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机变乾坤

《机变乾坤》正文 第一百一十五章 耍无赖死缠烂打

作者:月湖星河      字数:11758

    出了镇子,三人并身齐飞,往东而去。御风穿云,踏气踩空,只飞了小半个时辰便行出了二百余里。居高下望,只见一批批人马成群结队的亦是直往东行,总有两三百人之多。

    有的马队还驮着大大小小十几口箱子,看那些箱子颠簸的幅度颇小,似乎很是沉重,也不知所装何物。但看那些人体型彪健,精神抖擞,一个个赛狼如虎,都不是平凡之辈。

    月灵好奇问道“下面那些人急慌慌的都是干什么的?”

    唐玉道“这还用问吗?肯定都是去抓那个‘紫睛水金鳞’的。”

    月灵道“那我们也是去抓吗?”

    唐玉道“这要看情况,要真是有宝贝可得不要白不要,我们当然要参加一份了。”

    天祈道“我想事情没那么简单,等到了地方我们都要稳重一点。他们既然这么拼命的抓那‘紫睛水金鳞’必然是夺宝的,你在看他们都不是善类,如果没必要我们最好不要和他们起冲突。”

    唐玉道“那怎么能行?既然是夺宝,不起冲突怎么能抢得过来?难不成别人还会乖乖的把宝贝送到你手上?”

    天祈道“我们只是说来看看,并不是要跟他们抢什么宝贝,你不会真起了贪念吧?”

    唐玉道“什么贪念不贪念的,如果真有便宜可占我们干么不占?那东西又不是他们的,谁抢到算谁的,我们又不是到人家里去抢,这并不违背你的道德底线吧。”

    天祈笑了笑,问道“那你是要跟人家抢什么?”

    唐玉道“你这话问的真稀奇,当然是抢宝贝了。”

    天祈问道“什么宝贝?”

    唐玉一怔道“什么宝贝……见了不就知道了么。”

    天祈道“你看,你连什么宝贝都不知道还要跟别人抢,你抢什么呀?那东西得来有用没用你知道吗?”

    唐玉道“哎,那酒楼掌柜不是说什么‘金鳞甲’吗?我就抢这个。”

    天祈道“那我问你,那‘金鳞甲’是什么东西?”

    唐玉道“这我怎么会知道,反正肯定是宝贝,是宝贝我就要,管他那么多。”

    天祈道“你满脑子的宝贝,宝贝,什么东西都不知道就想着跟别人起争执,得一件没用的东西与人为敌值得吗?”

    唐玉道“那可不见得,我是有便宜就占绝不吃亏,光听这‘金鳞甲’的名字就知道肯定是件了不起的东西。你也不想想,要是不是宝贝会有这么多人去抢吗?”

    天祈道“你也知道这么多人去抢,能轮得到你吗?我看呀这是件烫手的山芋,谁先拿在手里谁倒霉,你要是抢到了,那些人铁定定来找你,到时候只怕就麻烦了。”

    唐玉道“这不是还有你和月灵吗?咱们三个联手那些人

    不见得能奈何得了我们,再不济拿来东西就跑,谁能追的上?”

    天祈道“我就担心你有这样的想法,你看,咱们出来的天数也不短了,遇到了多少高手?我姑姑,秦广王,泰山王,五方鬼帝,敖歆,烛坤,还有叶城主,哪一个咱们是对手?这世上还不知道有多少大高手,你真以为就凭咱们三个就天下无敌了?所以我劝你不要惹事,别人爱抢就让他们抢去,我们在一旁瞧瞧热闹就好。”

    唐玉不耐道“算了,算了,怎么说都是你有理,现在还没见到那‘紫睛水金鳞’的面呢,说再多都是空话,到时候看情况定吧。”他现在心发好奇,一门心思的抢夺宝贝,如何能听得进天祈的劝?说道“那你说你又不想抢宝贝,咱们来这里干什么?”

    天祈道“我也是好奇,所以想来看看。”

    唐玉心中不乐,微嗔道“有什么好看的,看着别人把宝贝抢走了,过干瘾呀。”

    天祈道“你不要不高兴,你不是也说看情况而定么,我并不是反对你要宝贝,只是不想节外生枝。你也听那掌柜的说了,先前来了两批人没有一个活着的,可见那‘紫睛水金鳞’有多难对付,我的意思是咱们不要插手,就在一旁看着,瞅准机会在动手。”

    唐玉恍然笑道“哦——,我明白了,你的意思是咱们坐山观虎斗,等他们打的两败俱伤了咱们再坐享渔翁之利,哈哈,可真有你的。”

    天祈怔了一怔,道“你明白我的意思就好。”其实他原本并没有这个意思,只是童心未泯,出于好奇的想来看一看,就是担心唐玉旁生枝节,横加插手的与人起了争执,这才不停的规劝于他。

