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天数之王肖

第九节 城市的白

作者:良易狂      字数:8628

    天微微亮。传云见醒了。一个多月的送外卖生涯,已经形成了生物钟。怎么睡都睡不着。痴痴傻傻的睁着眼睛。

    七点半左右,他出门吃早饭。八姐清闲,修剪着手指甲。

    吃完早饭,走上附近的天桥。想起了那句:你在桥上看风景,我在桥下看你。顿时觉得意境很贴切。俯瞰桥下,哪有人看他。来去匆匆,从不停留。

    下了天桥,想起给八姐带早饭。一根油条,一个茶叶蛋,还有豆浆。觉得八姐昨晚的表现可圈可点,又买了一笼小笼包,五块钱生煎包。也就这点表示,所有的钱都必须上交。八姐说了:你可是有孩子的人,不能大手大脚。老娘帮你存着。

    每天兜里,就五十块备用。八姐天天掏口袋。少于五十补上,多于五十,拿走。电话费,必须控制在不超过一百每月。唯有这个时候,他才能有可能,遇见红色的毛爷爷,闪闪发光!只是拥有的时间过于短暂。

    由于马云的科技,他现在,所看到的,只不过是数字。完全没有现钞在手的欢欣鼓舞。

    回到家,想喊八姐起床吃饭。床上空荡荡。被子叠得整整齐齐,床铺平整,没有一丝皱褶。

    “还真像个女人。”

    他发了短消息询问,没有得到回应。刚准备出门,门开了,八姐回来了。扔给了他一串钥匙。

    “车给你拿回来了。看上去有点破,也能将就用。”

    “哟!又可以赚钱了。”

    “对了,你索性就休息一天。去约约小姑娘,放松放松心情。要劳逸结合嘛!”

    “哪有小姑娘。”

    “好,好,好!走,陪八姐去上班。正好今天有人调休。”

    “不去。”

    “记仇啊!”

    “你不是说,我会拉低你的颜值,影响你的形象么。”

    “怎么了,这个世界怎么了?难道丑还不让人说了?”

    “你忒么除了欺负我,还能欺负谁?”

    “打是亲,骂是爱。这你都不懂。赶紧收拾收拾,随姐出征!”

    传云见无语。只能照办,谁让八姐管钱呢。说者无意,听者有心。甭管嘴上说着什么,他的手,很诚实的梳理着自己的形象。甚至,还洗起了澡。

    对于大多数男人来说。早起洗个头,还不如连澡都洗了。反正时间都差不多。光洗头,会比洗个澡,更浪费时间。

    从卫生间出来,就听到八姐打了一个饱嗝。

    “这家小笼包不行。以后不要买了。豆浆还可以。油条少买买,长肉。生煎包,还可以,就是肉太多,腻味。茶叶蛋,没煮透,没味!”

    传云见腹谤:不好吃,还吃这么干净,你是猪吗?

    两人慢悠悠的下了楼。不骑车,也没有车。挤公交车呗。

    上海的公交车,挺多。很方便。如果忽略满载程度的话。

    近几年,无轨电车,少了些。无轨电车最大的特点是,车厢拼接,有点像手风琴。载客量也大。平稳,环保。除了转弯,会有些颠簸,毕竟离心力大了些。多年来,随着科技发展,逐渐被超级电容车取代。带辫子的手风琴,慢慢减少。

    近年来,复古风出现。城市人群,对环保的意识逐渐提高。辫子公交,再次复苏。还是原来的模样,却多了很多的内涵。

    传云见,并没有这样的福气。这条线路上,没有无轨电车。

    大概都是一些8:30打卡的上班族。这车里,人山人海。前胸贴后背的。爱心座椅上,老头老太,倒是有多余的空间摘菜。

    后门附近,传云见用身体撑开一些空间。八姐此刻柔弱的像个小孩,正对着他,宛如恩爱的小情侣。

    他哪能把注意力放到八姐身上。右前方,一穿着暴露的女子,站在门边。他居高临下,随着公交车的每一次颤动,山峦起伏,晃眼!关键这女子,长的相当可以!

    “眼珠子掉了。喂喂,你东西掉了。”八姐贴近他耳边,说道。第一句居然没听到,八姐加大了音量。

    “额。你说什么?”他一副做贼心虚的样子。

    “你节操掉了。”八姐翻着白眼。

    他才不管。享受不了真女人,还不能看看呐!

