牧场,没有发动机的轰鸣,没有穿梭不息的车流,一切是那么简单和美好,然而每次当Paul回到家乡去看望自己卧床不起的老父亲,除了牧场边呼啸而过的车流,就是来来往往的轰鸣声,平静而又悠闲的田园生活,就这样一去不复返了。

    说到这一切的缘由,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理解,自己的解释,毕竟,科学仅仅是一个工具而已,人类无休止的欲望,也许才是这一切的根源,轰鸣声虽然烦人,但是轰鸣声也能让你在几个小时的时间里面,能够从大陆的这一边飞行到大陆的那一边,所以到底哪个更好,也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的。

    问题是,Paul不这么想,他虽然在学校里面受过严格的科学训练,然而从小时候就形成的关于那个最大隐变量的观念,早就已经深入骨髓了,看着从自家牧场咆哮而过的机器怪物,Paul每次都恨不得用手把它扒拉下来。

    当然,他还没有那么丧心病狂,毕竟,机器怪物上还有几百条鲜活的生命,有着上帝的信徒。

    发射台上,发动机已经进入小功率试车模式,所有的人员早就已经部撤离,从发动机的底部,开始冒出一股股的浓烟,十分钟倒计时很快就要开始,Paul看着乳白色的火箭,却不由得想起了前一天跟自己碰面的那个男人。

    巧合的是,在王一男昨天休息的那个小镇上,他正在跟中餐馆老板家长里短的时候,小镇上的另外一家汽车旅馆,Paul开着LinKn的皮卡,和一个陌生的男人会面了。

    Paul从来没见过这个男人,他在蓝星最大的地下交易平台BitBite发布了一个价值200比特币的悬赏任务之后,这是最让他满意的一个应征者,经验丰富,号称从不失手。

    BitBite是基于区块链技术构造的地下交易平台,分布在整个蓝星数十万台肉鸡电脑上,任务和数据,甚至包括登录账号都没有一个中心管理机构拥有,无法篡改,甚至不能追踪,是月黑风高,杀人放火之必备。

    Paul很谨慎的观察这个平台了很长时间,甚至调用了他手头的力量,追踪了几起悬赏的发布和执行情况,然而让他诧异的是,即使通过BI,Paul仍然无法发现应征者的身份信息,但是悬赏却毫无疑问的被完成了。

    本来Paul不想亲自出马的,但是他这次悬赏的任务难度有一点大,要是没有他后备箱里面工具的帮助,那是铁定完成不了的,所以没办法,Paul也只好戴上墨镜口罩,亲自跑这一趟了,毕竟这种事情,怎么都不能假手于人啊。

    在旅馆简陋的吧台前,Paul一眼就认出了自己的交易对象,那种从骨子里面往外发散的冷酷,让Paul不自觉地打了个冷颤,“想必就是这家伙了”,Paul在心里想。

    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张(←),下一章(→)
  • 上一章
  • 下一章
设置 恢复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