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勒胡马

第十二章、王气当在建邺

作者:赤军      字数:5606

    ♂? ,,

    ,最快更新勒胡马最新章节!

    “君子营”汇聚了四十多名投靠石勒的中原士人,说起来可以算是石勒的秘书处,而“君子营”督张宾就是秘书长了。这四十多名士人,加上家眷、仆佣,以及所招募的一些中原人担当护卫,总共也得七八百号,在许昌城东占据了相当大的一片街区。

    许昌自从汉末以来,便是中州名城大邑,户口原本非常繁盛,但也因此成为了各方争夺的一大焦点,数年来屡遭兵燹,城内居民百不存一——横死于兵锋之下的固然不少,因为种种原因被迫或主动逃离的,更是占了绝大多数——空出了大量房屋。石勒军中的胡人大多仍然习惯结帐而眠,并且石勒对于武夫的管理也比较严格,要他们尽量和士兵们保持一致;他知道中原人喜欢住瓦房,因此所占空屋,很多都拨给了“君子营”——也不管他们是不是真占得满。

    所以石勒命张宾为裴该和裴氏准备住处,本是很简单的事情,但张宾随即就被石勒唤走了——他们必须立刻商定拔营北进,攻打洛阳的进军次序,就怕一旦有所耽搁,大功都被刘曜、王弥等人抢走——因此便将此事委托给了一名部下。

    这个人姓简名道字至繁,东平郡人,出身小门小户,只是略通文墨而已,郡内中正评了他一个下中,基本上就与做官无缘了。但他略通医理,又很早就投靠了石勒——还在张宾之前——因此“君子营”成立后,亦得以跻身其中,张宾往往分派他一些营内杂务,倒也处理得井井有条。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都不能算是石勒的秘书,而是张宾的秘书,还是比较低级的那种。

    简道本人的面相就相当和善,再加上没什么身份地位,且没见过太大世面,听说裴该仕晋为散骑常侍、南昌县侯,我的天哪,简直是天上神仙一般的大人物嘛!更别提他身边还有一位东海王妃了……即便汉、晋是敌非友,他也本能地执礼甚恭,奉承趋迎,就如同奴仆对待主人家的贵客一般。

    而且他给裴氏姑侄安排下了相当规模的一套房子,据说原本为郡内长史所居,虽然后院墙塌了一半儿,仅仅一个前院,就已经足够安置二三十人了。裴氏姑侄身边只有一名侍女芸儿,就是当初被蘷安相中的那个,蘷安好人做到底,也把她还给了裴氏——反正只是露水姻缘嘛,也没打算真纳来做妾——所以简道还特意叫了十几名老兵来,帮忙裴家安置。

    他对裴该说:“城中孑遗,多没有衣食来源,靠为大军搬运物资器械、修葺城墙为生。末吏可以去买几个奴婢来,以供王妃驱使——但不知需要何等样式的,还请赐教。”

    裴该冷冷地望着对方,固然人家好心好意把热脸贴过来了,但一想到才听说此人是主动而非被迫投靠了胡虏,他就难以和颜相待。当下忍不住一撇嘴:“城池残破、土地荒芜,百姓无衣无食,不知是谁之过啊?!”

    简道闻言愣了一下,随即笑嘻嘻地回答道:“前郡公取城时,荒芜之态,已与今日无异了。此处亦非久居之所,且戎马倥偬,故而尚未能安定民生,恢复耕织啊。”

    裴该本来的用意是:正因为胡骑搅扰中原,才使得民不聊生,竟然还会主动投靠胡人,究竟有没有良心啊?!但简道却误会了,以为裴该是责备他们入住许昌多时,竟然未能恢复民生——们不是中原人吗?不是石勒的参谋吗?打仗用不上们,难道平稳地方们都不会干吗?