    女子注意到他贪婪的目光。抬头瞪了一眼。

    传云见是什么人,百花丛中过,片刻不留……额,留了一个。那不是重点。他脸皮,还是很厚的。也不害臊,伸出了大拇指,迅速的点了个赞。女子一阵好笑。也不再介意。

    女子身后某一猥琐的男子。借着公交车的颤动,看似很合理的触碰着女子。

    女子不胜其烦,向正在疯狂偷窥的传云见,传递求助的目光。

    传云见微微摇头,不愿帮忙。女子好气又好笑的翻了翻白眼。

    开玩笑。你穿成这样,鬼知道你是做什么的。你要是自己不喊,谁敢帮忙。一来不是好友,二来不是男女朋友。万一帮了你的忙,打了架。你倒好,一走了之,那种公子岂不是亏大了。偷腥不成,还惹了一身臊。如今这社会,做好人,成本太大了。救了人反被讹,救了人,自己死了,被救者连感谢都没有,便消失不见。

    再说了,也没见你身后的男人掏出不可言说的东西,猥亵你呀!

    “次奥……掏了!”传云见还在自顾自的脑海风暴,女子背后的男子,终于亮出了大杀器。

    “cnm的!”传云见等不及女子的呼喊,直接一脚踹向了男子的大杀器。似乎有点早,被对方躲过了。传云见有些懊恼,怎么不等到关键时候再出脚呢。也来不及细想。对方打蛇随棍上,掏出甩棍,就要借机敲打,传云见来不及收回的右腿。

    “胆子真大!还敢还手。走你!”八姐一个眼神,女子快速往左前方回避。八姐左脚,精准的踢中男子的大杀器。

    吵闹声,惊动了司机师傅。短暂的了解事情经过之后,司机师傅在安全地带停了车,开后门。男子被八姐几脚踹了下去。

    车厢里响起了赞叹声。

    “巾帼不让须眉。”

    “女汉纸。”

    “这种人,就该这样整,弄不死他。”

    “没想到,小姑娘挺漂亮的,看上去挺文弱,下手倒是挺狠。”

    “你们这样是违法的,万一别人留下后遗症,你们就等着哭吧。”

    “你这个人怎么这么说话,是不是他同党?”

    “他说的也没错。应该报警。这样可以最大限度的保护自己。”

    “报什么警,这种人就该见一次打一次,打多了也就乖了。不然进去关几天又出来,纳税人的钱,可不是给这种人糟蹋的。”

    “我觉得还是该报警。”

    ……

    总之众说纷纭。从开始的一片叫好声,再到法律条文,整个公交车上,形成了三派。一派一味叫好,打不死他,就是从不提出,自己也要出手。一派引经据典,报警最妥当。还有一派,大家一起上,只要打不死,就往死里打,法不责众。

    不管说什么,向八姐投来的,都是赞许,倾佩的目光。

    传云见一脸委屈:明明是我先出手的好吗?

    并没有人在乎他的想法。他没有了继续欣赏山峰的兴致。别过脸,看着公交车行驶的方向。表面平静,内心会否有泪珠滴落,无人关心。

    八姐不失礼节的笑对众人。察觉到传云见的表情,八姐嘴角微斜。

    “那女子,才不是没有故事的女同学。想泡吗?”

    “就你事多。好好坐车。快到站了。”传云见没好气的说道。

    “想泡就跟我说。我帮你追。”八姐一脸贱笑。

    传云见正视八姐,总觉得八姐不怀好意。

    “不想就算了。老娘就当好心被狗啃了。”

    “你烦不烦。”

    “不行。你必须泡她。八姐可不是什么人都帮的。”

    八姐话刚说完,到站了。传云见,抢先下了车,想逃离八姐的调侃。颇为戏剧的是,由于走的匆忙,他的右胳膊与女子的白,轻触而过。

    他立即回头说了对不起,羞红着脸,转身快速离去。顺便回味那一刻的柔软。

    八姐似笑非笑,下车之前,直视了女子的白。嗯,挺壮观。

    随八姐进门。麦当劳的点餐员,确实好看。

    “八姐,经理喊你过去一下。”一个十七八岁的女子,喊道。

    八姐去了经理办公室。

    传云见只能点了一杯饮料,坐在角落里,等着。这个角落,也是有技巧的。可以遍观店内店外的美女。

    “传云良,你把工资结了。实在是对不起,我们不能继续聘用你当我们的点餐员。”经理一脸真诚与歉意。

    “原因。”八姐好似并不惊讶。

    “我作为经理,要对我的客户负责。没有几个顾客,会接受异装癖。我想,你应该明白。”

    “我可以走,但我必须知道,是谁,告发了我。”

    “你不要让我为难。”

    “那他有没有告诉你,我很能打。”

    “现在可是法制社会,你威胁不了我。”

    “没事,反正我会好好的感谢你。我会告诉你的老婆,你跟店里的某人,有不可告人的关系。还不仅仅是这一个。还有某个小区里,你的情人,挺多的呀。”

    “不用说了。这是监控,你自己看。我可没告诉你。”

    半个小时后,八姐扬着扑克脸,如风一般,走了出来。

    “走,找那孙子去。”传云见云里雾里,跟着八姐出了门。

    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张(←),下一章(→)
  • 上一章
  • 下一章
设置 恢复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