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阉党二世祖

《阉党二世祖》正文 第二百八十五章 事与愿违

作者:有限无敌      字数:4723

    马铖将越大爷安排完毕后,自己并没有休息,而是找来了心腹王显与陈子龙商议应该怎么办。

    马铖将事情的前因后果说完后,问道“二位怎么看?这件事能是真的吗?”

    因为陈子龙分薄王显的权利,所以王显心中十分妒忌陈子龙,现在听马铖这么问,王显在边上先说道“侯爷,这件事应该问一下人中兄,毕竟人中兄在潞王手下干过,对潞王很熟悉!”

    王显这句话十分不怀好意,虽然说的客气,但是暗中指责陈子龙你就是个贰臣。

    陈子龙虽然不屑于搞这些阴谋诡计,但不代表被王显骑在脖子上拉屎都没意见,陈子龙嘿嘿笑道“王显,你一个秀才功名好像没资格评论本人!”

    王显对陈子龙表面上客气,但是陈子龙对王显可半点不客气,不仅直呼其名,还说你一个秀才有什么资格评论老子?陈子龙不管年纪、功名、官职都在王显之上,所以王显被骂也只能暗自生气,半点反驳的话也不敢说。

    马铖看到两个心腹狗咬狗,并没有阻止,这几年马铖跟着马士英没学会别的,怎么驭下倒是学个十成。马士英手下心腹众多,各条走狗之间的斗争半点不次于朝堂上。这也是上位者驭下的手段之一,为了维护自己的地位权利,防止手下做大。

    马铖虽然手段没有马士英的老辣,但跟在马士英身边已经学会了精髓,只是火候还有些青涩,需要时间的历练。

    “陈先生,王先生心直口快,还请陈先生不要放在心上!”马铖随便为王显解释了一句,紧接着的问道“陈先生,你看潞王这次是真降还是假降?”

    陈子龙听马铖为王显开解,也不好在说什么,瞪了王显一眼然后说道“大都督,潞王这个人志大才疏,下官估计这次想要开城投降应该是真的!”

    马铖点点头,陈子龙说的与他自己预估的差不多。南明这几个皇帝中,马铖只对第一个朱由崧与最后一个朱由榔有印象,其他几个监国称帝的完不记得,大概在历史上也没起过什么好作用。这个朱常淓更是没听过,大概能力比朱由崧强些有限。

    “既然如此那咱们就等三天,看看潞王能怎么做,到时候在临机决断!”马铖说完对王显说道“不过咱们还不能将所有希望寄于潞王一身,还是要做好攻城的准备,这就需要王先生准备了!”

    后勤归王显在管,所有攻城器械的制造也归他管,王显听马铖这么说赶紧站起来躬身说道“请侯爷放心,下官已经命工匠们开始干活了!”王显是镇国侯的长史,算是马铖的属官,称呼上与陈子龙有些不同。陈子龙是马铖军中行军参议,所以要称呼马铖官职。

    既然已经决定等候潞王开门,那明天的攻城就要停止,马铖让亲兵通知手下将领,明早的攻城暂缓,然后挥手让陈王二人下去。

    马铖不攻城,倒

    是给城内的方国安些许的准备时间,不过因为城内外实力对比太大,方国安的做的努力并没有什么卵用。

    三日后的晚上,潞王朱常淓在府中换上便装,今晚上是他与城外马铖约定好开城的时间,为了安他要带着心腹去艮山门,毕竟有军队的保护才最安。

    等朱常淓到了艮山门,发现这里灯火通明,守门士兵远比往常多。站在门口的艮山门守将于导看到潞王来了,赶紧过来低声的说道“陛下,不知道为什么,方都督带着大队人马在傍晚时分接管了艮山门防务,末将现在已经被方都督解除了指挥权!”

    朱常淓原本就胆小,现在一听方国安来了,那一定是知道自己的安排了,想到这朱常淓哪里敢停留,就要带着人回到城内王府。可是他大队人马早已经引起了城墙上方国安的注意,方国安派人询问城内来的这二百多人是什么人,才知道是皇帝亲自来了。

    得知皇帝来了,方国安赶紧从城墙上下来,虽然方国安十分跋扈,当年在徐州当兵时就喜欢纵兵劫掠,但是方国安对这个皇帝朱常淓却十分感激。

    朱常淓与他的堂侄子朱由崧差不多,虽然没什么本事,但是为人宽和。方国安当年逃到杭州时,是朱常淓委任方国安重任,提拔为杭州总兵,现在更是提升为大都督,嘉兴伯,这种知遇之恩方国安是铭记在心的。

    方国安来到朱常淓的马前,赶紧双膝跪倒问道“陛下,城外周逆的军队随时攻城,请陛下回王府等候好消息!”

