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重生之辣媳当家

正文 第1459章 死缠烂打

作者:北湖月      字数:2214

    第1459章  死缠烂打

    (四千字)

    “那什么时候才能谈呀?”小茹就是随口一问。

    虽然她现在并没有做好谈恋爱的准备,但是戚尧哥哥好像要给她的恋爱规定期限呢!

    她并不是很喜欢这样的安排。

    没有人喜欢被约束。

    戚尧想了想,“等你明年过完生日,我们再谈这件事,好不好?”

    小茹点了点头,反正也没多长时间了。

    “小茹……”戚尧抚着她的头发,神情复杂又温柔,“你知道的,我就是太担心你,你能理解吗?”

    小茹看着戚尧欺近的俊脸,瞳孔蓦地放大,一时有些不自然地又把剩下的甜汤喝完,“我知道的戚尧哥哥,你对我最好啦……”

    他靠得太近,又是在床~上,小茹有些不自在地推了推他,戚尧往后撤了撤。

    小茹只得佯装继续看漫画,可此时,她哪里还有心思看漫画呀,什么都看不进去。

    心道,戚尧哥哥好怪,哪里都怪。

    戚尧见小姑娘看漫画似乎看得入迷,担心她忘了吹头发的事,恐怕她睡前草草吹了头发就睡,所以就去拿了吹风机进来,把插头插上,说:“小茹,你坐沙发这里来,我给你吹头发。”

    小茹穿着拖鞋过去坐好,戚尧仔仔细细给她吹了一遍头发.

    他看着对爱情还懵懵懂懂的少女,她的世界纯洁又干净,戚尧甚至觉得,对她哪怕有一丝丝想入非非,都是对她的亵渎。

    他用温柔的目光包围着她,真想一辈子就这样守护着她啊,可现实似乎并不允许他如此,周围那些求~~爱的雄性一定会像赶不走的苍蝇一样围绕着她,小姑娘又涉世未深,难保不会心动,随了人家而去。

    戚尧心事重重,脸上是难言的苦涩。

    小茹在暖风里有些昏昏欲睡,戚尧关了电吹风,让小茹去漱口,准备睡觉,小茹打着哈欠听话地去漱口。

    紧张了多时的她现在总算是结束了表演,今晚肯定是要美美睡一觉的。

    “戚尧哥哥晚安。”小茹头发清清爽爽的,人也开心,进房间前跟戚尧道晚安。

    “晚安……”戚尧微微勾唇道。

    然而到了周一上学的时候,小茹就受到了同学海娜的警告。

    海娜也是和她同一专业,人家主专业是钢琴,不过胜在多才多艺,小提琴也会,小茹和她并不同班,但是一起排练的时候有见过。

    小茹对海娜表示,并不认识克里昂,更没有想要破坏他们关系。

    海娜是纯M国人,骨子里是看不起亚洲人的,对小茹一阵老阴阳之后,就走了。

    小茹感觉到这人莫名其妙,同学玛西亚告诉她,克里昂虽然年纪轻轻,才二十出头,但已经是一家上市的清洁公司老总了,旗下机构分布众多,是个名副其实的钻石王老五,所以海娜才会格外在意,对于情敌,她是抱着战斗的决心的。

    小茹不甚在意,反正她不喜欢克里昂,以后也不会接触海娜的男朋友。

    可是在下午放学的时候,小茹又碰到风度翩翩的M国青年克里昂。

    克里昂追求女孩儿一向高调,堵在了校门口,捧着一束黄玫瑰来送给小茹,“美丽的小姐,希望我有幸邀请你一起共进晚餐。”

    小茹皱皱鼻子,连忙用手挡住鼻子,“对不起先生,我对花粉过敏。”说完就一脸嫌弃地跑开了。

    克里昂的神情那是跟吃屎一样难看,她居然对花粉过敏?哦上帝,他第一次碰到这么难堪的事情。

    他回去和好友说了这件让人懊恼的事情,好友贾斯丁告诉他,“她八成是骗你的。”

    “为什么?”克里昂觉得自己要钱有钱,要样貌有样貌,凡是他想要的女生,就没有的得不到的。

    贾斯汀说:“说明她对你没有意思。”

    这话得到了克里昂的连连否认,“这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在追求女孩子方面,我比经营公司还要擅长,你等着瞧吧,既然她对花不感兴趣,那么她一定拒绝不了钻石的美丽。”

    贾斯汀提醒道:“海娜可是会生气的哦!她一向很小心眼。”

