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奋斗在2005

《奋斗在2005》正文 第一章 往事如尘

作者:浮沉      字数:7548

    年底的某天,林枫从混混沌沌的迷茫中清醒过来。

    意识还有点飘……

    睁开眼首先入目的是筒子楼旧宅的斑驳老墙,墙上有明星挂历,床对面是多年前的旧式衣箱,还是老爸老妈结婚时置办的那种,衣箱上摆着一些小镜子、小相框旧照片,再就是墙上挂的石英钟滴滴哒哒的声音。

    床还是老式的铁管木板床,这间小屋只是不到十平,只放一张单人床和一个衣箱已非常拥挤,往房顶上看,居然是一个灯泡。

    是的,就是一个瓦的灯泡!

    这在的时候,这种旧宅现状也只有筒子老楼才会有,没有一家人愿意把室内装饰的钱扔进老筒子楼,明年也就是年,这一片都会拆迁。

    林枫岁前的人生记忆基本都在这个筒子楼里。

    他记得是自己三四岁的时候搬来的这里,那时候有记忆了,在那之前,自己都是在姥爷家长大的,妈妈说‘你不到半岁的时候就被扔在姥姥家,一直到咱们搬进筒子楼,才接你回家的……’

    前尘往事在脑海浮现,林枫的目光不由凄迷了几许!

    记得年的月后,自己就陷入了人生中最焦虑难熬的关口。

    第一是父亲的重病。

    其次,是失业危机。

    然后是女朋友提出的分手。

    一系列的危机就从月份开始了……事实上到了这年的冬天,林枫的父亲、事业及女友,都统统离他而去!

    “你没有一点上进心,每天有点功夫就沉迷于游戏之中,工作工作丢了,生活生活困难,我跟着你能有好日子过吗?分手吧……”

    知道父亲查出癌症后,女友这么说。

    “……”

    林枫当时一句挽回的话也没有说,还想说什么?还需要说什么?

    其实和女友的婚事都基本定了,双方家长都见了面,只要林枫这边把房子什么的准备好随时就可以结婚,但就因为上半年月份林枫父亲突然查出癌症,到五月末就去世了,本来准备好买房子的钱却要先给父亲治病。

    女友因为这个要分手,那就分呗。

    林枫想想,没必要拉人家趟这浑水,你拉,人家也不愿意。

    钱也没了,买不了房子,人家谁嫁给你呀?尤其刚二十岁的林枫又失去了父亲,成了单亲家庭的小孩儿,变的无依无靠了啊。

    不说外人,就是家里的亲戚们都表现出了疏离的迹象。

    从父亲查出病的那时,亲戚们就好象在避瘟一般,父亲的亲兄弟姊妹们只来看过他一回,好象商量好了似的,每家给老爸留下一千块钱,意思是你看看病什么的,我们也就这点能力了……癌症啊,花多少钱能治好?

    怎么说呢?

    毕竟是血亲,对不?

    可是亲兄弟姊妹情份的定价,就只值一千块钱吗?

    好吧,当时才岁的林枫,并不是很懂人情世故,但是那天亲戚们走了之后,老妈哭了很久……后来,林枫知道老妈为什么哭了一夜。

    人还未走,茶已半凉!

    老妈那夜对林枫说,‘一定要记住你的叔伯姑姑们,你父亲重病是,他们给过咱们家一千块钱,这个人情以后要还的,孩儿!’

    说这话时,老妈眼睛里闪烁着一股绝然神情!

    同样是亲戚,老妈的四个哥哥们都来了,四个舅舅没给钱,只留下一张银行卡并跟老妈说,卡里有万,你叫小枫领着他爸先去京城的各大医院确诊一下病况,怎么治或钱不够,你跟哥说,钱不是个事儿!