    这时听唐玉所提,他在心中度量了一番,暗想“唐玉说的也不错,要是真是个什么宝贝等别人斗的两败俱伤了我们顺手拿过来也不错,反正又不吃什么亏,得了宝贝就跑,量别人也找不到我们。”心里想着美事,“嘿嘿”笑出了声。

    唐玉笑道“还是你足智多谋看的远,看来我还真应该向你好好学习,怪不得叶叔叔这么喜欢你,非要让你当他女婿。”

    天祈道“你打住啊,这一页掀不过去了是吧,月灵在这里你以后少提这件事。”

    月灵道“没关系呀,我又不在意,只要你心里有我,唐玉喜欢说就让他说去呗。”

    唐玉道“你看看,月灵是越来越明白事理了,跟我在一起果然没白待呀,我的优点让她学去了。”

    天祈轻蔑一笑,道“你能不能要点脸,她明白事理跟你有什么关系?你没把她带沟里我就谢谢你了。”

    月灵眼尖,忽见前方有一个紫色的人影飞行,罗裙飘荡犹如一朵紫云,青丝飞扬更增风韵别致,

    不是那紫衣少女还能是谁?月灵指着道“你们快看,那个穿紫衣服的姑娘。”

    天祈,唐玉同时怔了一下,手搭凉棚,向前望去。唐玉轻笑了一声,道“还真是呀,哎你说,这是冤家路窄呀,还是咱们跟她有缘?”

    天祈道“冤家路窄也好,有缘也好,你可不要再搭理她了。”

    唐玉微微好奇的道“你说她也往这里来,该不会也是来抓那‘紫睛水金鳞’的吧?”

    天祈道“我想应该是。”

    唐玉想了想,道“既然遇上了那就是缘分,不去打个招呼也说不过去,我们加快速度,追上她。”

    天祈急道“你干什么?还没长教训呀,又要去招惹她。”

    唐玉道“我没说招惹她,只是去打个招呼,快来。”双翼一振,快箭一般蹿了出去。

    天祈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对月灵道“真是拿他没办法,刚说的话就忘了,我们快点追上他,别让他又惹事。”

    月灵道“好。”

    二人当即也加快速度,急向前飞去。

    唐玉的紫云翼速度奇快,几个扑扇便追上了那紫衣少女,笑着叫道“冰美人,咱们又见面了。”

    那紫衣少女瞧着他微微一怔,却并不答话。这时,天祈和月灵也赶了上来,望了那紫衣少女一眼。天祈对唐玉嗔道“你飞这么快干什么,人家都不搭理你,你何必热脸贴人冷屁股。”

    唐玉道“你说话能不能文明点,有女孩子在呢,怎么这么粗俗。”

    天祈道“我……行行行,我粗俗,你文明。”

    唐玉对那紫衣少女道“冰美人,你是不是也要去抓那‘紫睛水金鳞’?我们可以合作呀。”

    那紫衣少女仍自自在飞行,并不搭理他,好像没有听见他说话一样。

    唐玉又道“哎,你们抓那‘紫睛水金鳞’是什么东西?那‘金鳞甲’又是什么玩意?”

    那紫衣少女仍是对他不理不睬。

    天祈故意放大声音“唉——”了一声。

    唐玉有些尴尬,看了天祈一眼,又对那紫衣少女道“要不然咱们来比一比,看谁飞的快,怎么样?”

    那紫衣少女仍是无动于衷。

    唐玉又道“要不然你跟我们说说你叫什么名字?不然一直叫你‘冰美人’也不好吧。”

    那紫衣少女兴是被他扰的不耐烦了,瞪着他,厉声道“你能不能走开?”

    唐玉嬉皮笑脸的故作惊讶道“呀呀呀,你们快看,这双大眼睛可真漂亮,简直迷死人了。天祈,你着不着迷?”

    天祈斜眼瞧着他,一脸轻蔑的神色,并不接他话。他怎能不知道唐玉是在故意挑逗这少女,还想拉他下水,他可不会上唐玉这个当。

    唐玉见天祈不上套,又问月灵道

    “月灵,你说天祈认为你和她谁更漂亮?”

    不待月灵说话,天祈道“月灵,你别搭理他,他这是没事找事。”

    月灵微微一笑,道“我知道。”

    唐玉白了天祈一眼,又对那紫衣少女道“冰美人,你有老公吗?你看我这兄弟怎么样?要不要介绍给你?”

