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勒胡马

第六章、逃亡

作者:赤军      字数:4507

    ♂? ,,

    ,最快更新勒胡马最新章节!

    其实裴该装模作样向石勒陈述祸福,分析局势,说的还都不能算是假话。首先十万晋军一朝而丧,洛阳方面不但再也派不出机动兵力来了,并且就连守城都人手不足,胡汉大军正好分进合击,破城灭晋;其次刘曜和王弥等人都会因此而嫉妒石勒功高,同僚之间——其实是军阀之间——必然会起冲突。当然啦,这不是裴该有什么大局观或者先见之明,因为原本历史就是这么发展的,虽说他对两晋南北朝的历史并不是太过熟悉,大致发展轨迹总还是清楚的呀。

    至于石勒,暂时还考虑不了那么远,但在攻灭王衍之后,也肯定要发兵北上,从成皋关进入洛中,去跟刘曜、王弥合攻洛阳,这本来就是既定的方针。于是在宁平城外仅仅呆了两天而已,就在裴该谋刺失败后不久,石勒下令,大军拔营起行,先回自家暂时的根据地许昌,然后再北上去攻打洛阳城。

    他这一趟百余里奔袭,带出来的都是骑兵,而且损失微乎其微,反倒夺获了晋军的大批辎重、粮秣,还有晋朝王公百官数不清的私人财物,真正吃了一个餍足。可是财货再多,总需要人力、畜力来运送啊,石勒当时一兴奋,也没有及时勒束属下,结果把晋兵都给杀光了——可能有小部分漏网的,但活擒的几乎没有——那要靠谁来运输物资?难道把骑兵都改成商队不成么?

    因此只得暂时留下孔苌和一千胡骑,命他们在周边乡镇掳掠居民,充作运输队,尽快把物资运回许昌。石勒和蘷安等将则统率主力,先期折返。

    数千胡骑,大多数一人还配双马,机动力很强,但就中独有一人无马乘坐,只能步行——那当然就是倒霉的裴该了。蘷安用一条粗绳索,一头拴着裴该手腕,一头系在自己马鞍上,就这么拖曳而行——他的意思,瞧我没有鞭笞裴郎吧,我只是请他运动运动,跑跑步而已。

    胡骑回程比来时要慢速得多,但基本上也是一路小跑。战马小跑,落到裴该头上就被迫要疾奔了,才不过两里多地,他就跑得浑身酸软,上气不接下气,一个不慎左脚绊右脚,一头便栽翻在地。蘷安也不停马,按照原速度继续前行,足足把裴该生拖出去好几百米,裴该脸上、双肘、双膝,多处衣衫剐破,还磨出了血,蘷安这才装模作样地回头一瞧:“啊呀,裴郎可还好么?”随即缓缓勒停坐骑。

    裴该挣扎着爬起来,恶狠狠地瞪着他,也不说话。他现在想拼命没力气,想逃跑又被绳子拴着——而且四周围是胡骑,就算松开绑缚,他又能跑到哪里去——也只能瞪着眼睛作无声的抗议了。心说这贼老天是不想让自己踏实去死啊,这般苦楚,不知道要捱多久……但老子还是坚决不降!

    关键对方都是胡人,若是晋朝军阀,甚至于流民、草寇,说不定都先投降再说,免受无尽的痛苦。而面对胡人,即便几百年后都会融入中华民族,说不定其中某一个还是两千年后自己的旁系祖先呢,如今他们可都是屠杀汉民的刽子手,自己心里这道坎儿是无论如何也迈不过去的。

    虁安和裴该,两人又大眼瞪小眼,对视了老半天,最终失败的还是蘷安,首先把视线移开,有些尴尬地笑一笑,吩咐左右:“选一匹驽马,请裴郎乘上。”终究他不能真把裴该给弄死,哪怕弄残也不成,否则在石勒面前没法交代。

    ——————————

    晚间扎营的时候,蘷安直接把裴该给安排在了马厩里,仍然用绳索牢牢拴在一根木桩上。裴该瞧着附近的胡人牧奴并不怎么太关注自己,就偷偷挣扎,想要磨断手上绳索。只可惜附近找不见任何利器,这用绳子磨木头,说不定先断的反倒是木头——所谓“绳锯木断,水滴石穿”是也——当然啦,那得多长时间就不好说了。

    而且他白天被拖了好几里地,接着又给绑在马背上,跟随胡汉兵行军,这年月还没有马镫,马鞍也不见得舒服,他前一世本来就没怎么骑过马,这一世的躯体也缺乏驭马经验,能够顽强地用双腿夹住马肚子,踞在鞍上不掉下来就已经谢天谢地了,一路颠得浑身上下无处不痛,精力和体力的损耗数倍于往昔。因此等到天黑以后,才刚磨了不长时间的绳索,裴该就实在扛不下去了,竟然脑袋一歪,再次昏睡过去。

    从宁平城到许昌,基本上算是一马坦途,没有什么丘陵、高山,但即便如此,道路曲折,也将近三百里地。胡汉兵行军速度很快,即便只是纵马缓驰,头一天也走了一百里,然后第二天又是一百里,估计用不了三个昼夜,便能抵达目的地。

    裴该自然不知道他被扔出去之后,石勒和孔苌、蘷安在帐内的议论,完不清楚自己前途究竟会向何方。他大致估算,石勒本营在许昌,那位有名的张宾张孟孙先生应该也在许昌,大概是想请张宾来游说自己归降吧。说起来,张宾算是两晋十六国时期罕见的智谋之士——当然也是有名的大汉奸——他又会设什么说辞来妄图动摇自己的心志呢?以这一世裴该的口才,能不能辩得过他?