    林枫也知道舅舅们家都好有钱,但老爸和娘家人是老死不相往来的。

    当年,老妈是跟着父亲私奔了的,娘家人不同意,因为老爸这边太穷,娘家那边根本看不上他,但老妈就是相中了老爸,跟着他跑了,娘家那边也没有办法,女大不中留啊。

    而老妈一年后再回娘家时是抱着孩子回去的,把姥爷给气了个半死,舅舅们也只能劝慰老爷子了,您惯出来的女儿,什么性格您自己不清楚啊?已经这样了就认命吧……外孙都给抱了回来,不捏着鼻子认了也不行啦。

    后来,林枫觉得家里的日子也不是很差,比上不足吧,比下还有余,老妈是个要强的性格,想要向父亲和哥哥们证明自己的选择没有错,所以一直以来很少求哥哥们帮忙办什么事,另外,老爸也不让老妈这么做。

    老爸更是个死要面子的臭脾气,在他的一生中其实有很多机会,但他都拒绝了,因为他面子上过不去,尤其是娘家那边给找来的机会,严拒!

    性格决定了命运的走向,这句话是有一定道理的。

    人情的冷暖,世态的炎凉,在老爸查出癌症时看出来了,平时谁也求不上谁什么,没多大的事,嘴上也都客客套套的,大面儿上能过去就行了。

    只有在落难时,才能检验出你的亲戚、人脉、世交有多少是靠谱的。

    老爸性格刚毅,为人真诚,但他真正的朋友没几个,连一个巴掌都凑不齐,林枫知道老爸能指望上为他办事的就是几个舅舅们,但打死他也不会去落这个口实,其它的,就剩下老爸的一个‘老师’了。

    但是老爸的‘老师’曾跟老妈说过一句话,‘你那个男人做不成大事,他的个性太刚了,完不知变通,这些年在他那个工作圈子里都不知得罪了多少人,我叫他来我公司帮我,人家还看不上我这私企呢……’

    老爸查出病后,林枫陪着老爸去京城看病期间,老妈在家给‘老师’通报这一情况,说‘林汉查出了癌症……’,老师曾是林枫老爸中学时期的老师,极为看好他,八十年代他老师下海经商,事业做的很大,老爸的工作也是通过他老师的人脉调动落实的,又因为老爸救过‘师娘’的命,使他们之间的关系更亲近,陈老师夫妻把老爸林汉当亲儿子一样的看待。

    逢年过节,老爸去看望他老师拿那点东西,都不及老师打发人送过来的十分之一,老妈也劝过老爸,不行就从单位出来去老师公司帮他,老爸却摇头拒绝,‘我去算什么?那会给老师的家庭造成矛盾,毕竟老师也有两个儿子的,他们对我那么好,说什么我也不能去给陈家添乱子……’。

    得知老爸患了绝症,陈老师伤心欲绝,两度晕厥……师娘也大哭了一夜,第二天就过来给林枫家留了一张卡,说卡上有万,给汉看病用,后来老爸从京城确诊回来知道此事,亲自去老师家把卡还给了老师,说什么也不要,并说了病情已经非常严重,可以说没有治的必要了……

    舅舅们来给留下的那张卡是悄悄塞给老妈的,这事,老爸不知道。

    不然以他的臭脾气,是绝对不会让老妈拿的。

    就老爸这个病情,陈老师拿着他的各种检查结果亲赴京城找专家咨询,得到的结论是可能下不了手术台,因为是脑转,脑干已严重移位,手术是要开颅的,而且要先切除转移前的原始病灶,一系列手术下来就算成功也会元气大伤,甚至连两个月都撑不过去,也就是说,治疗可能死的更快!

    年,是林枫此后一生命运的转折点。

    同样,年也是林枫一生中最痛苦的一年,那年,他整整岁!

    对于岁林枫来说,父亲的辞世让他的世界山崩海啸……

    那年流的泪,比过去年加起来的还多的多。

    ---

    往事虽如烟,但幕幕在心间!

    小屋外隐约有话声传来。

    “……素英啊,这筒子楼的老住户能走的都走了,剩下的没几户了,你也想想办法吧,你几个哥哥都是有耐为的,把这边卖了再买套楼房也不愁,你家老林也走的不是个时候,可谁也不想啊,你要想开呀,那不是病,那是他的命……筒子楼这块儿都成危房了,你听大娘的,能走就走吧!”

