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穿越之庶子为政

第五百二十七章 大变故

作者:长蘑菇的木夕      字数:5301

    凤咏刚要吩咐一些什么,那边,松音匆匆忙忙过来禀报:“公子,有大变故,宫中传来消息,皇上驾崩了,是陆尚助干的,现在陆尚助已经被压入天牢,择日就要问斩了!”

    “什么?!陆英刺杀魏华清?怎么会?”凤咏一脸吃惊。

    松音点点头,咽了一口口水,继续说道:“千真万确,我已经打听了,确实是这样,现在宫中,已经被封禁了,消息已经传不出了。听刚刚传递消息的人说,现在宫内,已经是皇后娘娘当家,我们的人,也不敢传什么消息了。”

    “可是,这样的话,天牢我们也进不去,陆英怎么办?”凤咏皱着眉头说道。

    松音摇摇头。

    这时候,正初出来了,激动地说:“哥哥,一字并肩王苏醒了!”

    凤咏看着正初的脸,点点头:“既然如此,那我就放心去做我该做的了,告诉王爷一切都会好起来的,包括我们现在身边的所有人。但是,他一定不要轻举妄动。我一定会把陆英从宫中平平安安带出来。”

    “哥哥,你要做什么?”正初有些吃惊。

    凤咏笑了:“我要做什么?我去找秦婉仪谈判。”

    说罢,凤咏进屋叫上白兰:“换上最华丽的衣服,我们进宫去。”

    白兰看着凤咏,脸上有些疑惑,但是还是点了点头。

    凤咏无暇顾及床上面色只是轻微转好的一字并肩王,带着白兰,离开了一字并肩王府。

    回到府上,趁着白兰换衣服的空挡,凤咏给于飞、来仪写了一封信。

    “于飞、来仪:

    见信如面。

    短暂相处,因为诸事繁杂,没有深入交流,深感抱歉。

    你们是凤鸣的女儿,便是我的侄女,让你们流落在外许久,是我的错。

    昔日凤王府之祸,虽得澄清,凤王府却就此没落。

    我虽有一字并肩王之名,却名存实亡,没有实权。

    我无法庇佑你们,能给你们的,无非是一个凤姓子孙的虚名。

    而其他的,我觉得,你们也不需要。

    你们聪慧,明事理,比当初的我,要好的多。

    生为凤姓子孙,我无时无刻不觉得自豪。

    身体里的血液告诉我,应该做一些什么。

    而你们,应该也是一样。

    为国尽忠,是忠于国,而非忠于君。

    现在你们深处宫中,不知道什么时候会看到这封信。

    可能当你们看到这封信的时候,已经见不到我了。

    我所做的事情,你们可能当下并不理解,可能以后也不会理解。

    但是,我还是希望,你们记住,我们凤姓子孙,做的,都是利国利民的大事。

    哪怕曾经的凤王府,在外是一个左右逢源,卑躬屈膝的代名词。

    我所做的,无非是为了对得起自己的良心,对得起,我们凤姓子孙的血液。

    你们早晚会理解。

    宫苑深深,希望你们珍重。

    凤咏。”

    凤咏放下笔,白兰也站在了门外。

    身穿一件象牙白提花遍地金直领锦衣,逶迤拖地缕金宝瓶纹样百合裙,身披草绿色暗纹刻丝团云纹薄纱散花锦。柔顺的长发,头绾风流别致倾髻,轻拢慢拈的云鬓里插着镶金菊花陶瓷花钗,肤如凝脂的手上戴着一个玛瑙戒指,腰系闪绿双环四合如意网绦,上面挂着一个素纹荷包,脚上穿的是面软底缎鞋,看起来还是清雅素净。

    凤咏摇摇头:“这个不行,去换个更华丽的。”

    没过多久,白兰身穿一件朱色金枝线叶缎面圆领偏襟袄袍,逶迤拖地掐牙蝴蝶葡萄马面裙,身披金色底印花薄烟纱花素绫。瀑布般的长发,头绾风流别致如云高髻,轻拢慢拈的云鬓里戴着拔花凤冠,插着攒花红宝石金步摇,肤如凝脂的手上戴着一个赤金扭丝镯子,腰系蝴蝶结子长穗五色绦,上面挂着一个绣白鹤展翅的荷包,脚上穿的是锦鞋,看起来华贵无比。