    算了,想那么多干嘛,辩不过就不辩呗。辩论可能困难,破口大骂难道还不会么?反正自己是坚决不降的,若使张宾也铩羽而归,说不定石勒就只好下定决心,给自己来个痛快的啦。

    第三天上路后不久,突然有探骑来报:“洧仓南面发现晋兵。”石勒微微吃了一惊,急问:“有多少人?”探骑回禀道:“战兵约摸二三千,但其中有不少马车,装饰华丽,想必是从洛阳东逃的贵人。”石勒笑一笑,吩咐道:“可命蘷将军杀灭之。”

    命令传至蘷部,虁安当即调派人马,前往洧仓攻敌。胡骑乱糟糟的,重排队列,各自分组,貌似就把裴该给忽视了。裴该这两天里费了好大功夫,终于自学成才,大致摸清楚了驾驭坐骑的技巧,心说真是天助我也,于是假意躲避胡骑,双腿用力夹着马腹,足跟轻轻踢打,歪歪斜斜地,就逐渐靠到了道路的右侧。

    他瞧得很清楚,路旁不远处就是一片不小的松林,若是能够突入林中,或许就有逃脱的机会——想在数千胡骑面前跑路,这难度不是一般的大,但即便成功几率再低,终究还是值得一试的。世上很多事情,但凡尝试总有一线生机,若是连试都不敢试,即便活着,又跟僵尸有什么分别?

    再说了,自己本来就是必死无疑,难道还期盼石勒或者蘷安良心发现,主动把自己给放了么——貌似这事儿和良心也扯不上什么关系——大不了被逮回来之后,再挨两拳,或者再拖着跑几里地呗。要是他们一怒之下,直接把自己砍了,那就更省心。

    他警惕地打量着附近的胡骑,瞅准一个机会,压低了脑袋,整个身体都伏在了马背上,双腿努力夹紧马腹,随即脚跟猛地用力一磕,坐骑吃痛,嘶叫了一声,果然奋起四蹄就开始加速,所朝的方向,正是那片松林……

    当真是惶惶然似囚鸟出笼、渴鱼入水,只望能够逃出生天。他距离也不过几百米而已,估计战马疾奔,不用半分钟就能够穿入林中啦。

    可是眼瞧着眼中的松林逐渐放大,只差一步,此番逃跑计划就能成功——起码是成功了第一步——突然之间,就听身后一声呼哨,裴该胯下坐骑脑袋一歪,猛然间“刹车”。裴该促起不意,直接就顺着马脖子朝前面出溜下去了,脸先着地,摔了个七昏八素,半天挣扎不起来。

    身旁杂沓的马蹄声响起,裴该心说完蛋,最终还是失败了……他背着双手,还在地上扑腾,早有两名胡兵过来,一左一右,掐着脖子,揪着膀子,把他架将起来,就听有人温言问道:“裴郎这是欲往哪里去?”正是石勒的声音。

    裴该梗着脖子,恶狠狠地瞥了石勒一眼:“某欲死而不得死,那便只有去了。”石勒笑道:“想死难,想逃可也不易啊。”

    蘷安闻讯也匆匆赶了过来,石勒横他一眼:“命汝看顾裴郎,为何险些放他走了?”蘷安又羞又怒,顺手抄起马鞭来,朝着裴该脸上就抽。

    裴该本能地两眼一闭,但等了一会儿,却并没有感觉疼痛。原来是石勒横鞭一架,阻止了蘷安——“有言在先,不得随意鞭笞裴郎。我欲得其心,岂可伤其形?”瞧这脸上已经有伤了,再让抽一鞭子,万一将来落疤,多不好看相呀。

    石勒是怕裴该和蘷安结下深仇,则将来同殿为臣,一起辅佐自己,到时候文武不合,甚至互相攻讦,说不定会坏大事。如今裴该还不肯归降,稍稍虐待他,让他吃点儿粗粮,喝点儿凉水,穿件破衣服,跟在马屁股后面跑几步,那都是小事儿,可若是让他脸上落了疤,这票中国士人最好脸面,他必然记恨一辈子呀,却又是何苦来哉?

    当下命人将裴该押将下去,好生看管。

    蘷安凑近前来,压低声音道:“明公如此爱护裴郎,他若再不肯降,真是无人心者也。”

    石勒嘴角一撇,淡淡地苦笑道:“临之以威德,施之以恩惠,而仍然不肯降顺的,张先生曾经跟我说起过,古往今来也有不少——那才真能够被称作‘烈士’哪。”89

    搜书悠网www.txtxu.com,看更新最快的书!

    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张(←),下一章(→)
  • 上一章
  • 下一章
设置 恢复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