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野芦花

《野芦花》正文 125,心愿

作者:耶果累累      字数:2782

    芦花湾大队的土地承包,已经搞到了最后阶段。该分的都分了下去。土地是按三六九等,人均一份的原则分的,又坚持了便于耕作,照顾自愿的灵活政策,因而,在整个丈量分配过程中,倒也没有出现大的问题。

    最后,就剩下了几座荒山陡坡地,分不下去了,那地在一队和三队之间,大家嫌那山地陡,离家远不说,又打不下粮食,给谁也不愿意要。秦明杰说,那就不分了,把这几座荒山陡坡地,连同附近的几条沟,专门划出来,连成一片,建立一个大队林场,每年春秋两季,组织劳力植树造林,用不了几年,咱这荒山秃岭,也能造出一片树林来。陈永康和姜宝斌听他这样一说。。都表示赞同。剩下的牛羊牲畜和农具,也都按家户大小和庄头,分到了各家各户。

    地分下去以后,副主任姜宝斌,就迟疑着给秦明杰说,他想把他大的坟迁一迁。说他大死的时候,没有埋好,这次又把那块地分给了别人,他想把他大的坟,迁到分给自家的地里去,问秦明杰可以不可以。这一说,秦明杰就记起,上次公社来宣布大队班子的时候,已经说过,让大队给姜彪开追悼会的事,他当时准备做这事的时候,姜宝斌却提出了另外的想法。说,算了,咱山里的农民,啥时见过给死了多年的人,开追悼会呢。等以后闲下来,我想把我大的坟迁了,到时请庄的人,也请你和陈主任。 。到家里坐一坐,我想好好过个事,叫我大高兴高兴。

    姜宝斌一提迁坟的事,秦明杰就说,这有啥不可以的,我给一队的队长安顿,让他组织人帮你迁坟。我和陈永康都去给你撑面子。姜宝斌仍然迟疑着说,我还想过个事,请个阴阳和鼓乐手,不犯啥忌吧。秦明杰犹豫了一下说,大队干部按说怕有些不妥,但你这事,只要别搞得太过火,我看行吧。这一说,姜宝斌就憨憨地笑了,说到时你一定得来呵。

    给姜彪迁坟的那天早上,庄里的大部分百姓都来了。姜宝斌请了胡家嘴胡大喇叭领的一帮鼓乐手,吹吹打打地来到坟跟前,引得庄里的妇人娃娃们。耶果累累记得看了收藏本站哦,这里更新真的快。都跑来看热闹。临掘坟前,姜宝斌的姨夫,就是碾盘岭上的阴阳刘砍刀,绕着坟呜呜啦啦念了一会儿经,就见瘸着一条腿的姜宝斌,走到坟跟前,卜通一下跪了下来,给他大的坟磕了一个头,然后两只手就举上头顶,高声说,大,你让人整死,在地下蒙冤受屈十来年,今儿儿子来给你迁坟,叫你在芦花湾的百姓面前,再风光一回。说完,已经泪如泉涌。这时,只听一声炮杖在半空里炸响,接着,噼噼啪啪的鞭炮声,夹着呜呜哇哇的锁呐声,就响成了一片。在这一片闹嚷嚷的气氛中,二杆子队长就指挥几个小伙开始掘坟。谁知还没挖两下,就见一个人疯张怪道地拨开人群,扑到坟堆上面,用手护着坟,一个劲地说,不能挖,不能挖。众人看时,见这个人竟然是万年。…,

