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超脑太监

正文 第7章 考查

作者:萧舒      字数:5326

    一股怪味,还刺嗓子,这滋味可不好受。

    李澄空强行镇压喉咙与鼻子的感觉,硬生生咽下去。

    秘籍进了肚子,他的心也进了肚子。

    回忆刚才所见的秘笈,名字叫九幽绝爪。

    他终于能断定那黑衣人就是那凶手,也知道为何杀人。

    秘笈上有一句口诀,精血灌注,坚逾铁石,无所不破,迅如鬼魅,避无可避。

    那黑衣人的九幽绝爪威力太差,好像这秘笈是吹牛。

    他来到菜地的时候,老汪已经在圆木墩前喝茶。

    喝多了茶,就要多跑茅房,所谓懒驴懒马屎尿多,就是他最好的写照。

    “今天不干活,继续练剑!”

    “我杀了那家伙。”李澄空一伸手,贴在袖中的棍子沿着胳膊滑到手中,轻轻一刺,无声而迅疾。

    用这一式杀人之后,他发觉对这一招更加精熟,短期内已经练到顶,不可能再精进。

    再想精进就要在内力上想办法。

    身体力量很容易达到极限,内力却很难达到极限。

    他通过宋明华他们已经知道武功境界一共十重,第十境大光明据说可破碎虚空,白日飞升而去,潜力之大超乎想象。

    “你——?”老汪斜眼看他。

    李澄空点头。

    “就你——?”老汪斜着眼撇着嘴。

    李澄空道:“昨晚那家伙摸进我们屋里,我趁着老宋三人围攻他的时候偷袭得手。”

    “唔……”老汪慢慢点头:“这倒有可能,宋明华那三个家伙有点儿三脚猫的本事。”

    李澄空道:“监里悬赏一件宝物与一间院子,我们库里有什么宝物?”

    “宝物……”老汪翻眼朝天。

    李澄空道:“我想选一件宝物,最好能够增强精力的,能让我精神更足。”

    他受限于精力不济,即使思维迅速十倍,练功快十倍,可精力很快消耗光,比别人修炼快得有限。

    精神是他突飞猛进的最大制约,当务之急。

    “嘿,宝物!”老汪看向他:“你是不是高兴得太早了?”

    “难道监里会失言?……不说是秦掌司很公正嘛,不会吞了我们这功劳?”

    “如果秦天南,那确实不会失信,可这件事他做不了主。”

    “难道掌印会失言?”

    “我们这位掌印,眼里揉不得沙子,乾坤一式绝不能说!”

    李澄空皱眉沉思。

    思维骤然加快,周围中一切变得缓慢,他能从容不迫、条理清晰的思考。

    眼里揉不得沙子,那就是要调查,要考查真假,以防四人弄虚作假。

    难道会有这样的事?

    种菜的太监竟然敢骗神宫监?看来这些种菜太监不是什么善茬儿啊,看着老老实实,却在暗中使劲。

    眼里揉不得沙子,那肯定要调查自己。

    当初没练过武,跟宋明华学了最粗浅的吐纳术,练了一招刺法。

    这都是没有避人的,不怕调查。

    但这远远不够,自己所练的刺法,与乾坤一式的威力天差地别,仅凭自己的刺法杀不掉那黑衣人。

    乾坤一式能捂住吗?

    捂不住!

    自己这一点儿武功在他们眼中,一眼就能看穿。

    但老汪不让说,自己怎么过这一关?

    总不能说梦中神授吧?

    思维调回正常人速度,他道:“老汪,如果被他们知道你传我剑法,你会倒霉?”

    “我不会倒霉,他们才懒得理我,你会倒霉!”

    “嗯——?”

    “我有太多的仇人,一旦知道你练了我教的武功,那就要找你麻烦!”

    “多大的麻烦?”

    “超过你想象,一直不想教你武功。”老汪摇摇头,无奈的道:“不想害你。”

    “看来老汪你是个大人物呐。”李澄空笑道:“失敬失敬!”

    老汪不在意的摆摆手:“什么大人物小人物,终究还不是在这里种菜乞命!”

    “那掌印跟老汪你有仇吗?”

    “有仇。”

    李澄空皱了皱眉。

    那就瞒不住了。

    他心里蒙了一层阴影,很快又抛下。

    自从做了太监,又做了一个种菜的太监,他已经学会了一件事,就是淡定。

    ——

    他晚上回到院子的时候,院内正忙活的众人纷纷投来惊异眼神,好像头一次认识他。

    李澄空对众人点点头,平静的走进自己屋子,发现除了宋明华三人,还有四人,一个秦天南,两个魁梧壮硕的中年,一个鹤发童颜老者。

    秦天南哼道:“李澄空,还不拜见掌印高大人!”

    李澄空便知道眼前这个鹤发童颜老者是孝陵神宫监的掌印高祈。

    高祈大马金刀坐在那里,摆摆手:“免了,是你杀的那家伙?”

    李澄空抱拳躬身点头。

    高祈道:“据我所知,你没练过武吧?”

    “练了吐纳术。”李澄空道。

    高祈一摆手。

    “锵……”龙吟声中,秦天南拔出腰间长剑抛给李澄空。

    李澄空接过长剑,入手沉坠,与铁棍重量相当,趁手之极,剑身明晃晃隐隐泛寒气。

    他顺手刺向秦天南胸口。

    随即露出痛苦神色,脸色苍白的松开手。

    秦天南用食指中指夹住剑尖,然后把剑夺过来归入鞘,顺势捉住李澄空手臂。

    一股温暖气流进入手臂,转一圈又退出去,让李澄空怅然若失。

    “拉伤。”秦天南松开手。

    李澄空一幅强忍痛苦状:“我当时太急,只想着刺他,没想别的,后来才发现胳膊快断了。”

    “这么浅薄的内力能刺出这么快的一剑,难得。”秦天南颌首,看向高祈。

    这一剑很快,但在正常范围内。

    能够杀死那家伙,应该是超常发挥,情急而激发出了潜力,所以伤着自己。

    高祈瞥一眼秦天南。

    秦天南腰间寒光骤然一亮,剑尖已经刺至李澄空胸口,便要贯穿心口。

    李澄空在大脑融合倚天之后,不仅仅思维变快,观察也更敏锐,在秦天南肩膀一动之际,他心念一动,眼前世界便缓慢十倍。

    一根结实的木棍滑出袖子,刺向这一剑。

    这一刺没用乾坤一式,纯以内力催动。

    剑与棍精准相交。

    剑尖剖开木棍被长剑从中间剖开,剑尖在刺进他手掌之际停住,还剑归鞘。

    秦天南冷冷看他一眼,看向高祈。

    “掌印,那家伙是谁?”李澄空道,他知道不能再让他们试探下去,否则真可能露出马脚。

    高祈起身往外走。

    李澄空道:“掌印可是要赖掉悬赏?”

    “大胆!”秦天南断喝。

    李澄空只觉耳边好像炸雷,嗡嗡作响,头晕脑涨像犯了血压高。

    高祈一甩袖子,走出屋子之前扔下一句话:“少不了你的悬赏!”

    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张(←),下一章(→)
  • 上一章
  • 下一章
设置 恢复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