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古玩大亨

第十章 抢着要丢人

作者:红薯蘸白糖      字数:5388

    ♂? ,,

    听到这句话,薛晨又打起了一些精神,心里暗道:“这些人把许铭捧得这么高,那他的东西总该像点样子吧。”

    “好,那我就献丑了。”

    此刻,许铭正在兴头上,听到青年的话,顺势的答应下来。与此同时,目光还有意无意的向薛晨那边瞟了一眼,只不过此刻的薛晨正在小声的和宁萱萱交谈着什么,并没有注意到他的目光,这也让许铭的眉头微不可察的皱了一下。

    很快,两个身材健硕的男子也抬着一只半米高的箱子,从后台的方向走来,并且麻利的把它放到了展示台上面。

    有些喧嚣的大厅,立刻变得安静下来,所有人都想看一看,许铭这一次会拿出什么东西。

    许铭面带笑容的将箱子打开,一尊高约一尺五寸的青铜方鼎也随之出现在了众人的视线当中。

    这一尊方鼎呈青褐色,上面刻有不少的铭文和瑞兽浮雕,三只鼎足分别指向三个方向,虽然还不到半米高,但却有一股磅礴厚重的气息十分强烈的释放出来,至少从视觉效果上讲,这一尊青铜方鼎要比那一只小小的酒杯强许多倍。

    这一点,从大厅当中那些对古玩多少也懂得一些知识的富二代在看到它的一瞬间,所表露出来的惊叹情绪就能够分辨出来。

    “这尊周代青铜方鼎是我上个月在内蒙的古玩黑市上收到的物件,大家一起上来看看吧。”许铭边说边扫视着众人,他十分享受众人脸上那种惊叹的表情。

    而在他的话音落下后,众人都一拥而上,从自己的兜里面掏出放大镜和白手套,按照先后的顺序仔仔细细的观看起来。很快,各种赞叹的声音,就从这些人的口中发出。

    “极品,这绝对是极品啊,要是我没看错的话,这鼎上面的文字的确是战国以前的铭文,那可是三千年的时间呀,年代这么久远,又保存的这么完好的青铜方鼎,这价值得多高?”

    “老孙,这尊方鼎的价值恐怕已经不能用钱来衡量了,鼎在咱们华夏的文化当中本就有着极高的地位和代表性,而且在两三千年以前,也只有皇室才有资格有能力锻造出这种礼器,上面那些铭文说不定就是周天子的祭天之语。这尊鼎完可以用国宝来形容。真没想到,铭少能够弄到这么一件宝贝,真的是叫人大开眼界啊。”

    “铭少,您这宝贝是从哪弄来的?明天我也去淘宝。”

    听着这些人的赞美,许铭脸上的笑容也是变得欢畅不少,他十分享受这种被所有人捧着的感觉,这让他觉得,自己像是一个掌控者。不过很快,他的笑容就变得有些不太自然起来。

    因为他注意到,就在所有人都凑上来观看对这尊他花了上千万购买下来的青铜方鼎,并且对其赞不绝口的时候,薛晨却正在角落里和宁萱萱谈笑着什么,根本连看都没有向他这里看一眼。

    尤其是宁萱萱那如花的笑颜更是带给了他极大的刺激,他还从来没有见过宁萱萱跟男人在一起的时候笑的这么开心过。

    “该死的家伙,还真把这里当自己家的后院了不成!”

    许铭的眼中闪过一抹冷笑,然后朗声向着薛晨说道:“薛兄,可是一个古玩鉴定师,不发表一些意见吗?我很想听听对这尊鼎的看法。”

    随着他话音的落下,大厅中的人也都把目光集中在了薛晨的身上,有不少人甚至开口附和起来。

    毕竟,所有人都想知道,宁萱萱带来的这个男伴究竟是个怎样的人。

    “这个……我就不发表意见了。”

    听到许铭的话,薛晨脸上闪过一抹古怪的神色,低声拒绝道。

    既知许铭和宁萱萱的事情,薛晨自然不想过分卷入其中。然而,他虽然有意避开,奈何其他人却不同意。

    “薛晨,铭少是看得起才让说说看法的,这么急着拒绝,该不会是什么也说不出来吧?”

    “就是,这头上好歹也挂这个鉴定师的名头,这个时候怎么能退缩,铭少轻易可是不会叫别人评论自己的宝贝的。”

    “什么鉴定师,们见过这么年轻的古玩鉴定师吗?我看他充其量也就是个学徒!”

    见薛晨竟然拒绝了许铭的邀请,一众富二代立刻开始冷言冷语的嘲讽。虽然他们也知道这么做会得罪宁萱萱,但是许铭在他们心里的地位显然更重要。

    “真的要我说?”

