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勒胡马

第七章、厩中妇人

作者:赤军      字数:4496

    ♂? ,,

    ,最快更新勒胡马最新章节!

    在洧仓附近,蘷安部下数百胡骑迎面截住了数千晋兵,仅仅一轮冲锋,晋军便告彻底崩溃,连带着赶车的民伕、车上的贵人及其奴仆,乃至追随的百姓,近万人很快就都成了俘虏。

    完了一打听,原来是右卫将军何伦与龙骧将军李恽听闻司马越的死讯后,知道大军覆灭在即——虽然当时还并没有被石勒攻灭,但兵权落到王衍手里,那还能有好么——洛阳也不可守,于是就保着司马越的家老小,满载王府财货,悄悄离开洛阳,想要逃回东海国去。朝臣和百姓有不少人也携家带口的请求追随,以尽快逃离洛阳那个死地。

    他们也知道石勒大军在许昌,还特意从许昌北边儿绕了道走,一路上心惊胆战,好不容易通过洧仓,折而南向,自以为把石勒给甩身后去了,精神才刚一放松,没想到胡军却从西南方向冲杀了出来……

    蘷安打问清楚,便即来报石勒,说何伦已然战死,李恽逃亡无踪,倒是擒获了司马越的世子司马毘,请问该当如何处置?是不是干脆把他们都给宰了?石勒笑道:“凡姓司马的,皆不可留,可即枭首;朝官千石以上,弃君而逃,也皆可杀。至于其余……此处虽然距离许昌不远,也不好将那么多财货暂时寄放,总须要人搬运。”命令就让那些被擒的晋兵和老百姓去搬运财物,有敢不从的,再餐项上一刀好了。

    “前在宁平城,未及勒束部众,乃将晋人尽数杀却,只余女乐数十,诸将也不够分。如今所获,很多是王府眷属、仆佣,不拘男女,即可分赏有功将兵……”一指蘷安:“汝功劳最大,可以先选。”

    众胡将莫不大喜,纷纷拱手谢恩。

    当日晚间,大军就在洧仓以南、洧水岸边扎营,先有快马前往许昌,通报石勒即将返回的消息,要城内将士秣马厉兵、整顿物资,先期做好北征准备。

    ——————————

    裴该冷眼观察这些胡骑,就见他们行军的时候非常散漫,几无阵列,但一旦改为战斗状态,相互间的配合却非常默契——说白了,纪律虽然不怎么严格,组织力却还算是不错的。当然啦,这跟后世现代化的国家军队相比,组织力也是渣,但比起这年月的晋军来,却无疑有若神兵一般。

    不过再想想,石勒这回带出来的都是军中精锐,个个是百战老胡,如此中坚力量,估计也就这么四五千顶天了,他不信许昌城内都是这般强兵,且有上万之数。这年月若有上万能战的精骑,肯定横行天下啦,他石勒不至于要打一辈子仗,都还没能够完统一北方……

    等到扎营的时候,这些胡人就更是散漫,帐篷东一座西一座的,瞧上去并没有什么明确规划。但是蘷安亲自指挥亲兵在营外挖掘壕沟,插上拒马,防御工作倒是做得一丝不苟,普通兵马若想偷袭,难度无疑也是相当之大的。

    一般几十座帐篷附近,便会临时扎一座马棚,照管坐骑,由牧奴负责晚间的饲喂。其实这些牧奴也大多是战兵出身的老胡,只是年岁大了,不方便再冲锋在第一线,所以才接下了照顾马匹的工作。

    虁安本部的牧奴大概四十出头,但一张面孔跟风干橘皮似的,光看相貌,说是年逾六十也有人信——当然啦,这年月六十来岁的人,绝对没有他的体格和力气。这牧奴完不会汉话,但大概受过蘷安的关照吧,对裴该还算客气,他先安顿好了五十多匹战马,然后就来接裴该,牵着绳子,把裴该牢牢拴在一根木柱上。

    离开不久,牧奴又从大营折返,在裴该面前摆下一碗清水和两块粗面饼,然后解开他一只手,自己挺着长刀跟旁边儿监视。裴该心说看的体格,就算手中无刀,我也根本打不过啊,何必如此警惕……是不是因为自己白天逃过一回的缘故?微微苦笑,便即取饼来吃,端水来饮。

    他倒是也想过绝食的,但一转念,吃饱喝足了才有逃跑的可能,真要是饿得半死,那就等于彻底断绝了自己的生路啦——生路固然渺茫,也不应该彻底放弃。

    吃喝完毕,又在老牧奴的监视下解了手,完了才被重新捆好。老牧奴又离开一阵子,回来的时候,脚步有些踉跄,貌似是喝了点儿酒,还特意朝裴该笑笑,做了几个手势,那意思大概是:

    今日战胜,得赏喝了些好酒,真是太惬意啦!

