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长歌纵横

陈家谷议和

作者:萧靖轩      字数:7088

    萧天佐已死,耶律隆晖正式接掌兵权,担任天下兵马大元帅,挂帅南征。

    “众位将军,萧元帅虽已辞世,但他生前致力于入主中原的大业却不能因此停住。希望众位可以同心协力,共兴大业”

    “我等侍萧王如侍萧元帅,一切唯萧王马首是瞻,同心同德,共兴大业。”

    有了众将的保证,耶律隆晖才敢安心地发号施令。“好,本王在此先谢过诸位将军了。如今我军新败,军心不稳,粮草辎重损耗严重。我已派人回幽州催粮,估计要十日后才到,而若要与宋军再战必须要有一个月的时间休整,所以这一个月的时间如何争取,请诸位说说自己的高见?”

    “禀萧王,在下有一策可争取一个月有余的时间。”南关靖此言一出,奇葛就迫不及待地问“先生有何妙计?”

    “议和”

    奇葛和突勒赤一听就炸了锅“我们还以为先生有什么妙计,原来是向宋人摇尾乞怜呐!我等宁愿死在战场上,也绝个苟且偷生。”

    南关靖哈哈大笑道“二位将军莫急,在下所说的议和只不过是和宋军拖延时间罢了。宋帝若与我军议和,双方必定会在边界、割地、岁贡等问题上争论不休,而且汴梁与边关相距较远一来一回也要时间,何况宋廷的那些腐儒文臣们也会为了所谓的华夷之见而争执,如此算来没有两个月恐怕不会有结果。两个月难道还不够我军休养生息,厉兵秣马整军再战吗?”

    耶律隆晖闻言大笑“先生果然高见,就请先生和严寒一齐去一趟宋营,议和一事就交给先生了。”

    “谨遵萧王之命”

    自从宋军取得了定州大捷之后,宋军士气高涨,真宗在收复了被辽军占领的城池后便下旨给穆桂英让大军休整,准备反攻辽国。

    “元帅、太君,萧天佐死了。”一名探子欢喜的跑进帅帐说。所有人都被这突如其来的消息惊住了,谁也没有想到萧天佐居然就这么死了,总算是解决了心腹大患。

    高兴归高兴,但佘太君还是问了一句“萧天佐虽然已死,但辽军依旧未退,可否探得辽军的新统帅是谁?”

    “回太君,据属下探知辽军的新统帅是辽国皇帝的弟弟,名叫耶律隆晖。”

    挥手退去了探子后,帐内的所有人都在琢磨耶律隆晖这个名字,此人究竟是何方神圣,萧太后为什么会派一个初出茅庐的皇子做元帅?

    “王监军,你可知道这耶律隆晖是何许人也?”佘太君问起王义荣,王义荣回道“太君,据下官所知这耶律隆晖乃是辽国萧太后和景宗的四皇子,前不久刚封了萧王。听说这个耶律隆晖曾经因反对向大宋开战所以离开了上京,回上京不久又被派到了幽州,其他的下官就不清楚了。”

    “萧太后派自己儿子挂帅,看来辽国已经没人了。不如,我们即刻发兵,直捣辽京。”杨八妹激动的说。佘太君却劝道“不可,我军如今尚需休整,士兵疲惫不堪不宜作战,还是先缓缓吧。”

    帐中众人正在商量何时出兵突然卫兵通传说辽使求见,佘太君赶紧命人将辽使带入帅帐相见。等来人进了帐后,众人的脸上都是惊愕的表情,当初耶律隆晖在宋营时大家都见过他身边的严寒和南关靖,如今这两个人虽然身穿契丹服饰,但必是此二人无疑。可是,他们怎么会在辽营,到底发生了什么?

    “在下南关靖、在下严寒见过太君,见过穆元帅”

    “不知尊使前来有何见教?”穆桂英问道。南关靖拱手道“穆元帅,我家萧王殿下特派本使前来议和。”杨延昭笑道“议和,笑话。辽军打不过了才来议和,早干嘛去了。回去告诉你们那个萧王,议和休想。”说着就要下驱逐令,佘太君却阻挡住他“哎,既然萧王有心议和为了两国和平,答应他又何妨?请问尊使,萧王要议和有什么条件吗?”

    南关靖又谢过佘太君笑道“太君高义,萧王殿下说若太君答应议和,他愿意亲自前来谈判。”

    “恐怕又是一次鸿门宴吧!当日金沙滩双龙会,你们辽人是怎么使诈的,尊使不会忘了吧?”杨八妹一脸不屑地说。

    “将军,萧王说了议和时间地点由你们来定,萧王来时只带三百亲兵并且入议和处时只有五人,余下众人都不能进入,不知道这样可以相信我们的诚意了吧?”