    见这些人没完没了的聒噪,许铭也不阻止,薛晨的两条剑眉渐渐蹙起。他从来都不会主动招惹麻烦,但也并不代表他在被别人质疑甚至是羞辱的时候不懂得反击。

    “愿闻其详。”

    许铭目光灼灼的看着薛晨,语气之中更是带着几分咄咄逼人的味道。

    “好。”

    薛晨轻轻的点了点头,在众人的注视下从角落处走到展示台,仔细的“看”了大约五分钟后,起身说道:“这一尊青铜方鼎的确是一件古董,不过,它并不是周代的祭天礼器,而是东汉时期的仿品。”

    这话就犹如一枚重磅炸弹,不仅令会场内的众人面色大变,就连一直保持笑容的许铭,眉毛也是一阵细微抖动。

    待到回过神来,众人立刻七嘴八舌的说了起来。

    “东汉时期的仿品,这怎么可能呢,这尊鼎无论是从外形还是从质地,再到其锻造工艺和氧化的程度以及铭文刻印等等方面判断都是周代方鼎的特点,仿制品怎么可能做到这种程度?”

    “就是,小子不懂就不要瞎说,铭少怎么可能买到仿制品,况且我们这么多人都没有发现问题,难道这么多人加在一起,还没有一个人的水平高吗?”

    “我看就是想要哗众取宠,说这尊鼎是东汉的仿品,拿出证据来。”

    这些富二代一个个义愤填膺,许铭的脸色更是再度变得阴沉起来。他之所以想叫薛晨上来给这尊鼎做鉴定,实际上是想凭借自己对这尊鼎的了解嘲讽他一番,却没想到薛晨一开口就直接说它是假的,这一下子就把他的计划打乱了。

    “薛晨,说这尊鼎是仿品,总该有什么依据吧。”

    沉着脸示意其他人先不要说话,许铭一双眼睛死死的看着薛晨,询问道。

    “这尊青铜方鼎有百分之九十九以上的部分都和真品无疑,唯独是在那一只貔貅的脚趾部分有着微小的破绽。

    真正的周代青铜鼎,凡是刻有貔貅的。其脚掌必定是呈张开的形状踏着云彩,而这一尊鼎上的貔貅脚掌却是出现了稍稍的弯曲。虽然这一点点的弯曲肉眼很难分辨出来,又被其脚下的祥云遮挡了一部分,但差别却是真实存在的。

    鼎作为周代最重要的礼器,完是由皇家的工匠锻造,单单校验的程序就有十几道,不可能出现这样的纰漏,所以这东西一定是假的。知道了这一点后再反推过去,自然很容易就能够通过一些细微之处判断出它是东汉年间的仿品。”

    面对众人的质疑,刚刚从这尊鼎上吸收了一些气息的薛晨,脸上露出一丝笑容,从容不迫的把来自古玉的鉴定结果说了出来。

    他刚开始说的时候,包括许铭在内的不少人还都是一脸不相信的神色,但是越往后,他们的表情就变得越难看。

    尤其是当许铭拿着高倍的放大镜,对准鼎上的那只貔貅脚掌观看了一阵之后,脸色更是变得铁青一片。

    作为一个玩了古董十几年的老鸟,薛晨说的这一个关于貔貅的常识,他自然知道,现在这脚掌的形状就那么明明白白的刻在那里,让他怎么反驳。

    他现在只恨自己忽略掉了这个几乎所有人都会忽略掉的细节,也更加痛恨薛晨。

    东汉年间的仿制品,其价值可是要比真正的周代青铜鼎差的太远。就算是抛开价值不谈,单是他看走眼买到了仿品这一点,就足以让他在这些人的面前丢尽了颜面。

    脸色难看的不只是许铭一人,他身边的那些富二代,不管是对古玩的知识了解多少,此刻也都是阴沉着一张脸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

    因为单从许铭的表情,他们就已经知道了结果。而在几分钟以前,他们几乎每个人都会方鼎给出了极高的赞誉。所以说现在丢脸的可不只是许铭,还包括他们。

    “薛兄不愧是专业的古玩鉴定师,眼光就是独到,这方鼎我把玩了也有月余的时间了,竟然没有发现它和周代青铜鼎的细微差别,真是见笑了。”

    足足过了一分多钟的时间,许铭的脸色才变得好看了一点点,艰难的挤出一丝笑容向薛晨说道。

    没办法,以他的身份,现在就算是想把薛晨给五马分尸,也只能先忍下这口气和他好好说话,不然就显得太没有风度了。

    “许兄毕竟不是专业做鉴定的,有这样的眼力已经很不错了。”

    薛晨闻言一笑,话音落下以后就施施然的转身走向宁萱萱,他实在是不想再在这里浪费时间了。

    看着薛晨的背影,许铭的双拳紧紧的握在一起,眼中更是闪过了一道冰冷的光芒。

    搜书悠网www.txtxu.com,看更新最快的书!

    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张(←),下一章(→)
  • 上一章
  • 下一章
设置 恢复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