    万年被宣布撤了职以后,芦花湾的人,就再没有见过他。现在一见,发现他已经变得蓬头垢面,人不像人,鬼不像鬼了。只见他爬在坟上面,一手护着坟头,一手不停地摆动,嘴里喃喃自语道,这坟里头藏着宝呢,可不能挖。一旁的姜宝斌看见他,就扑过去,一把揪起万年说,你个坏怂,没找你算账,你倒自己来了,今儿,我就替我大,教训教训你这个杂种。说完就一拳把万年打倒在坟跟前,万年满身是土地爬起来,就跪倒在坟跟前,一个劲地向着坟作揖,说姜主任,你饶了我吧,我给你跳个舞行不行,行不行。然后就站起来,旁若无人地在坟前跳起舞来,他的眼睛呆滞无光,嘴里流着涎水,好像还唱着一支歌儿,边唱边手舞足蹈着,完是一副失去自我控制的样子。大家一看,知道他已经疯了无疑,也就不再与他计较。挖坟的人拉开他开始继续挖坟,挖了一会儿,就挖出了那块白色的镇石。众人一见挖出了石头。。觉得稀奇,就过去仔细端详,这时那正在跳舞的万年,一下就扑过去,一把夺过镇石,抱在怀里说,这是我下的镇,你们看啥。众人还没反应过来,只见姜宝斌又一次揪住万年,说你这个瞎渣,竟敢在我大的坟上下镇。说完就又是一拳把他打倒在地,然后扑上去,揪住他还要打。这时秦明杰就过去拉住他说,算了吧,和疯子计较啥呢。姜宝斌就气哼哼丢开了万年。那万年抱起石头,左看看,右看看,边看边不停地傻笑着,在坟跟前转着圈圈。秦明杰看着这个曾经不可一世的万年,现在竟然变成了这个样子,就禁不住在心里感叹,做人还得厚道呢,自己结下的冤孽,最终得自己领受。他看大家在坟跟前看万年的热闹,就一个人离开人群,走到地畔上,蹲下来,取出旱烟口袋,卷了一支烟,慢慢地吸起来。

    现在地已经分了,自己的家里。 。也分到了可心的土地。老坟湾里那条梨树间,有自己家里的祖坟,也是他这次分地时,唯一坚持要下的一块地。现在地到了自己手里,虽说是承包的责任田,可那地怎么弄就由不得别人了。他寻思,得抽个时间,找万世安说说,让他帮忙把那几处坟的坟堆攒起来,再圈个坟堰,他甚至想,往那坟堰跟前栽上点松柏树,这样就更能聚起风水了。只是,他现在是支书,做事不能太冒尖,得稳妥些,等明年开春以后再说吧。正想着这些事,陈永康就来到了他跟前,他就把手里的烟口袋递给他,说,来,卷上。陈永康就紧挨着他蹲下来,卷起了一支烟,点着,深深吸了一口说,这一回,总算是有了自己的地了。秦明杰说,分了地,你最想干的事,是啥。陈永康说,拉庄。我那庄子,已经烂得不能住了。前几年申请庄基,费了好大劲才批下来,可想要的地方不给。耶果累累记得看了收藏本站哦,这里更新真的快。硬让在前山的干梁头上拉。我把庄拉那里咋弄呢。最后也就咬咬牙说算了,等以后吧。谁想,这一等还真等来了好光阴。这一次我就要了里湾的那一块地,就一个心愿,拉一处可心的庄,修个自己的窝,让这几十年的晦气,趁早离开我们那个倒霉的家。秦明杰说,这还不容易,地是你名下的了,你看着拉不就行了。陈永康说,那还是得讲点规矩,我再写个申请,你给批一下。秦明杰说,恐怕用不着我批了,你没听说吧,现在党政职务要分开,等不了多长时间,这革委会主任就是你的了。陈永康笑笑说,那也是你掌舵嘛,一元化领导这一点,咱还是知道的。秦明杰看他对当主任的事,已经成竹在胸,就说,等你上台以后,你想咋修就咋修吧。陈永康就笑了,说,你别推脱,明儿,我就给你写个申请。秦明杰觉得他有些急了,想让他等一等,毕竟是当干部的,总要顾及个影响。但他一看陈永康那热切的神情,想想他家这些年来吃的苦,又不忍心扫他的兴,就再不说话了。,

    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张(←),下一章(→)
  • 上一章
  • 下一章
设置 恢复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