    “请转告萧王,五日后陈家谷苏武庙双方议和。”穆桂英斩钉截铁地说。

    “多谢穆元帅,在下告辞了。”

    看着南关靖和严寒走出了寨门,穆桂英转身问佘太君“太君,您觉得辽人约定议和,其中是否有诈?”佘太君思虑了一番说“依老身之见,这辽军兵败,损兵折将而且萧天佐已死,再战难有胜算,议和或许是一个不错的选择。不过,为免不测还是应该有所防备才是。”

    穆桂英马上肃声说道“众将听令,孟良、焦赞二人各领一万在陈家谷外埋伏,杨嗣将军率二万精兵严守土城,杨延昭将军留守大营,杨排风驻守粮草大营其余众人率五千人马前往陈家谷议和。”

    “谨遵元帅将令”

    五日后,穆桂英和佘太君以及杨家众将齐赴陈家谷议和。当宋军赶到陈家谷时,辽军还未到,穆桂英马上令人守住谷口从谷口到苏武庙沿途都派了兵把守,而且孟良和焦赞也已经在谷外埋伏,一有不测会立即接应,可以保证万无一失,绝不会上演昔日的惨剧。

    宋军进谷仅半个时辰,斥候回报说谷外有三百轻骑向此赶来。佘太君闻讯立即到庙门口迎接,所有人都想知道这位萧王究竟是何许人也?不远处隐隐约约的扬起了灰尘,渐渐地,已映入眼帘,马上的人也渐渐清晰,为首的几个人翻身下了马,后面的三百名士兵也都以华丽的翻身下了马。佘太君向远望去目测为首的应该就是耶律隆晖。可当来人下马时,所有人都觉得像是在做梦一样,这不是秦风吗?难道他就是耶律隆晖?

    虽然心里有疑惑但佘太君还是不敢下决断,等来人走到跟前依旧笑脸相迎“阁下就是萧王殿下,老身在此有礼了。”耶律隆晖笑着拱了拱手道“晚辈耶律隆晖见过太君,见过穆元帅。”

    双方寒暄过后便进入庙中,待宾主落座后,佘太君还是忍不住问道“萧王殿下,老身心有一惑,请殿下解惑?敢问萧王可曾识得一个叫秦风的人?”耶律隆晖原本微笑的脸上马上变得冷峻起来“太君不必试探,本王就是秦风。”

    “那你到底是谁,你潜入大宋有什么居心?”杨八妹厉声问道。

    “我是大辽景宗皇帝第四子,天下兵马大元帅,萧王耶律隆晖。本王今日特地为两国和平而来,希望太君为两国和平可以摒弃前嫌,让两国不动刀兵和平相处”耶律隆晖一脸诚恳的说。穆桂英回应说道“既然要议和就应该拿出诚意来,辽国当日攻占我幽云十六州,若要议和就请先归还我幽云十六州。”

    “哈哈哈哈”耶律隆晖仰天大笑道“幽云十六州虽然是石敬瑭赠予我太宗皇帝的,可是却是太宗皇帝从赵德均、赵延寿父子手中夺来的。这是我大辽数万将士浴血拼杀得来的,岂可轻易割让。如果穆元帅要我大辽归还幽云十六州,那就请大宋先归还我南关十一县。”

    “南关十一县是前朝世宗所夺,要归还应该去找周朝索取,与我大宋何干?”杨宗保反驳道。

    “那这么说,幽云十六州是前晋所割,要还也应该还给前晋而不是大宋。”耶律隆晖反唇相讥道。杨八妹不屑地说了一句“狡辩,辽人真是没有信义的无耻之辈。”耶律隆晖顿时怒火中烧厉声道“你们大宋有信义吗?大宋太祖皇帝在位时,我大辽与大宋一向交好从来交兵。可赵光义却攻灭我大辽属国北汉还向我大辽示威,我父皇为念两国交好不予追究,可你们大宋却背盟攻辽。后来又趁我父皇驾崩,我皇兄新立之时北伐欺我大辽孤寡。请问一下到底谁背信弃义在先,谁无耻呀?”

    “萧王不要动怒,今日是为议和而来过去的恩怨就算了吧!”佘太君出言劝道。耶律隆晖放轻了声音,“还是太君通晓事理,本王告诉你们两国和谈不谈割地之事,只要不损伤国体,一切都好商量。”

    “好就依萧王”

    南关靖匆匆忙忙地走到耶律隆晖身边说道“萧王,刚才来报宁嘉公主从幽州来了,已经到了大营。”听完禀报耶律隆晖眉头一皱“她怎么来了,不好好在上京呆着去幽州干什么?竟然还跑到前线来了,真是胡闹。”

    “萧王息怒,公主带来了王妃的书信,还有从上京带来的消息听说事涉周王。”

    一听到“周王”这两个字眼,耶律隆晖马上有了一种不妙的感觉,起身去向佘太君辞行,“太君,元帅,本王营中有事先走一步了。议和条款日后双方再派使者商榷,告辞了。”

    “萧王慢走,老身不送了。”