    凤咏点点头:“走吧。”

    俩人坐着白兰的马车入宫,刚刚走到宫门口,就看到,宫门口有太监在挂白布。

    凤咏看到这些,冷冷笑了:“这速度倒是挺快。”

    行到宫门口,马车被侍卫拦下:“皇后娘娘吩咐了,宫中出此大事,各个宫门封禁,全部人员禁止出入。”

    凤咏听到这个话,冷冷说道:“所有人员,呵,本王是一字并肩王,深夜入宫都不能被禁止,这个旨意,你觉得,可以拦得住本王?”

    “王爷,皇后娘娘吩咐了,这……您不要让我们难做。”侍卫无奈说道。

    凤咏轻笑道:“呵,难做吗?你们这个做法,真的是皇后娘娘的本意吗?去和皇后娘娘说一声,本王有要事要与皇后娘娘商讨,皇后娘娘若是不见,本王就只能闯宫了。”

    “王爷,您这么做,怕是不妥。”侍卫皱着眉头说道。

    “不妥?那是本公主的皇兄,皇兄驾崩,本公主也算是全部人员?你是开玩笑吗?”白兰冷冷说道。

    侍卫摇摇头:“公主,小的不是这个意思,只是皇后娘娘吩咐……”

    “够了!皇嫂那是悲伤过度了!本公主与王爷,随时随地都是可以出入皇宫的,皇嫂的旨意,自然是不包括本公主和王爷的。你们也不要学错了路子。”白兰冷冷说道。

    这时候,李升从里面匆匆忙忙跑出来:“哎呀,这不是公主和王爷吗?这可真是大水冲了龙王庙,自家人打了自家人。快让开,你们这些狗东西,没看到这是王爷和公主吗?”

    “李总管,可是,皇后娘娘说……”侍卫还是有些为难。

    李升狠狠敲了一下这侍卫的脑子,大声呵斥:“你这狗东西,听不懂人话吗?皇后娘娘那是悲伤过度,忘了吩咐了。现在皇上没有什么兄弟了,如果王爷公主不入宫帮忙,什么人入宫帮忙?还不让开?”

    好不容易让侍卫让开了,走到景阳宫门前,又被人拦下了。

    凤咏仔细一看,这就是那时候,秦婉仪身边的贴身侍女,玉竹。

    “王爷,皇后娘娘有请,让您现在去一趟。”

    “皇后娘娘?”

    “王爷请吧,皇后娘娘等候多时了。”

    “皇后娘娘怎么还住在承恩殿?内务府还没安排好么?”

    “回王爷,内务府已经在安排了,重修了景阳宫,准备给皇后娘娘居住,只是皇上要求比较严格,所以现在景阳宫还没装修好。但是在册封礼之前,一定会装修好的。”

    “原来如此。”

    “参见皇后娘娘。”

    “惠文王不必多礼,本宫今日叫你过来,是为了感谢你。”婉仪笑着说道。

    “臣不明白,皇后娘娘要感谢臣什么。”

    “惠文王自然知道,本宫要感谢你什么,便不要客气了。还有,以后说话不用这样拐弯抹角的,本宫不喜欢,也不习惯。”

    “皇后娘娘这话不对,您是君,我是臣,君臣有别,臣知道。再说了,这是内宫,臣是外臣,有所注意,也是应该的,不是吗?皇后娘娘马上要行册封礼了,若是因为臣,传出什么闲话,那边是臣的过错了。”

    “惠文王如此小心,那么谈话确实没什么意思。而且,本宫把你请来,便不怕那些。皇上若是相信本宫,就算风言风语,也不会有什么,皇上若是不信,就算是捕风捉影,也会影响关系。惠文王做事小心,那是臣子本分,本宫不讲究这个,也是应该,那是信任你们,不是吗?”

