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舌尖上的江湖

第八章 裸奔扬州?

作者:废狗君      字数:7065

    “等……等一下啊!”

    满脸羞红的唐万,一下甩开了柳随风的手,实在是被柳随风逼急了。( $>>>棉、花‘糖’小‘說’)

    “我才不要就这样随随便便给人家当老婆!”

    “帮我一次,就当我欠你一个人情,行吗?”

    听到柳随风的话,唐万又看了看茅屋之中的老人。

    老人面带笑意,皱起了一脸的岁月痕迹,即便双眼早已渐白,看不清东西,当仍能从眼中看出几分期待。

    “好吧。”唐万纠结了一会,才答应了柳随风,“不过我可先声明,之所以帮你,是因为不想让老人失望,可别以为你那一个人情多么值钱。

    还有!我男扮女装的事,绝对不能告诉第三个人!”

    “行了行了,快点吧。”

    “等等!再让我酝酿一下!”

    “……”看着唐万一脸像真要出嫁入赘的紧张模样,柳随风白了唐万一眼。

    “呼——呼——”唐万深呼吸两口,低下头双手拍了拍自己的脸,这才“嗯!”的憋了一口气,抬起头来。

    “唰”

    唐万一手熟练的在脑后一扯,束发的发带飘落,唐万一头盘起的黑色长发,也随之簌簌的落下,盖住了唐万的两鬓与额头,直批双肩。

    “唔……”第一次看到唐万放下长发的样子,柳随风也呆了半分。

    “看什么看,没见过女人?”唐万看着柳随风的反应,嘴上吐槽着,但眉宇之间,明显带着几分得意。

    “走吧,官人。”看着柳随风眼神闪躲、不好意思的模样,唐万又不忍一笑。

    明明之前还一副老司机模样,跟老人讲自己七八个老婆,怎么怎么管教得服服帖帖,现在真的见到女人,反而一脸羞涩、放不开手脚。

    挽住柳随风手臂的双手,也弄得柳随风反而有些小羞涩。

    “终于来了吗?”听到两人再度踏入茅屋的脚步,老人嘴角上扬的弧度又高了几分。

    “嗯嗯,来了,刚刚这婆娘害羞,不好意思进来,我劝了半天,耽误了点时间。”

    “到底是谁不好意思啊!”唐万眉头一皱,小声嘀咕,但当着老人的面,还是给了柳随风一个面子,忍了,没有当面揭穿柳随风。

    “狗剩!人家好歹也是大华公主,你怎么能直接这样叫人家婆娘!”听到柳随风的称呼,老人训斥道,只怕失了礼。(. 广告)

    “呃呃……”柳随风一时忘了,自己的大老婆可是当今大华国公主。

    “还不快点给人家道歉!”老人非常严肃。

    看柳随风陷入窘境,唐万赶紧出来打圆场,“爷爷,道歉就不必了,狗剩他就这幅德行,我都是他的人了,叫就叫吧,我也乐意。”

    “不愧是大华国的公主,果然大气,倒是我家狗剩,从我们扬州这种小地方出来的,有些上不了台面了。”

    “……”柳随风无奈。

    难道天下长者都一个样,私底下一个两个都疼得不行,但一当着他人的面,就胳膊走往外拐,变成垃圾堆里捡来的了?

    各种“犬子”“小儿”怎么怎么不行,都夸别人家的孩子好。

    “对了,狗剩这小子一直没提你的名字,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呢。”

    “爷爷,小女子唐婉儿,您以后叫我婉儿便好。”

    “婉儿?婉儿公主吗?这名字好呀,一听就是一个标志的美人胚子,只可惜爷爷现在眼睛,看不到了。”老人惋惜的摇了摇头。

    “不,爷爷,看得到。”

    唐婉儿说着,双手拿起了老人枯瘦的双手,慢慢摸在了自己的脸上。

    “爷爷,这是眉毛,这是眼睛,这是鼻子……”

    “诶呦,诶呦,婉儿不愧使我们大华国的公主,这秀眉,这媚眼,着挺鼻子,这樱桃小嘴,配上这头长发,简直美绝了,小脸蛋更嫩得能捏得出水。

    真不知道我家狗剩,是不是祖坟漫青烟了,小时候整天粪坑打滚、和狗抢吃食的,就一穷糟小子,怎么就能娶到这么水灵的一个姑娘呢。”

    听到老人的话唐婉儿捂嘴噗嗤一笑。

    柳随风也有些尴尬,“爷爷,你是不是记错了啊,粪坑打滚?和狗抢食?是不是过分了一点啊。”

    “绝对没有记错,这两件事爷爷可记得清清楚楚的,当时天热,村口阿毛家的猪在粪坑里打滚,结果你也傻了吧唧的跟着一起滚来滚去。

    后来还跑去跟人家的狗抢吃食,最后还抢不过,坐在村口哭了半天呢。”

    “……”柳随风听着,真没想到,“自己”以前竟然干过这种事情。

    “爷爷,今天我大老婆难得来一次,能不能不说这些事情。”

