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天数之王肖

第十二节 脸滚键盘

作者:良易狂      字数:8900

    秋去冬来。叶落无数,独木白衣黄腰带。恰逢天降白面,世间万物,犹如贪吃的孩子,满身残渣。

    既然规定了一年不能回家。临近过年,当然不会回家。倒是孩子他娘,发了孩子的视频。会叫爸爸了。

    虽然觉得很刺耳,但莫名觉得温馨。八姐倒是与孩子他娘视频了好一会。不停的隔着手机屏幕,逗弄着小孩。硬是要逼着孩子喊八姑。孩子他娘的表情,别提有多精彩了。甚至可以隐约听到四伯的叹息声。

    几年不下雪的上海,下了雪。猝不及防,发生了很多雪滑事故。

    这不,传云见,摔倒了。车没事,脖子扭着了。

    “正好也快过年了。外卖也没啥生意了。你休息吧。”八姐强忍住笑意。传云见左斜着头,稍微矫正一下,就疼得直喊八姐手下留情。吃饭都是身体左侧对着碗,样子着实好笑。要不,就端着碗,送到左边吃。八姐阅人无数,阅历丰富,还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有时,憋不住了,笑几声。一旦笑出声来,便控制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你不要这样!我是你弟。”传云见幽怨的顺着左肩,看向八姐。

    “我去,哈哈哈哈哈……”这样的怪异姿势,只能引来八姐更多的笑声。

    “八姐,你这样,会失去小贱贱的。”传云见的脸都绿了。

    “我,没,你这样,的弟。哈哈哈哈哈……”笑得说话都不连贯的八姐,眼泪都笑出来了。

    “我忒么!笑吧笑吧。”

    “咚咚,咚咚,咚咚。”敲门声。

    “八姐,别忒么笑了。开门去,有人来了。”

    “不行。我先,笑会。”

    传云见还能怎么办。摊上这样的八姐,只能身残志坚,自力更生。

    “咚咚,咚咚,咚咚。”一样的节奏。

    “谁啊!”门锁在右边。传云见开门的时候,看不到人。只有当门开了之后,他的左肩回到门中间时,才能看到。顺着左肩望去:我去,这不是……尼玛!

    “嘭咚!”门外的人,一见传云见斜着头的模样,脸上爬上了笑意。传云见此时,犹如生理期的女人,那是相当的敏感,忍着痛,以最快的速度,关了门。非常潇洒的大步回到床边,躺着。

    “你脸别对着我。再对着我,我又要忍不住了。”

    “真忒么麻烦,就你事多!”传云见费力的爬起,把帘子拉起。继续躺着。

    “咚咚,咚咚,咚咚。”

    “外面谁啊?你刚才不是开门了吗?”

    “一个跟你一样无耻的人。敢笑我,我直接给关外面了。”

    “哦,这样啊。那就不开了。”

    “咚咚,咚咚,咚咚。”

    “咚咚,咚咚,咚咚。”

    “咚咚,咚咚,咚咚。”

    ……

    间隔很短。很有节奏的敲门声。不喊不叫,只是敲门。

    “神经病!”传云见骂着,用被子蒙住头。

    “被子可不隔音。去开门。”

    “你自己没手没脚?”

    “什么时候,我都有手有脚。这个神经病来,我必须没手没脚。再不开门,别怪我……”

    “有什么本事你使出来。忒么我都这样了,你有没有一点怜悯之心?”

    “好。你别去,千万别去。做人呐,就是要有骨气。别急啊,我刚才把你的样子录了视频了,我给你孩子他妈传过去,好好欣赏欣赏你的雄姿英……”

    “真忒么闹心。”传云见也顾不得疼,迅速起身,三步并作两步,开了门。

    “这么冷的天,你忒么叫魂啊!进来,关门!”都懒得看门外是不是那货,直接又回到床上,躺踏实了。

    伏千君。貂皮大衣,青色长伞,身后跟着死老头。死老头怕是等急了,上来一探究竟。正好开了门,便一起进了屋。

    门刚要关上,伏倩君来了。进门,一看这环境,就捂鼻子。屋子里并没有异味,八姐还是有洁癖的。

    她捂鼻子的动作,所有人都看见了。闻见香味的传云见,也勉为其难的调整身体,看清了来人。这一看,气不打一处来。

    “你妹跟你,真是一个青缸里的两坨……”八姐也看不过眼。

    “麻烦这位大小姐,闻不惯穷酸味,滚出去好吗?”传云见处在幽怨期,怎么顺心怎么来。

    “这小娃娃,这么没家教,我来替你父母,教训教训你。”死老头,不由分说,欺身而上。同时,八姐以更快的速度,瞬间制住了伏千君。手中一把水果刀,直直的抵着伏千君的后心。伏倩君嘴巴张成了o形,不敢作声。

    老头眼里闪过寒光,手上并未停。不停的从衣袖里,拿出长针,扎在传云见脖子上。

    传云见犹如一只弱小的鸡仔,毫无反抗之力。他想喊,喊不出来。习惯了八姐的保护。从未想到,八姐就在身后,老头怎么敢?八姐何在,快来救驾!

