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古玩大亨

第十二章 神秘的天才

作者:红薯蘸白糖      字数:4813

    ♂? ,,

    清晨,伴随着一阵刺耳的闹铃声,薛晨不情不愿的从床上爬起来,迅速的洗漱完,又嚼了两片面包后,就向着楼下的公交站点走去。

    就在他刚刚走到站点,脑子里面想着如何让古玉多吸收些灵气的时候,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拿出手机看了一眼来电显示后,薛晨随手把屏幕滑向了接听的那一边:

    “胖子,这么早打电话干嘛呀?”

    “我说兄弟,这次咱们可真的是撞了大运了,那幅画中画的价值远超咱们的想象,现在在我店里,就有六七个海城古玩行当里面的大佬抢着要出手把里面的真画给取出来。不过,他们在取画之前,非要见一见这个把画中画给看出来的人,今天先别上班了,到我这来一趟吧。这幅画肯定能卖个好价钱,到时候也不用再给别人打工了。”

    薛晨这边的话才刚问出口,电话那边就传来了王东那兴奋的声音,听到他在说这段话时激动的语气,薛晨就仿佛看到了他此刻那笑成了菊花一朵的胖脸。

    可想而知,那一幅隐藏在假画下面的真画,一定是得到了那些古玩大亨的高度赞美。

    “可是……”

    虽然薛晨也想去见一见那些高人,但一想到自己才刚刚当上鉴定师,就在鉴宝大会即将召开的时候请假,未免有些不太好,就变得有些犹豫起来。

    只不过他这犹豫推脱的话才刚刚说出口,就被王胖子给拦了下来。

    “呀哎,别可是了,我跟说,到场的这些人可都是海城古玩界响当当的人物,平常想见到一个都难,咱们要是能和他们搞好关系,那要少奋斗多少年呢。我刚才都替答应了,赶快过来吧。”

    说完这段话,王东不给薛晨再犹豫的机会,直接就把电话给挂断了。

    听着电话里的忙音,薛晨先是轻呼了一口气,然后在犹豫了片刻之后,就打算给沈万钧打个电话请假。说到底,他还是想去见识见识那些在海城古玩界有着极高声望的大佬们的。

    只不过他这还没把沈万钧的电话给找出来,沈万钧就直接把电话打到了他的手机上。

    “小晨,今天咱们店里面不营业,直接来东海街的卓越古玩店,我带见见世面,认识认识古玩界里面的前辈。”

    薛晨这边才刚刚带着疑惑把电话接了起来,电话那边就传来了沈万钧那带着笑意的声音。

    “不是吧,沈叔叔也在王胖子那儿!”

    听到沈万钧这句话,薛晨顿时有些惊讶。他没有想到,一幅画中画,竟然能够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在海城的古玩圈子里弄出这么大的动静。

    一想到沈万钧在知道自己就是那个看出画中画的人时脸上会出现的表情,他的嘴角就不禁露出了一抹苦笑,然后伸手拦了辆计程车。

    “真是想不到,咱们海城的古玩地摊上,竟然还隐藏着这样的珍品,虽然这画还没有取出来,但它的种种迹象都表明,里面的那幅真画应该就是宋朝的宫廷大画家刘松年的画作,而且极有可能是一幅他最擅长的山水画。”

    “没错,老夫也是这样认为的,刘松年流传下来的画作本就极为的稀少珍贵,山水画就更是精品中的精品,我记得在去年我参加的一场海外拍卖会上,刘松年的一幅尺寸比这幅画作要小上三分之一的山水画,就卖出了二十五万美元的价格。要不是当时囊中羞涩,我还真想把它给买下来。没想到,今天竟然在自家的门口又见到了一幅。”

    “也只有如此珍贵的画作,才配被人用画中画这样的手段保存下来。这画本身就很珍贵,把它看出来的人就更加不凡了。刚刚到这里的时候,我可是拿着放大镜对着它看了好半天都没有看出端倪,要不是提前知道它是幅画中画,我说不定就把它给当成寻常的假画给处理了。”

    “可不是吗,依老夫看,那个把这幅画看出来的年轻人一定是咱们这个行当里面百年难得一遇的天才,今天我可是既要看画,也要看人。要是那个年轻人没有师门传承,那老夫说什么也要把他收做入室弟子。”

    “……”

    就在薛晨乘坐计程车赶往卓越古玩店的时候,六七个海城市古玩界的泰斗级人物也是齐聚在卓越二楼的会客大厅当中,热切的讨论着这幅让他们心痒难搔激动不已的画中画,以及那个只是在昏暗的光线照射下用了很短的时间就看出了这是一幅画中画的年轻人。