    老妈的名字叫谭素英。

    “王大娘,我也是想走,可是……我家老林后来两个月治病没少花钱,现在再买房子是买不起了,再说,我有儿子呀,得为他着想,我一个人就无所谓,租个小屋也能凑乎……”

    老妈手里虽有舅舅们给留的万的卡,但她也没准备动那个钱,跟林枫说过,等过一阵子去舅舅们那边,就把卡还给他们……老妈太要强了!

    王大娘又说:“现在可有个好机会,素英,有个老板想买这的房,每平给到块,按咱们这现在的价每平也就块吧,月份那会儿,四楼老刘家才卖了两万二,平均也就是多块每平米,你呀,琢磨琢磨……”

    老妈有些吃惊,“啊……每平米给块?这是……谁要买房啊?”

    “是我家一个亲戚的朋友,人家钱多,买点房子地搁着,等政府的改造呢,商人嘛,想得比咱们老百姓要远的多,谁知改造拆迁是多少年以后的事啊,人家有钱人能等住,可咱们小老百姓等不住呀,你说呢?”

    “也是……”

    老妈,有点心动了。

    “你想想每平,平你能卖近万块,城里好一点地段的房价也就是块,当然咱们不能想着去最好地段,那都是以上的价,你们家林枫将来结婚也给和你住一起嘛,你能给他们带孩子不是?买套两室一厅七八十平的,你再贴点钱也是划算的,真窝在这儿可不是个事儿……”

    本来老爸没出问题前,家里有近二十万存款了,给林枫置办房子结婚也差不多是够的,可没想到老爸突然暴病,把家底给掏走一大半,说不治不花钱那不可能,就两三个月也折腾了十一二万,包括后期的丧葬。

    不过听老妈说,老爸单位给出的丧葬费,还一次性领了一年的工资,加起来也有三万多,就林枫所知,老妈手里现在应该还够十万块的家底。

    对于年的家庭来说,只有十万块钱的家底,是要划入贫困户的。

    而老妈虽然只有四十多岁,但早些年她就因为有点病办了‘劳保’,已经不上班好多年了,后来老妈病好了也就在外面打点零工,而老妈原来的单位也早就破了产,正好赶上办‘四零五零’的保障,等老妈岁时就能领失业保险金,岁时就能领退休工资了,然后再打点零工也能凑乎生活。

    本来父亲是家里的顶梁柱,可现在这条顶梁柱崩塌了。

    老妈一个没什么本事的女人,要撑起这个家肯定是很困难的。

    以后的一切,要靠林枫了。

    老爸一查出病,林枫谈的对象就崩了,人家父母自然是不乐意女儿嫁入一个单亲家庭的,而且凌家摆明会更‘穷’,林汉活着的时候,他们还比较看好林家,因为他们也认识林汉的老师陈富绅,甚至还与陈富绅沾了点亲,双方家长见面时陈老师也曾出席,基本敲定了那桩婚事的。

    但是林汉查出癌症之后一切就变了。

    到了这年的冬天已物是人非,林爸爸走了,林枫的女朋友吹了……

    一切回到了一个更悲惨的原点。

    还好,林枫在这个关键时刻‘重生’回来了。

    ---

    这个邻居王大娘是个什么人?重生回来的林枫是知道的,这个时期的筒子楼老住户十有都是被她给说动卖了房离开的,使大家都错过了明年的拆迁好政策,可是在这个过程中,王大娘却狠狠的赚了一大笔。

    老妈明显已经被王大娘说的每平块动了心。

    这时,林枫跳起来冲出小屋,筒子楼房的格局没有客厅,只有两室和厨房及厕所,八十年代的老房大都是这种格局,不存在什么‘客厅’。

    大屋里,老妈正和邻居的王大娘坐着。

    看到林枫突然从小屋出来,她们就停止了谈话。

    “妈,房子就不要卖,这危楼政f已经考虑拆迁了……”

    那王大娘脸色就一变,“哎唷,小枫啊,你一个小孩子懂个啥?”

    “我是不懂什么,不过,妈,你可以问我陈叔爷,他肯定知道这些事,他可是我们市里很出名的地产商人。”陈叔爷就是林枫老爸的陈老师。

    林枫给老妈的建议,让老妈目光一亮。

    但王大娘的脸黑了。

    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张(←),下一章(→)
  • 上一章
  • 下一章
设置 恢复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