    他头朝左,八姐刀抵着伏千君,在右边,他当然看不到。

    老头扎了数十针。不再下针。指捏长针,微微转动。右手行针,左手逐渐加力,将传云见的头,缓缓复位。

    传云见疼的想大喊大叫。可他没有喊。他确信八姐在,他不会有生命危险。老头身上特有的味道,他熟悉。稍一琢磨,便知道是谁。既然是这个死老头,那就更不会有危险。

    十分钟后,老头收针。传云见,基本也能正视前方。疼痛还在,哪能好那么快。

    老头面露怒色,退至门口。八姐不动声色的收了刀。伏千君倒是颇有胆色。额头虽有汗珠,双腿毕竟没有彻底软塌。

    “有事说事,没事滚蛋。”八姐意兴阑珊,坐在传云见一旁。也不知从哪里找来的指甲钳,慢条斯理的剪指甲。

    “请传先生,教导我。”伏千君拱手施礼。

    伏倩君一脸的不情愿。老头瞬间脸红,嘴角抽抽。

    “凭什么!”八姐不怒自威。

    “本是同根生。”伏千君一脸坚毅。

    “先过来叩几个响头。三跪九叩。”八姐打趣道。

    “不是我不想拜师。我已经有师父。还望先生,海涵。”

    听完伏千君这句话,小老头眉头舒展,略有宽慰。

    “有师父还来找我做什么,门在后面,请便。”八姐剪完了手指甲,又开始精细的修磨着指甲边。

    “请传先生教导,真心相邀!”伏千君拱手,弯腰不起。

    “我凭什么教你?上次是这个死老头吧。躲在暗门里,想干吗?别以为我不知道。就你们这个心性,教会了,也是社会的败类。”

    见老头满脸通红,伏倩君小手微握,伏千君依旧低头不语,八姐又是一阵耻笑。

    “认我做师父不好吗?师父师父,一日为师,终生为父。人活在世上,多几个爹,路都走的比别人宽阔些。”

    “传先生,虽然我敬重你。但,请不要如此羞辱于我。”伏千君开口说道,依旧弯腰拱手不起。

    “还跟我拽文言文?那么好,还是那句话,门在那边,要么走,要么跪。真是个轻而易举的选择。哎呀!有人找我打排位。我的兰陵王,举世无敌!”八姐说完,自顾自的玩起了游戏。

    包括传云见在内的所有人,都觉得空气中,弥漫着尴尬。

    尤其是当语音中传来:兰陵王是谁的朋友,怎么这么坑,就你个b样,还好意思玩游戏?还取个“东方林青霞姐”的名字,你忒么拿过人头?下次谁再带这货,我直接挂机。0死0助攻0人头,你忒么死在野区了是吧?忒么我玩后羿这么久,开局十分钟,第一次没有人头。

    八姐是谁,脸皮天下第一。不动声色的继续打野,还不断的给对面精准报道,后羿所在位置。对面玩家也很有操守。碰到兰陵王,都是绕道走。每杀一次后羿,对面山呼:东方不败666。

    这位id“我从不埋汰人”的后羿玩家继续喷:兰陵王,遇见你,我倒了八辈子血霉。有本事你告诉我你的地址,老子弄死你个贱货。

    在场的诸位,早就憋不住的笑了。连弯腰拱手的伏千君,都不停的颤抖。

    当对方问八姐住址的时候,诸位却不约而同的相视而看:胆肥啊!连八姐都敢惹。

    八姐表面笑嘻嘻,开口说道:“这位小哥哥怎么这么暴躁,伦家是女孩子嘛!坑点怎么啦!你不知道女孩子越坑,人长的就越漂亮嘛!后羿小哥哥,你坏死了。老是这么粗暴。能不能好好说话。”

    场面极度诡异。伏倩君一脸嫌弃。小老头暗道人心不古。伏千君有点想吐。倒是传云见,早已百毒不侵。习惯了。

    传云见只是觉得,为什么八姐本人那么厉害,玩起游戏来,那么坑。好死不活,非要选兰陵王。从开始接触这个游戏到现在,就没选过第二个角色。真是想不通。

    后羿:原来是妹子啊。你早说啊。好啦!好啦!是我不对。输赢没关系,开心就好。

    房间里充满了对后羿玩家,深深的鄙视!

    “你这辈子不会有女朋友的。如果有,你女朋友一辈子是处女。”说完这句,八姐关掉了语音,继续野区游走,坐等游戏结束。随着基地水晶爆炸,八姐关掉了游戏。

    “我可以教你。但你要加倍付工资。”

    “可以。”伏千君满心雀跃。

    “不是给我的。是给他。既然要教,那就两个一起教。传云见,三天后,跟他一起训练。外卖不用送了。”

    “训练个鬼,我不去。”传云见一脸嫌弃。

    “年薪两百万。”伏千君淡淡的说了一句。

    “八姐,我最听你的话了!”传云见像只温顺的小猫咪,贴着八姐的右肩。众人一阵恶寒。

    “现金还是转账?”

    “这是我卡……”传云见迫不及待。

    “转我账上。”八姐随口一说,打断了传云见的话。

    “好。倩倩,立即转账。”伏千君毫不心疼。

    八姐饶有兴致的打量着伏千君。

    “那么我们是不是可以搬家了!”

    “可以!”伏千君喜上眉梢。

    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张(←),下一章(→)
  • 上一章
  • 下一章
设置 恢复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