    裴该不知道才被攻灭的晋军究竟是谁的队伍,但是看情形——主要是胡兵抢掠所得——军中应该有不少财物,难道说,他们行军的时候竟然还带着好酒?若是胡人自己的酒水,估计老牧奴不至于那么兴奋吧。

    随即老牧奴便在马厩里和衣而卧,距离裴该也就两米多远,时候不大,便即响起了浓重的鼾声。裴该心说这倒是个大好机会,只可惜……这绳子要怎么才能磨断或者挣脱啊?老兄绑松一点儿会死么?

    试着努力了一阵子,却根本是无用功,心灰意冷之下,他就觉得困意上涌,正待按惯例背靠着木柱朦胧睡去,突然之间,耳旁隐约听到了一阵轻微的脚步声。裴该勉强睁开眼来,借着朦胧的星光和远处的篝火,就见一道黑影从马厩后面蹑手蹑脚地蹩了出来。

    他心中疑惑,瞪大眼睛望去,好不容易才大致看清了,那竟然是名女子。这女子明显是奔着自己来的,仔细分辨之下,发现对方中等身材,高挽发髻,穿着一套粗布衣裳,象是谁家的仆妇。最终,那妇人就来到自己面前,先瞟了一眼鼾声大作的老牧奴,然后才曲膝蹲下。

    两张面孔相距咫尺之遥,互相打量。裴该看对方大概三十多岁年纪,双眼红肿,可能才刚哭过,越瞧便越觉得此女相貌颇为眼熟,理论上自己应该是认得的,可惜却死活想不起来。

    此世裴该的记忆,应该就隐藏在头脑深处,必须仔细思索才能逐渐发掘出来,但他这两天就光想着怎么逃跑,或者该怎么去死了,就没什么功夫回想往事——反正迟早要死,搞清楚裴家的事情有什么意义么?

    他在观察那妇人,那妇人也在瞧他,也就一两息的功夫,突然间张开檀口,压低声音唤道:“文约……”

    裴该心说咱俩果然是认得的啊,但究竟是谁呢?凝视这妇人,却仍然回想不起来。

    就听妇人继续说道:“听闻文约宁死不肯从贼,不愧为我裴氏子孙……”裴该心说也姓裴么?还是别姓嫁到裴家来的?他完不明白该怎样称呼,也不知道该如何作答,只好愣愣地盯着对方,却不说话。

    好在那妇人也并没有问他的意思,只是幽幽地叹了一口气:“昔日我劝汝兄弟随王玄通子孙同往建邺,汝兄却不肯去,如今可懊悔么?”说到这里,眼中似乎又有清泪垂下。

    裴该还是箕坐在那里发愣,脑海中千廻百转,想要弄明白妇人话中的含意。“同往建邺……”,建邺,也就是后世的南京啦,啊,那里将会有“朱雀桥边野草花,乌衣巷口夕阳斜”,有南渡风光、六朝烟云……自己本该跟什么“王玄通子孙”一起到建邺去的吗?那不就可以暂时躲避兵燹,说不定无灾无难地过完这无意义的又一生吗?为什么不去,为什么不去?!“汝兄却不肯去”,那个叫裴嵩或者裴崇的家伙,为什么就那么没眼光呢?而这具躯体原本的主人,为什么就那么听哥哥的话呢?

    正在冥思苦想,突然觉得手上一阵刺痛,这才恍然发觉,那妇人竟然掏出一柄小巧的匕首来,正在试割自己手上的绑绳。裴该急忙咬紧牙关,忍住疼痛,双手略略一挣,已将绑绳扯断。

    随即那妇人倒持匕首,硬塞进了裴该的手中,嘴里低声说道:“汝兄前往蓬关游说陈午助守洛阳,文约若能逃得掉,可以前往相会——千万说服道文,中原兵燹不息,最好还是逃到江东去吧。”

    裴该将匕首牢牢捏在手心里,开口问道:“……和我一起逃么?”

    那妇人伸出一枚手指,竖在嘴唇上:“嘘……我一妇人,如何逃得了?汝千万小心,若是死在此处,将来我又焉有脸面去地下见钜鹿成公呢?”随即直起腰来,又瞥了和衣躺在一旁的老牧奴一眼,这才倒退着,一步步消失在了黑暗之中。

    裴该愣了一下神儿,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遭遇——这是在做梦吗?难道这就有机会逃出虎口去了?不,不,这里还是胡汉军的营地,想要逃走,哪有那么容易啊……那么逃么?当然要逃,哪怕只有万分之一的机会,也必须要牢牢把握住!

    他小心翼翼地站起身来,轻轻抖了抖发麻的双腿,正打算蹑手蹑脚地蹩出马厩去,突然间耳旁的呼噜声瞬间止息。匆忙转过头来一瞥,就见不远处两点暗星闪烁——那是老牧奴的一双眼睛,那家伙竟然醒了!89

    搜书悠网www.txtxu.com,看更新最快的书!

    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张(←),下一章(→)
  • 上一章
  • 下一章
设置 恢复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