    其实简道心里还挺开心,那边裴该听了他的回答才刚一愣,他就赶紧补充了一句:“然裴公责罚得是,末吏受教了。”没把我当下人看啊,也当我是石勒的参谋人员呢,要不为什么要责问我民生问题呢?“君子营”中恐怕除了张先生以外,也就这位裴先生肯对我平等相待啦。

    裴该瞧着对方的表情,察言观色,也大致明白了此人心中所想,不禁有些哭笑不得,怒气当场就泄了。于是他想一想,回应道:“用人无需多,二三名即可,汝自去筹划吧。”

    等到大致安顿了下来——其实也没什么行李,不过让老兵们打着火把,洒扫一下房屋和庭院罢了——裴该就把简道等人都轰走了,然后转回上房来见裴氏。

    裴氏如今自然不再是仆妇装扮了。胡骑抢得了不少物资,他们简直什么都瞧着好,什么都想要,那些绫罗衣衫、头面首饰,自然样样不缺,石勒在路上就挑出了一些赏赐给裴该,让他转交裴氏——由此可见,此人心思甚为缜密,也很擅长各种拉拢人心的手段。裴氏半辈子锦衣玉食,也不是个吃得起太大苦头的人,从前是恐怕生命和贞操受到威胁,才会粗衣蓬头,如今既然有了条件,也自然都穿戴了起来。

    裴该报门而入的时候,裴氏刚洗完脸,正在侍女的服侍下点着蜡烛,对镜涂粉。裴该垂首而立,不敢正视——这是本时代的礼仪,倒并非他躯壳中那具灵魂不好意思看见女人化妆。

    裴氏见他进来,略一扬眉,便即吩咐侍女:“汝先出去罢,掩上了房门。”那侍女答应一声,就小碎步地从裴该身旁绕过,出得门去——裴该斜眼一瞥,小姑娘大概才十四五岁,还没有发育完哪,不禁心说蘷安这禽兽,还真下得去手啊!

    不过这时代的审美和习惯就是如此,而且也不可能用任何道德标准来要求一个强盗,他心中痛骂一声,也就将此事拋诸脑后了,并不会因此而更加厌恶虁安——反正是敌非友,本身那胡将在自己心目中的好感值就是负的。

    等到门扇合拢,屋中再无第三人。双方静默了一会儿,裴氏首先扭过头来,开口问道:“汝究竟做何打算?”

    裴该刚才一直摒着气在倾听,貌似院中除了侍女的脚步声外,并没有其它动静——估计石勒和张宾也不会那么快就派人抵近了来监视他,等到简道“买”来几名奴婢,到时候就要小心了。但听到裴氏询问,他还是不自禁地又迈近了两步,这才屈膝坐下——因为裴氏是坐着的,若仍站着说话,居高临下俯视,显得太过不恭——压低声音说:“暂时栖身,寻机逃脱。”

    裴氏秀眉又再一挑,同样也放低了自己的声音:“往蓬关去?”

    裴该摇摇头:“此非一两日之功也。”

    石勒率兵北上,前攻洛阳,很可能会从蓬关附近过,即便双方暂时不起刀兵,蓬关的陈午也不可能久驻。听裴氏说,自己的哥哥裴嵩请命前往蓬关去向陈午讨要救兵,助守洛阳,裴该觉得这事儿不老靠谱的。想那陈午并非正牌的晋将,乃是一路“乞活军”帅,他哪有胆量和实力在此刻入都,自投虎穴呢?况且就连正牌的晋兵晋将,现在这种情况下都会尽量离着都城越远越好吧……

    ——————————

    这里顺便交代一下“乞活”,这是西晋末年所产生的一种独特的历史现象。

    究其根底,“乞活”的本体是“流民”,因为饥馑和动乱导致部分地区民不聊生,大量农村贫民被迫离乡背井,跑去别州别郡乞讨或者打短工,进而在遭到当地住民的敌视和官府的驱逐下,集结起来,谋求自保,就此形成了大小不等的流民集团。