    克里昂不以为意,“不听话就出局,我不可能在一个女人身上驻足太久,那不是我的风格。”

    最近戚尧不在家,小茹就陆陆续续在家的院子里种花,还开辟了一个小菜园子,种香菜和萝卜。

    种菜是华国人刻在骨子里的传统,当然了,小茹种之前有特意问了一下戚尧的意见,她可没忘记,房子是戚尧的,在没有经主人的同意,不能随便乱来。

    克里昂对小茹展开了猛烈的追求攻势,似乎也不在意同校海娜的看法,他开车豪车在校门口专门等小茹,一看到小茹和同学出来,立刻捧着一束漂**真的假花来,“嘿,罗小姐,今天我送的话可不会让你过敏哦!”

    小茹:“……”!!!

    这人是狗皮膏药吗?甩都甩不掉!

    可能有些女孩子喜欢这样热烈地追求,来试探男孩子的真心,但是对小茹来说,对这样高调的行为是非常排斥。

    她行事一向低调,并不希望自己的私生活被当成是他人谈资的事情。

    最最重要的是,克里昂是有女朋友的人,居然还这么搞,早就被小茹拉入了黑名单,心里超级鄙视这样的花花公子。

    小茹冷漠地听完克里昂深情款款的一番话,就准备走了,谁知道克里昂情急之下单膝跪地,奉上一颗鸽子蛋大小的粉钻戒指,惹得一众围观者都大呼起来,喊着:“答应他,答应他,答应他……”

    和小茹一起出校园的玛西亚和霍初曼也都惊呆了。

    没想到克里昂会张扬高调到这种程度,置女朋友海娜不顾,大庭观众之下向小茹求~~爱。

    克里昂脸上挂着笑容,声音却放低道:“罗小姐,看在我这么有诚意份上,不管你接不接受,这么多人看着,别让我难堪好吗?”

    这话显然是用此刻紧迫的处境逼迫小茹答应。

    且不说以后算不算数,至少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如果小茹点头答应,那么在所有人眼里,小茹就是克里昂的女朋友,也就是海娜的情敌了。

    这个标签一旦贴上,到时候想撕都撕不下来。

    小茹并不傻,何况她并不想给克里昂这样的花心男人面子,当即便神情严肃地说:“克里昂先生,我并不喜欢你,请你以后不要再把心思花在我身上,你今天这样的行为,我感到非常困扰,你只求自己快乐,却把我置于不义的境地,你女朋友海娜会因此迁怒于我,还是说,你就是想要挑起女孩子们的战争,来满足你的成就感?”

    克里昂连忙站起来说,“不不不,你误会了,我是真心喜欢你,我已经和海娜分手了……”

    结果话音刚落,海娜便从人群中冲了出来,“不,我们没有分手,克里昂,你怎么能这么伤害我?”

    霍初曼和玛西亚赶紧拉着小茹走。

    情侣之间要是闹出事端来,搞不好殃及池鱼。

    克里昂还想追上来向小茹表明心迹,结果被海娜死死抓住,非要一个说法。

    小茹赶紧和同学一起走。

    好不容易摆脱克里昂,同学霍初曼说:“我感觉这事儿没这么快过去,我真是服了克里昂了,怎么能在女朋友的学校这么高调追求别的女生呢?他简直是疯子。”

    霍初曼也是来自华国,家境不错,爷爷是老革命,母亲是文工团拉大提琴的,所以霍初曼从小受到熏陶,对音乐很感兴趣,并且从小就喜欢大提琴,在家里人的支持下,自费来这里留学,学的大提琴专业,在这里碰到小茹,很快就和小茹成为了好朋友。

    玛西亚说:“他做事一向不管不顾,从不会考虑别人的感受,不过如果只是单纯交往,我并不介意。”

    小茹和霍初曼诧异地看着玛西亚。

    玛西亚丝毫不矫情,“我听海娜的朋友说,克里昂对待女朋友非常慷慨,只要他在乎你,名牌包包衣服鞋子首饰,都不在话下,你们看看海娜,浑身都是名牌,我并不觉得自己比她差哪儿了?”

    小茹:“可他是个花花公子啊!”