    耶律隆晖出了苏武庙,上了马带着人就向陈家谷外奔去,扬起了厚厚的一层尘土。看着那远处的黄沙滚滚,佘太君对身边的穆桂英语重心长地说“此人比萧天佐更难对付,日后若与他交手必须小心为上!”穆桂英却不以为然地说“太君怕是多虑了,耶律隆晖不过是个无名小卒,构不成威胁,莫非他还能比萧天佐厉害,不用担心。”其他人也在一旁附和,佘太君看到家人都如此轻敌,心中不免有所担忧。耶律隆晖只带三百轻骑就敢来陈家谷,足以说明此人魄力非常,不是萧天佐那般诡诈,日后两军交战宋军可能要吃大亏的。

    从陈家谷回来的一路上,耶律隆晖心里就在揣测着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所以从陈家谷快马加鞭赶回大营耶律隆晖直接到了帅帐去见耶律莞。“四哥,五哥死了。”耶律莞哭着对耶律隆晖说,耶律隆晖头顿时感觉一阵昏昏沉沉赶紧扶住椅子坐下。“到底怎么回事,郑哥怎么会死?”耶律隆晖几乎咆哮着怒吼。

    “是六哥,六哥说五哥派人谋害宗康,而且要纵兵逼宫还暗中勾结东京留守底西,中京留守扑察谋反。皇兄和母后震怒,下旨一律赐死。如今皇兄身体近况愈下,母后再次临朝,又委任六哥为北院大王、枢密使,整个上京的兵权都已经在他手上了。”

    “耶律药师奴,果真是好手段。”耶律隆晖强忍怒火,冷冷地说了这么一句。他完没有想到才几个月的工夫就发生了这么大的事,耶律药师奴已经开始迫不及待的想坐上皇位了。耶律郑哥一死下一个恐怕就是耶律宗康了,看来辽国宗室内部的争斗又要开始了。

    “四哥,现在五哥已经死了,那六哥下一个目标岂不是你了,那你会不会有危险?”耶律莞眼中充满了担忧地望着耶律隆晖,南关靖挥挥手道“公主切莫多虑。韩王如今最迫切的是将上京的守军和皇城的禁军控制在自己手里,巩固他在朝中的势力,而且韩王现在要对付的是皇子宗康不是萧王。先不说萧王如今手握兵权还兼负抗敌重任,就凭殿下是太后嫡子和在幽云的势力都让人忌惮三分,再加上王妃是耶律沙的外孙女、耶律休哥的干孙女,军中以耶律斜轸为首的老将都是他们当年的旧部和袍泽,韩王绝不会也不敢动萧王。”

    “好了莞儿,这些事你就不要管了。对了,你从幽州来,幽州最近有什么事吗?玉颖她还好吧?”

    耶律莞立即转悲为喜道“四哥,有个好消息要告诉你,四嫂她有喜了已经三个月了,再过几个月四哥你就当父亲了,恭喜四哥。”南关靖和严寒等几个心腹也向耶律隆晖道贺“恭喜萧王”

    南关靖又分析道“殿下如今手握兵马大权,已经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身份显赫,责任重大。如果萧王有一子,则后继有人也能安定人心。”

    耶律隆晖一下子高兴坏了,听见南关靖这么说心里也盘算了一下。自己如今虽然手握兵权在幽云的势力也基本稳固了,可河北诸将以及军中的老将并不是完绑在自己的战车上。就像南关靖所说萧玉颖身后有老将们的背景,而且河北众将的领袖萧挞凛是她的堂叔,如果他与萧玉颖有一子,那老将们和河北众将都会对他忠心耿耿,他的地位就稳如泰山了。

    “好了,这些事先放一放。眼下最重要的是与宋军的议和,我打算亲赴汴京与宋帝议和。”

    “请萧王三思,三军不可一日无帅,萧王不可弃三军于不顾,下官愿代萧王去汴梁议和。”南关靖第一个站出来反对,跟着其他人也表示附议“请萧王三思”

    “是呀!四哥你要三思”

    “够了,我意已决,不必再劝。我走之后,以南关靖为军师代行元帅之职,奇葛、突勒赤加强士兵训练,袁彬、薛英对突骑的训练也不可松懈。等本王回来之日也就是对宋军宣战之时。”

    众将看耶律隆晖态度坚决,也不敢再说了,只好俯首听命。南关靖又进言说“萧王,一旦开战必须兵贵神速,我军可以半天之内攻占曾占据的两座城池,但土城为定州门户不易攻取。若和议一成请火速告知,我军到时候做佯退之状,土城守将杨嗣和石普一定会追击,到时候我军可以兵分两路趁机攻下土城,好抢占先机。”

    “南关先生此计虽妙但会置萧王于险地,如果萧王未归,我军就开战岂不是害了萧王。”袁彬道出了自己的担心,也得到了其他人的共鸣。耶律隆晖却不以为然“不必多虑,我自有办法脱险。此次我只带五人前往,只需暗中派一百死士跟随即可。”由于耶律莞坚持要随耶律隆晖去宋京,耶律隆晖拗不过她只好答应让她跟着去。

    搜书悠网www.txtxu.com,看更新最快的书!

    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张(←),下一章(→)
  • 上一章
  • 下一章
设置 恢复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