    “好了好了,爷爷不说。”

    老人笑笑,又用那双枯瘦的手,分别拉住了柳随风和唐婉儿的手,搭在了一起。

    “婉儿公主,以后在长安城,我们家狗剩,就麻烦你多多照顾了,若他不懂是犯了什么错,你可一定要帮帮他啊……”

    在老人枯瘦双手与苍老声音的之下,柳随风与唐婉儿的手搭在了一起。

    两人的温度,跳动的脉搏,共鸣着。

    或嫩或糙的手,也带给了两人截然不动的新触感。

    这让两人不自觉的相互看了看对方,在视线交汇的那一刻,才发现对方也在看着自己。

    看着唐婉儿的眼睛,柳随风只觉得有一种怪怪的感觉,不知为何突然将头转了转,避开了唐婉儿的视线。

    唐婉儿看到柳随风的举动,也微微一笑,两颊上又泛起几分红。

    ……

    三天后,清晨,当柳随风和唐婉儿两人再度提着刚刚斩获的三丁包子,日常给老人装孙子的时候,却发现老人再也叫不醒了,老人怀中的老狗,也不动。

    ……

    清晨的日光,透过破烂的屋顶与窗户,略显斑驳。

    一缕光,正好打在了老人的脸上。

    老人安详的脸,在和煦阳光的照耀下,好像微微在笑。

    那一张桌角点着一块砖才能保持平衡的破桌子上,也摆满了许多突兀的餐具。

    青瓷的碗,玄铁的锅,檀木的笼子……

    这些精致的餐具,无论造型、材料还是做工,恐怕都价值不菲,至于其中之前盛放的美食,更是叫人不敢想象。

    但它们却都出现在了这一间家徒四壁的茅屋之中。

    老人直到临死前,都不知道这是现实,还是一场梦。

    这几天里,他日思夜想的孙子狗剩,回来了,还在长安城当上得了一品大员,带着作为大华国公主的老婆一同回来。

    每天填饱他肚子的,不再是寡然无味的稀粥,而是各种他曾经想都不敢想的美食,什锦金碎饭、蟹粉狮子头、拆烩鲢鱼……

    但就在昨夜,他的确做了一个很长的梦。

    梦中,他的孙子没有被抓壮丁抓走,他的儿子也没有发生意外,儿媳当然也没有跑路。

    自己也趁着老当益壮,和隔壁成天拌嘴的老太婆来了一个夕阳恋。

    在长安城里,三代同堂,有地有房,其乐融融的坐享天伦之乐。

    似乎孤零零一人深夜落泪,孤独到只能跟大黄说说话的这十几年,才是一场噩梦。

    ……

    将刚刚斩获的三丁包子放在了桌子上,两人也坐在了茅屋的门槛上,看着屋外慢慢升起的朝阳。

    “呼,终于不用再给你当老婆了吗?”唐婉儿呼了一口气,温度正好的晨光照在唐婉儿的脸上,暖暖的。

    可唐婉儿始终不明白,明明之前自己一直都在抱怨,想快点结束给柳随风当老婆麻烦日子,但不知为何,如今真的结束了,心里却有些空落落。

    柳随风也带着几分同感,明明只是想用什锦金碎饭来洗刷自己偷盗的耻辱,求得老人的一个原谅,但后来却一发不可收拾,成为了老人的“孙子”。

    原本只是一个八杆子打不到一块的老人,但现在却因为老人的离去被牵动了情绪。

    两人无言,却并没有感觉到尴尬。

    直至日上三竿,柳随风才缓缓开口,“走吧。”

    “轰!”

    柳随风双指一弹,一道火光闪起,点燃了屋顶的茅草。

    两人并肩离去,并没有再回头。

    这一间孤零零的茅草屋,也在火光之下化为轻飘自由的灰烬。

    随着一阵风,掠过扬州城的上方,消失在了人间。

    ……

    “好了,麻烦了你这么多天,想要我帮你做什么,说罢,我可不喜欢欠人人情。”

    回到扬州城,柳随风说道。

    “做什么都可以?”

    “对。”

    “真的?”

    “那当然,言必行,行必果,这江湖食客的基本素质,还需多问?”柳随风被问得有些不耐烦。

    “啧啧,别人都只是说说而已,就你这么当真,好吧,既然如此,那就成你。”

    “说吧,想要我干什么。”

    “嗯……”唐万一手托着腮子,稍稍思考了一会,“既然如此,那就给我裸奔扬州城三圈吧。”

    “呃……这个……”

    “不是说言必行,行必果吗?”

    “呃……那好吧,不过,能不能给点面子,让我穿着条内裤奔?”

    “好好好,准你。”唐万捂嘴想笑。

    但没一会,又被柳随风的举动吓得惊慌的大叫起来,“喂喂喂!我开个玩笑而已!你脱衣服干吗!你不会真要裸奔吧!啊啊啊!裤子别脱了!快停下啊你!”

    ……

    搜书悠网www.txtxu.com,看更新最快的书!

    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张(←),下一章(→)
  • 上一章
  • 下一章
设置 恢复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