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超脑太监

正文 第8章 灵丹

作者:萧舒      字数:4871

    “吁……”待他们离开,宋明华三人软绵绵坐到榻上,舒出一口长气。

    “老李,没看出来,你胆子够大啊!”孙归武竖起大拇指。

    他一向自诩胆气十足,可面对掌印还是大气不敢喘,更别说质问了。

    胡云石道:“这悬赏是稳了。”

    宋明华揉着自己发麻的腿:“想想要去库里选什么宝物吧,老李,院子我们一起住,宝物却是你自己的。”

    他们站了好一会儿李澄空才回来。

    掌印稳稳坐着,其余人都要站着,还要站得笔直不敢稍动,掌印的威势让他们血气停滞。

    李澄空语气轻松的笑道:“我真要独吞啦?”

    “这是理所应当的!”孙归武道:“按照规矩来,击杀贼首的,得居头功,换了是我也一样。”

    “孝陵哪有什么好东西!”胡云石哼道。

    “听说有一柄宝剑,可以选来。”宋明华道。

    “我打听到,好像还有一柄宝刀,叫鸣泉刀,很厉害。”孙归武道。

    胡云石不屑一顾。

    这里是孝陵,刀剑有何用?净出馊主意!

    李澄空若有所思。

    坐榻上的时候,他没急着吐纳导气,经过一天揣摩,他对九幽绝爪已经充分了解,要试着修炼。

    意念如手,抓起丹田一团热气,让它沿着一条繁复路线行走到双手,双手微微发涨。

    他低头看看,双手没变化,涨大一圈的感觉只是感觉。

    这股热气进入手掌之后变冰冷,双手发涨的同时还变得冰冷,变得苍白。

    随着丹田内一团团热气被导引到双手中,双手变得更冰冷更苍白,看起来不像活人的手。

    他一口气练至丹田只剩下稀薄热气才停住,这个时候精神也消耗得差不多。

    昏昏沉沉中,他盯着自己在月光下的双手,这像是一双象牙雕成的手。

    他咬着牙下床,用左手练乾坤一式。

    刺出两百多下,他精神恢复大半,又上榻练吐纳术,很快就精神不济睡过去。

    第二天清晨,菜地上。

    “老汪,现在能说了吧?有什么宝物可选的?”

    “好小子,倒小瞧了你!”老汪打量几眼李澄空。

    “侥幸而已。”李澄空谦虚道。

    如果不是因为自己太弱,掌印与秦天南他们从骨子里没瞧得起,也不可能这么容易过关。

    当然,如果不是自己思维快十倍,恐怕也已经被秦天南逼出了乾坤一式。

    老汪赞许的点点头:“你一直觉得精神头不够,其实是身体血气不壮,血气壮了精神自足。”

    李澄空道:“库里有强神的宝物吗?”

    他自然知道血气壮则精神强,十几天来,身体已经强健了很多,精力更旺。

    可这点儿增涨远远不能满足自己。

    “你还真够执着的!”老汪疑惑的打量他,随即摆摆手:“罢了,据我所知,库里有一件清心神木牌,能静心宁神,还能增益精神,你可以选它。”

    李澄空露出笑容。

    虽不知效果如何,但只要有效就好,比现在强一点儿,就意味着修炼比别人快一分。

    他晚上回屋。

    宋明华使个眼色,孙归武去关上房门,然后三人一起凑过来,目光炯炯,虎视眈眈。

    李澄空沉稳看着他们,露出一点疑问神色。

    十倍思维的存在,让他游刃有余,举止便显出一种从容不迫,沉稳异常的气度。

    宋明华低声道:“老李,我打听到,库里有一颗大培元丹,可以助你直接跨过踏天与鹤唳两境,直接达到离渊境!”

    李澄空精神一振。

    他知道十境之中,第一境是白象踏天境,简称踏天境,第二境是鹤唳九天境简称鹤唳境,第三境是潜龙出渊境,简称离渊境。

    资质平常之人,恐怕一生都卡在潜龙出渊境。

    所谓潜龙出渊,能不能出渊,意味着能不能龙飞九天,不能出,就一直是潜龙,潜龙勿用也。

    宋明华道:“这大培元丹可是三教四宗才有的灵丹,难得一见,服下这一颗可省你十年苦修,与我们并驾齐驱!”

    十年是往少里说。

    一颗大培元丹足抵一般人三十年修行,能抵自己十年苦修,而自己可是百年难得一见的练武奇才。

    凭着刚练的、粗浅的吐纳术与瞎练的一招刺法,出奇不意杀掉一个邪道高手,虽然是捡了便宜,但其资质也堪与自己相当。

    “老李,没说的,就选他啦!”孙归武一拍李澄空肩膀。

    胡云石沉声道:“这样的机会千载难逢!”

    他们种菜的诸多人,立功机会只有一个,那就是收获的菜量争得二十三陵第一,可得到一座院子。

    除此之外,再无立功的机会。

    像这一次几乎很难碰到,进孝陵的宝库更是头一次,错过这一次机会就再难有了。

    “砰!”屋门被重重敲响,外面传来秦天南的声音:“大白天的关什么门!”

    孙归武上前拉开门,亲热的笑道:“掌司,快快请进!”

    “你们干什么坏事呢?”秦天南跨进屋,目光如电一扫,落在李澄空身上:“走吧,李澄空,随我去内库。”

    “要选宝物啦?”孙归武双眼放光。

    秦天南斜睨他:“又不是你选,瞎高兴个什么劲儿!”

    “掌司,容我换一身衣裳。”李澄空道。

    他有轻微洁癖,这身短麻衣衫被汗湿透了几回,隐隐有汗臭,已经忍了半天。

    孙归武伸手往外推他:“快去快去,换什么衣裳,还要让掌司等!”

    他是怕夜长梦多,横生枝节。

    秦天南冷冷瞪一眼他,转身往外走。

    李澄空只能穿着干活的短粗麻衣跟出去。

    秦天南沉默的走出院子。

    随着秦天南的出现,院里的喧闹一下消失,精赤着膀子的太监们个个都缩起身子,全没平时故意显摆似的鼓胳膊耸膀子模样。

    秦天南出了院子往北走,走过石径小路穿出树林,沿着下山的路到了西山脚下,停在河上的桥上。

    李澄空一边走一边打量四周,头一次下山看到周围的情景,看到了对面平坦开阔的神道。

    十几米宽的神道铺着白玉,在夕阳下散发着柔和玫瑰色光泽。

    白玉神道一直从南通到北,最后分成数个岔道,通往一座座陵殿。

    神道两旁是一座座巨大的神像,一个个形态各异的神灵仿佛随时要扑过来。

    据说这里一共一百零八位神灵,乃是大月朝太祖以太阿山为酬劳,延请了当时天下第一匠诸葛青崖所雕。

    这些神灵都是上古所传的神灵,姿态各异,有的出拳,有的蹬脚,有的怒目,有的微笑,虽然经历了数百年的风吹雨打,仍旧栩栩如生。

    他正看得入神,被秦天南的话打断。

    秦天南拍了拍桥上白玉栏杆:“李澄空,你不想死得快,就别学老汪的武功!”

    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张(←),下一章(→)
  • 上一章
  • 下一章
设置 恢复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