    朱常淓看方国安不像发现自己的小秘密,才放心的说道“方爱卿,朕没什么事随便转转,爱卿去忙吧!”

    朱常淓打的主意是将方国安匡走,然后看准时机打开城门。可是朱常淓不知道方国安已经将艮山门这里当成了主战场,哪里能轻易离开?还有皇帝朱常淓在这里,作为臣子的方国安那能擅自离去?所以方国安笑道“多谢陛下体恤将士,臣正好没什么事情,就陪同陛下左右看看!”

    看到这样朱常淓也没办法,只好跟着方国安走上了城头。现在正是半夜,整个杭州城墙上灯火通明,城下也每隔一百步就放置一处大火堆,防止城外军队趁着夜色攻城。不过离开城墙一里处就是绝对的黑暗,黑洞洞的看不清对面什么情况。

    方国安指着城外对朱常淓解说道“陛下,臣决定将这里当成抵御周逆的主战场,北城的武林门是运河水关,河道密集,所以臣估计周逆是绝对不可能从哪里进攻的!反观艮山门这里地势平坦,城外还是鱼市,便于大军展开,所以这里才是周逆进攻的主战场!”

    方国安很有两把刷子,杭州城一共十座城门,正北门是武林门,这里房屋密集、水网密集,实在不是进攻的好地点。

    西面的钱塘门、涌金门、清波门就在西湖边上,这里城外就是水,也不适合军队展开。杭州城依据地

    势而建,上宽下窄是一个倒三角形状,最下面的南门是凤山门,是杭州的南大门。凤山门当年在南宋时叫正阳门,是天子国门,防御设施最为完善,所以也不是进攻的好地点。

    所以方国安预估的进攻地点就剩下东北的艮山门与东面的庆春门、清泰门、望江门、候潮门。望江门与候潮门听名称就在钱塘江边上,所以进攻的地点就剩下三个城门,其中距离马铖最近的艮山门就成了防御重点。

    朱常淓听方国安这么说才松了口气,原来并不是自己消息走漏,而是方国安自己挑选的艮山门。放下心来的朱常淓也不管懂不懂军事,开始大加赞赏方国安的指挥才能。

    得到皇帝的夸奖让方国安满面红光,更是拉开话匣子讲起了当年自己在河南平叛的经历,这下从半夜讲到了天亮,弄得朱常淓哈欠连连。

    随着天色转亮,城墙外的火堆慢慢熄灭,城外的景色也慢慢的能看清了。城头的士兵站了一晚上,都十分困倦,其中一个百户正打着哈欠,突然发现城外有些不对,揉了揉眼睛仔细观看,发现在城外两里处站满了一群黑影。

    这时天色刚亮,看的还有些不太清晰,等了一刻钟后,天色已经亮到足以视物,城上的士兵才发现那群黑影是什么。原来是上千身穿黑衣的士兵,手拿刀枪站在城外二里外,一动不动如同石像一样。

    发现城外有伏兵,城墙上的士兵困意无,马上敲响铜锣示警。方国安听到后这才停止吹牛逼,来到城墙处观看。

    原来城外这一千人是马铖带领的精锐,今晚上原本要趁着夜色冲进城里,可马铖准备的挺充分,但没想到被朱常淓放了鸽子。

    马铖带着一千人从昨晚潜入到杭州城外,等了一晚上。南直隶的八月份已经很冷了,马铖带着这帮倒霉鬼趴在城外等了一晚上没有消息,这心中的怒气可想而知。

    看到天色大亮,马铖骂道“朱常淓这个王八蛋,竟敢忽悠老子,等进城后老子要弄死他!”

    马铖现在怒火攻心,也顾不上许多,马上命手下打起旗号,将偷袭的命令改为强攻。为了攻城马铖在两天前就准备好了最为精锐的两万新军,现在就埋伏在城外五里处,现在听到主帅的命令,开始准备强攻。

    杭州城墙上的方国安不知道马铖在城外趴了一夜,不过看到城外的旗号不禁心中一震,在苏州时方国安就败在马铖手中。但是方国安将苏州失败都怪在祁彪佳头上,毕竟当时方国安领导的都是一帮残兵败将。可是现在不同,经过三个多月的准备,方国安手下士气正旺,也许能挡住马铖的第一波攻击。

    杭州之战就在这种双方都没有充分准备的情况下展开,马铖昨晚被冻的半死,心中怒骂朱常淓,对手下说道“进城后将朱常淓这个混蛋衣服扒光,在城外也冻上一夜,还有方国安那个王八蛋,老子一定要杀了他!”

    yandangershizu0

    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张(←),下一章(→)
  • 上一章
  • 下一章
设置 恢复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