    也正是因为在场的这些人都亲眼见到了这幅画中画,并且深刻的体会到鉴定它的难度,他们才更加对薛晨感兴趣,否则他们也不可能耐着性子,坚持要等到薛晨赶过来,才肯出手把画给取出来了。

    “孙老板,们珍宝轩还没有选出今年代表们参加鉴宝大会的鉴定师吧。我看这个年轻人就不错,要是能够把他给招募过来,凭借他的眼力和天赋,绝对能够在大会上,代表们珍宝轩拔得三家当中的头筹。”

    就在在场的那些大佬们兴致勃勃的讨论着刘松年的作品时,会客厅较远的位置上,一个头发有些花白的老者,一边用眼角的余光扫着那副画中画,一边俯下身来,低声向坐在他身旁的一个气度凝沉的中年人说道。

    看他那一副小心翼翼的样子,分明是不想让和他只隔了不到两米的沈万钧听到这句话。

    “这个想法是很不错,但具体能不能成行,还要看看那个年轻人的态度。如果他肯答应帮我这个忙,多贵的价格我都愿意出。他沈万钧不是给店里面招了个二十多岁的天才鉴定师吗,他能够做到的事情,我孙金洋一样能够做得到。”听到老者的话,孙金洋端起自己面前的茶杯喝了一口,用一种低沉的声音说道。

    他说话的声音并不大,但也没有刻意的压低,显然是不怕沈万钧听到。

    珍宝轩和大兴典当同在一条街面上开店,彼此竞争了十几年,矛盾早已经到了不可调和的程度,作为两家店面的主人,沈万钧和孙金洋的个人矛盾也是极为的尖锐。

    而在听说沈万钧把守城有余进取不足的黄品清辞掉,换上了一个据说让陈溯源都赞不绝口的年轻人来担任鉴定师以后,孙金洋就一直憋着一股子劲。可以说他的这番话,就是专门说给沈万钧听的。

    果然,在沈万钧听到了他的这番话以后,一直都挂着笑容的脸上也不禁皱起了眉头,眼神之中有着思索的光芒闪动。

    原本在决定用薛晨来代表大兴参加鉴宝大会后,他的信心是很足的,但是现在突然冒出了一个连画中画都能够看得出来的年轻人,这就让他感觉到了事情的很多不可控性。

    不只是他,在场的其他人在听到孙金洋的这番话以后,脸上的表情也都变得有些微妙起来。

    大兴和珍宝轩这两家典当行之间的矛盾,他们也都十分的清楚,对于大兴换了一个年轻鉴定师的事也都有耳闻,此刻听到孙金洋提起这件事,自然是来了兴趣。说实话,他们也想要见识见识,这两个鉴定天才针锋相对时的画面。

    “爸,说那个把画中画看出来的人,在鉴定方面的造诣,会比薛晨厉害么?”看着自己父亲皱起的眉头,和沈万钧一起赶过来的沈紫曦不禁有些担忧的问了一句。

    鉴宝大会事关大兴未来一年甚至是几年的发展,她没法不担心。

    “这个还真不好说,鉴定出这幅画中画的难度与鉴定出那尊马踏飞燕的难度相差无几。但据这家店的老板所言,他的那个朋友可是在黄昏的街道上,用了一分多钟的时间,就看出这幅画的猫腻了。如果他说得是真的,那这个年轻人的鉴定水平,恐怕就要比小薛还要高了。”

    沈紫曦的话音才刚刚落下,还没等沈万钧回答,坐在她身旁的陈溯源老爷子,就一脸思索的表情说道。

    而在听到他的这番评价以后,沈家父女本就不太好看的脸色,也变得更加凝重起来。薛晨已经是他们见过的非常出众且有潜力的鉴定师,如果这个年轻人的鉴定水平更加厉害,那么,这一次鉴宝大会,大兴典当可就要危险了。

    “现在就开始皱眉了?等到我把那个天才拉拢到店里面,我看们还拿什么嚣张!永泰街古玩行当的局面已经稳定了十几年,也是时候变化一下了。这一次的古玩鉴赏会,我一定要把们给踢出局!”

    在说完话后,孙金洋就一直在暗中观察着沈万钧的反应,此刻看到他一副眉头紧锁的样子,嘴角不禁勾起了一抹嘲讽的笑容,在心里面想到。

    也就在他一边敲击着手指,一边在心里面思考着该如何拉动那个‘神秘天才’的细节时,随着一道刹车的声音,一辆出租车停在了卓越古玩店的门口。

    搜书悠网www.txtxu.com,看更新最快的书!

    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张(←),下一章(→)
  • 上一章
  • 下一章
设置 恢复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