    当时各地流民和流民集团很多,其中最大的一个集团,乃是因为关中齐万年之乱,导致数万流民入蜀,最后还因此催生出了成汉政权。但是“乞活”既属流民,却又不是普通的流民集团,本是因为并州饥馑,且为胡寇所扰,故此州将田甄、薄盛等人主动将难民组织起来,跟随刺史、燕王司马腾前赴冀州去谋食。这一集团打出的旗号是“乞活”,意思就是只求活命,别无他图。他们自称“乞活军”,各地官府和住民则蔑称为“乞活贼”。

    相比其他流民集团而言,“乞活”更有组织性,而且其中掺杂了不少并州的州将、州兵,还曾经跟胡汉军打过仗,具备相当的战斗力,并非普通乌合之众。但是到了这个时候,胡汉政权如日中天,西晋内部却还军阀混战,厮杀不休,就连司马腾也早做刀下之鬼,“乞活”自然被打散了,就此散布在了兖、豫、司、冀等广袤的关东地区,大小竟有数十股之多。

    裴该前世是知道“乞活”算怎么一回事儿的,至于“陈午”之名,则是在残碎的记忆中搜索得知,乃是河南地区较大一股“乞活军”的主帅,所部据说有十万之众。但是正如同当年汉末的“黄巾军”一样,“乞活”也是老弱妇孺共同进退的半武装集团,真正能战之兵恐怕还不足总数的十分之一,再加上装备低劣、粮秣不足,是根本无法硬扛石勒这种胡汉国大军团的。

    而即便是正规晋军,甚至中央军团吧,在宁平城内外的表现,裴该也都瞧在过眼里……

    所以裴嵩前去央告陈午,除非陈午是个白痴,或者莫名其妙的愚忠之辈,否则绝不会入洛助守;而若他真是傻的,进了洛阳也就等于一只脚踩进了死亡陷阱——刘曜、王弥、石勒等各部胡汉军很快就会从四面八方包围上来。

    因此自己若是逃去蓬关,根本就找不到裴嵩——要么随同陈午入洛了,要么悻悻然一个人返归洛阳,或者逃往他处去了。而且裴该简单扼要地回复裴氏:“此非一两日之功也。”意思是我们才刚来,尚未得到石勒的信任,这时候肯定是逃不了的,要想逃还得先蛰伏一段时间,做好万的准备,再寻觅合适的时机才成。

    到时候别说裴嵩,就连陈午大概都不在蓬关了吧。

    听了裴该的话,裴氏略一皱眉,又问:“胡军将攻洛阳,文约以为胜算如何?”

    裴该苦笑道:“自大王离城,洛阳便空。大军在外游弋,胡骑不敢往攻,攻则恐受腹背夹击;如今大军覆没,必然往攻洛阳,而洛阳必落敌手。”

    “天子如何?”

    裴该继续苦笑:“或为其俘,或死社稷耳。”他知道历史上晋怀帝司马炽是在逃亡途中被胡汉军逮着,做了俘虏的,但历史或许已经改变,再说也没必要跟这会儿充当预言家。

    裴氏不禁黯然长叹:“晋祚将终么?”

    裴该双眼略略一眯,沉声答道:“王气当在建邺!”

    裴氏望着他,眉心略略有所舒展,随即点头:“是,我曾劝汝兄弟避往江东,今虽落于胡人之手,最终还当前往建邺。”然后突然间伸出手来,在裴该大臂外侧轻轻一按:“汝好生做,勿负我望,亦休再以我为念。”

    裴该一挺胸膛:“自当与姑母同赴建邺……”说到这里,他略顿了一顿,突然问道:“未知姑母可能骑马么?”

    我是打算带着一起逃亡啊,石勒又不是曹操,不会灞桥赠袍放咱们走,到时候我可不想象关云长似的,千里送嫂,赤兔马后面还跟一辆马车,那多累赘啊,确定能跑得掉?

    裴氏答道:“曾经骑过,不甚精通。”

    裴该说我也是,但——“侄儿与姑母,都当娴熟马术,以利将来。”

    搜书悠网www.txtxu.com,看更新最快的书!

    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张(←),下一章(→)
  • 上一章
  • 下一章
设置 恢复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