    天祈心里一紧,急道“你……”话刚出口,转念一想“现在不能搭理他,越理他他越上脸。”心中又急又气,暗暗嗔怪。他刚数落过唐玉,言辞还颇为严峻,唐玉也答应过他不再多生事端,可是说过的话他转脸就忘,又来招惹这紫衣少女。天祈清楚他的个性,知道现在多说也属无益,反可能适得其反,只能看这紫衣少女的情绪而动。

    唐玉见这紫衣少女还是不睬他,想着将话说的更狠一些,暗道“我就不信这个邪。”阴阳怪气的叹了一口气,说道“不过可惜呀,我这兄弟已经有意中人了,你就是愿意嫁给他也只能做小妾了。不过也没关系,你看你这长相,虽然漂亮吧但却是一张做小的脸,你说是不?”

    天祈实在是忍无可忍,他对这紫衣少女虽然没什么好感,但唐玉当着她面这样轻薄与她确实有些欺人太甚,何况所欺之人还是一个朝天椒,若是火辣起来只恐没法收拾,嗔道“唐玉,你不要太过分了啊,人家又没惹你,你何必跟你过不去?”

    月灵接话道“你这是欺负人,你是不是看有我和天祈在才敢这样?告诉你,等会人家揍你我们可不管你。”

    唐玉打了个哈哈,道“你们成了一伙了,我倒成孤家寡人了。”

    忽然,那紫衣少女身形陡斜,向下飞去。

    唐玉怔了一怔,道“哎,她……”

    天祈道“她也是个人,被你这样烦谁受得了?要我我也跑。”

    唐玉有些扫兴的道“我只是玩玩嘛。走,跟上。”双翼平展,身形斜掠,向下滑行。

    天祈急叫“你还有完没完了?真是的,服了。”语气极是嗔恼。对月灵道“走。”

    二人也向下飞去。

    那紫衣少女先到地面,见三人随后飘至,十分无奈的道“你们到底想怎样?”

    唐玉笑道“没想怎样啊,怎么?你能走得,我们就走不得?”

    紫衣少女道“那请你们不要跟着我。”

    唐玉一副痞相的嘿嘿一笑,道“我们就要跟着你。”竟是直言不讳。

    他若是矢口狡辩一番还好说,可他竟如此裸的说就是要跟着别人,这不是明摆着是对紫衣少女的挑衅么?或者说就是欺负她,尤其是他那副痞子笑容,当真气死人。

    紫衣少女的心境本如她的面色一样平静,可她的这种平静和月灵的平静却又不同。月灵是心如

    止水,旁若无物;而她却似一座冰封的火山,当冰封被解冻时就是火山爆发之时。只见她身上紫气淡显,衣衫微动,一股凛然之气缓缓孕出。

    唐玉知道她瞬即便要动手,汇聚真气,暗暗提防。

    天祈忙挡在二人中间,说道“都冷静一点,大家虽然算不上朋友,但也不是敌人,这么一点小事,没必要。这位姑娘,我这兄弟就是这样一个脾气,你多多见谅,不要跟他一般见识。”

    唐玉不忿道“天祈,你什么意思呀?听话听音,你倒成了她那头的了。”

    天祈无奈道“你少说两句,就事论事是我们纠缠别人的,本来就是我们的不是。”他不说“你”而说“我们”显然表明是和唐玉一队的,也好安抚唐玉不平的心理。

    唐玉道“你这话可不对,先前是我们救了她,她连句谢谢都没有,还乘机偷袭杀了人,对待救命恩人一副死人脸的模样,这是她有理吗?”

    天祈道“这件事你就不要在计较了,你就那么欠一句谢谢么?那好,我替她说行吧?”

    唐玉道“这个不必,我不是非要她道谢,总之我就是要跟着她,我要让她带我们去抓那个‘紫睛水金鳞’。”

    天祈道“这不合适。”

    唐玉道“这有什么不合适的?”

    天祈道“人家一个姑娘家,我们两个大男人跟着别人不方便。”

    唐玉道“这有什么不方便的?我们又不是要跟她睡觉,她上厕所的时候难道还怕我们偷看?你会这样干我可不会。”

    天祈甚是尴尬,嗔道“你有谱没谱啊,说话能不能好好说?人家怎么说是一个姑娘,你说话的时候能不能捡一捡。”

    唐玉嗤笑道“这里有姑娘吗?我怎么没……哦对,有一个姑娘,月灵。对呀,不是还有月灵么,那你怎么说不方便?”

    天祈道“我……”

    紫衣少女忽然插言道“你们两个别说了。这个长翅膀的,你刚才说救过我,我问你,你什么时候救过我?”

    唐玉“嘿嘿”笑道“我说你记性不好忘性倒挺大,上午在树林的时候,你被六个高手围攻,难道不是我们救了你?”