    “哦小茹,你太天真了,没有永远不分手的恋爱,如果把恋爱当成一桩生意,你在恋爱中能得到什么,那才是最重要的。”

    玛西亚的话再次让小茹和霍初曼感到震惊,简直刷新三观。

    最关键的是,玛西亚这番充满了金钱味道的说辞,并不以为耻,反而感到遗憾,遗憾克里昂不喜欢她。

    玛西亚甚至还劝小茹,“你可以尝试和克里昂交往,将傲慢的海娜比下去,如果可以,顺便也介绍我们认识成为朋友……”

    小茹吞了吞口水,平复了好一阵,说道:“抱歉,我并不喜欢充满了金钱交易的爱情游戏,也不会为了追求物质生活去讨好我厌恶的人。”

    “OK。”玛西亚在路口和她们分开。

    霍初曼对小茹说:“西方人就是这样的,不过我们国内也不乏这样的人存在,找对象专门找高干子弟,以此来摆脱自己的阶层,这大概是人类普遍的现象。”

    小茹:“我不喜欢。”

    霍初曼虽然和小茹认识不长,但是很清楚小茹的性格,柔静乖巧,努力上进,也正是小茹这种性格,她才愿意和小茹做朋友。

    “你大概是没有为物质烦恼过,当然了,你不虚荣也不攀比,这是人类拜金的根源,而你很清楚自己想要什么。”

    小茹道:“我家里人经常说,广厦万间,夜眠七尺;良田千顷,日仅三餐。人可以努力奋斗,但不要太物质,要追求内心平和,最重要的是,要活得有尊严。”

    霍初曼微微一笑,“你说得很对,但愿这次的风波就这样过去。”

    “是呀!”

    “不过你回家和你哥哥说说,我看你哥哥应该是有人脉的,要是之后克里昂继续纠缠你,海娜还找你麻烦,你就让你哥哥解决。”

    霍初曼平日里有见到来接送小茹的戚尧,看他穿着和开的车,就知道在M国有一定成就。

    “嗯嗯。”

    其实小茹心里并不希望戚尧哥哥担心,但如果克里昂还不知收敛,继续骚扰她,她会把这事儿告诉戚尧哥哥。

    霍初曼见男朋友来接她,就和小茹挥了挥手先走了。

    霍初曼的男友也是华国人,早一年出国的,叫程问南,读的不同院校,俩人平时倒是恩爱,一起打工一起住,如胶似漆的,让人好生羡慕。

    等小茹回家的时候,发现戚尧回来了,正在厨房做饭。

    “戚尧哥哥……”

    小茹兴奋地喊了一声,一时忘形地抱住他,“你回来啦!”

    “是啊!”戚尧低眸含笑地看着她,“这么想我啊?”

    “嗯嗯,想。”

    “去洗手,可以吃饭了。”

    “好咧!”

    戚尧煎了猪排,给小茹准备的果汁,给自己倒了一些葡萄酒。

    “你最近晚餐都吃什么?”戚尧喝了一口葡萄酒,问道。

    小茹:“吃乌冬面,吃咖喱饭,韩式拌饭……”

    “不错。”戚尧满意地点了一下头,脸上挂着轻轻浅浅的笑意,“学校有没有发生什么特别的事情?”

    小茹脸色一僵,默默低头吃肉,戚尧洞若观火,一下子就看出了小茹有心事,放下手中刀叉,看着面前的小姑娘,“发生什么事了?”

    “没……”

    “不许瞒我。”

    小茹想了想,还是老实交代,“还记得上次迎新会上的那个男人吗?”

    戚尧狭眸眯紧,“他找你了?”

    小茹点头,“嗯,周一的时候就给我送了好大一束黄玫瑰,不过我说我花粉过敏,就躲过去了。”

    戚尧搁在桌上的手蜷紧了起来,“他居然真敢……”

    “最可恶的是,他是有女朋友的人啊,他女朋友还来警告我了呢,让我离她男朋友远一点,可是我也不想他来骚扰我呀!”小茹无奈道。

    戚尧的眉心蹙得都可以夹死一只苍蝇,“后面呢?他们还有俩为难你吗?”

    “刚才放学的时候,那个男人又来给我送花了,我说花粉过敏,他改送了假花,还送了一颗好大的粉色钻石,不过我把他骂了一顿。”

    小茹笑嘻嘻道,“他还被他女朋友修理了呢,我相信以后应该是会老实了呢!”

    戚尧当然不会相信克里昂会这么容易收手,那个小子都能无视在学校里的女朋友,公然追求小茹,说明他并不把现任女朋友放在眼里的。

    而作为男人,他非常明白男人的征服欲。

    越是得不到,越想得到。

    戚尧又抿了一口葡萄酒,眸里迸出丝丝寒意。

    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张(←),下一章(→)
  • 上一章
  • 下一章
设置 恢复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