    “皇后娘娘自然是明事理的,是臣过分了。”

    “惠文王不必这样。皇上为什么封后,本宫知道,你也知道,那么本宫现在的处境,你也应该明白。此次选秀你主持,本宫不了解,到时候选上来了,若是不合适,只怕会平添后宫事端。”

    “皇后娘娘放心,选秀那日您会出席,而且,选秀的人选都是一些老臣之女,或者是一些部落公主,不会有什么乡野村妇那种的。再说了,皇上既然封您做皇后,自然是相信,您有管理后宫的能力,无论是进了什么样的人,您都能管理得当。臣说句不该说的,若是真的有小主让后宫平添事端,风波不断,就是您不说,不处理,那皇上和太后,也会处理的,不是吗?毕竟,家和万事兴,后宫如果那么乱,皇上有什么心思治理天下呢?”

    “惠文王这话说的有理,只是本宫没有经验,初次,总会有些不敢的地方,总是希望,能够选一些性格温婉的。这样端庄温婉的,比较适合后宫,也比较容易伺候好皇上。”

    “皇后娘娘这话说的不对,后宫若尽是那些温婉的,那看久了,也没什么新鲜了,不是吗?皇嗣乃国本,绵延皇嗣,才是后宫妃子该做的。群芳争艳,各有千秋,这样皇上才会愿意来后宫,不是吗?”

    “惠文王说的有道理,本宫竟然没有想到这些。”

    “皇后娘娘若是想要尽早了解那些小主,臣可以让内务府送一份名单,给皇后娘娘过目。”

    “那自然是最好了,只是后来的初选,皇上是否安排了,是怎么选呢?”

    “皇上尚未安排。说实话,这选秀的初选,就算皇上亲自选,也看不出什么,您说是不是?那么大几十人站在那么远,也看不清。大部分,还是交给内务府,把那些才貌出众的,安排在好的位置,方便皇上看到呢。至于那些才貌一般的,自然是放在不起眼的地方,这样更加省时间一些。”

    “你们自然是会办好的,内务府也十分有经验了。还有其他的事情,你们若是商量好了,也告诉本宫一声。本宫马上要开始管理后宫了,这些琐事,本宫还是要了解一下的,这样以后也能上手一些,不然到时候,真不知道从哪里忙起呢。这后宫今后,就有很多人了,若不好好学习,只怕会一团乱呢。”

    “皇后娘娘如此客气,那臣更是不敢说什么了。”

    “王爷抬举了。玉竹,你让她们出去吧,这边只要你伺候便是,王爷不是外人。”

    “是。”

    “本宫知道,你为什么会回来,也知道,你为什么劝皇上封后,所以本宫虽然感激你,但是不会做什么。本宫秉退所有人,只是要告诉你,不管你有什么想法,不管皇上之前做了什么,现在他是君,你是臣,你不要有什么不该有的想法。皇上曾经可以把你算计在内,现在更加可以。你曾经做不到的,现在更加不可能做到。不如好好做事,可保家人平安,富贵不愁。你若是有什么非分之想,本宫认为你也不会再有什么机会与本宫这样自由聊天了。”

    “娘娘既然如此说了,那臣也斗胆说了。这皇上所做所为,皇后娘娘心知肚明,这样情况下,您来威胁臣,臣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但是您要知道,得民心者得天下,皇上所做的事情,您真以为,老百姓不知道吗?您真以为,那些老臣是心甘情愿告老还乡吗?您以为,臣不干什么,那些部落也会不干什么吗?

    皇上如何登基,娘娘心知肚明。素和族狼子野心,皇上也不过是个棋子罢了。那和简宁,现在在后宫是无脑的样子,可是您与皇上,是否见过,心思缜密,步步为营的和简宁呢?皇后娘娘,皇上现在,不一定比臣胜算大。就算今日您把臣赐死,难道您能保证,他日不会有同样的情况吗?臣知道,论人力物力财力脑力,可能臣都不如皇上,但是臣贵在一点,臣不要命。

    臣不过是个王爷,那可是个皇上,只要有一成,或者半成的概率,臣都会尽力一试。失败,大不了就是一条命,但是如果成功,那就是大获全胜,以后史书由臣编写,不会有臣只言片语的不对。而皇上呢?到时候无非是个失败者罢了。而且您想过没有,若是臣把皇上的事情昭告天下,只怕到时候,皇上要对付的,不只是臣一个,而是千千万万的人。谁甘心一辈子平庸?谁甘心这样的皇帝在位置上?皇后娘娘,你不要小瞧了民意!”

    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张(←),下一章(→)
  • 上一章
  • 下一章
设置 恢复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