    紫衣少女道“那是你救的吗?你出了什么力?你要搞清楚,是他救了我,并不是你,要我道谢也是该跟他说,跟你没关系。”

    唐玉一愣,道“我……”

    月灵道“这位姑娘说的没错,是天祈救的她,可不是你哦,你不要再缠着人家了。”

    天祈似笑非笑的点着头道“嗯,有道理。”

    唐玉怔了片刻,对紫衣少女道“他救的就算是我救的,你可以把我们两个看成一个人。”

    紫衣少女冷冰冰的道“无耻。”

    唐玉笑道“我

    当你夸我了。”

    紫衣少女丰腴的胸脯一起一伏,显被唐玉气的不轻,却又无可奈何。也怪她倒霉,被唐玉纠缠上她如何能轻易摆的脱?

    天祈也是无奈,对唐玉道“咱能不能顾点面子,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人家不想我们跟着我们就不要跟着了。你不觉得难堪吗?”

    唐玉道“有什么难堪的?我不觉得,我就要跟着她。”

    天祈道“你到底是图什么呢?你不会这么快就对欣悦变心了吧?”

    唐玉道“你别打岔啊,我不是那样的人,她还不是我的菜,我只是要跟着她找到‘紫睛水金鳞’。”

    天祈道“你怎么知道人家是来找‘紫睛水金鳞’的?”

    唐玉道“这不是废话吗?她要不找‘紫睛水金鳞’能来这鬼不犯蛋的地方,你问问她。”

    还不等天祈开口,紫衣少女反问道“怎么?你们也是来抓‘紫睛水金鳞’的?”

    天祈道“我们不是……”

    唐玉道“是,没错。”

    紫衣少女心中犹疑,天祈,唐玉,月灵的本领虽高但她却并未留心,这时被唐玉纠缠不清令她对三人大为好奇,暗道“他们到底是什么人?”问道“你们为什么要抓‘紫睛水金鳞’?”

    唐玉道“当然是抢……不对,是取,取宝贝。”

    紫衣少女又问“取什么宝贝?”

    唐玉道“‘金鳞甲’呀。”

    紫衣少女心头一紧,又问“你们见过‘紫睛水金鳞’?”

    唐玉道“见过,当然见过了,就是生活在‘月牙湖’的那大水怪。”

    紫衣少女见唐玉语气轻浮,说的轻描淡写,心中犯疑,暗想“见过‘紫睛水金鳞’真身的人绝不会如此淡定,这家伙显然是在胡说八道。”又问“你说你见过‘紫睛水金鳞’,那它长什么样子?”

    唐玉道“这个说来就奇了,它身高……哎,怎么一直是你问我,那你说它长什么样子?”

    天祈道“行了,行了,你别吹了。这位姑娘,我们并没有见过‘紫睛水金鳞’,只是在酒楼听人说到觉得好奇就过来看看,并不是专门为它而来。请问那‘紫睛水金鳞’究竟是什么东西?那‘金鳞甲’又是什么?为什么这么多人来捕捉它?”

    紫衣少女道“我也不太清楚,我也是听人说起才过来的。”

    唐玉道“吹牛吧,你会不清楚?我看你是不想说吧。”

    这紫衣少女对唐玉一丝好感也没有,实懒得搭理他。天祈也无心计较她究竟知不知道‘紫睛水金鳞’,反正他本就无夺宝之心,只是来瞧瞧热闹,这紫衣少女说与不说任凭她自便。

    紫衣少女心中暗暗计较“不管他们说的是真是假,我势单力孤,倒可以好好

    利用他们一番。”说道“这次来的人不乏许多好手,先让他们斗,我们最后在出手。”

    唐玉微笑道“你倒是聪明啊,鹬蚌相争渔翁得利,看来咱们是英雄女子所见略同。”

    天祈道“行了,别贫了,‘月牙湖’应该就在前面,我们过去吧。”

    紫衣少女指着前方两座耸入云表的山峰道“过去那两座山就是‘月牙湖’,再往前走都是沼泽地,我们先在这里等一下。”

    唐玉道“沼泽地有什么可怕的,飞过去不就是了,还在这里等什么?”

    紫衣少女道“想必你们也看到后面那些马队了,我们就等他们。”

    唐玉道“怎么?你跟他们是一伙的?”

    紫衣少女道“要逼‘紫睛水金鳞’现身少不了他们,他们过不去我们去了也无济于事。”

    天祈道“可我看他们带的那些家伙什很是沉重,如何过这么大一片沼泽?”

    紫衣少女道“那正是他们捕捉‘紫睛水金鳞’的工具,他们既然带这些东西来了必有他们的办法,我们先在这里看看。”

    天祈略想了一下,道“好,就听你的。”

    (本章完)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机变乾坤》,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聊人生,寻知己~

    jibiangankun0

    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张(←),下一章(→)
  • 上一章
  • 下一章
设置 恢复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