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飞升失败

3 林再的狰狞

作者:诗酒会春风      字数:6637

    ♂? ,,

    陆野到底还是没有听陆老残的话,询问了山沟寨的村民,找到了自家的地头。

    虽然夏天已经快要结束了,但午后的田地间,还是有些耐不住的燥热。跟着陆老残拔了一会儿野草,陆野就出了满头的大汗,经不住陆老残的一在催促,陆野只能靠着地头的一棵大树休息起来。

    密密麻麻的树叶,撕碎了晴朗的天。喝一口陆老残带来的山间的水,倍觉清凉。

    陆野想起了林再交给自己的《天心诀》,第一次接触这种修真功法,可陆野一下子就明白了其中的关键。晦涩难懂的文字,自己竟然也能了解的透彻。或许林再说的没错,自己前世是个极为厉害的高手。就好比许多失忆的世俗人一样,纵然什么都不记得了,但对于屎不能吃的常识依然不会忘却。或许,对于一个修真高手而言,如何修真,就是他所应该知道的常识吧。

    不过,让陆野有些意外的是,自己试着修炼了一下《天心诀》,却惊讶的发现,自己的经脉根本无法汲取这天地间的灵气。试了好几次,依然毫无作用。

    百无聊赖的陆野这才来到田间,跟着陆老残一起干农活。

    三亩薄田的地瓜,长势看起来还算不错,至少叶子绿油油的很茂盛。陆老残挖了一颗地瓜,用衣服把地瓜上的泥土擦拭了干净,冲着陆野阿巴了一声,丢了过来。

    陆野用水清洗了一下,啃一口,甘甜可口。“好吃。”陆野笑着说。

    陆老残也跟着笑,不到四十的年纪,笑起来,满脸的褶子。黢黑的皮肤,被阳光照着,反射着程亮的光。

    陆野不知道自己到底是不是在做梦,但看着陆老残,依然感觉心疼。“爹……休息一会儿吧。”

    陆老残连连摆手,表示自己不累。粗糙的大手不停的比划着,一会儿指指地瓜的枝叶,一会儿做了个抱团的动作,又指指天……陆野终究还是没搞明白陆老残到底想说什么,看着陆老残努力的比划着,陆野心中不忍,笑着点点头,表示自己已经理解了。

    陆老残很高兴,阿巴阿巴的说个不停,手上拔草的动作却没有停。

    清凉的风,掠过连成一片的农田。地瓜的枝叶,散发着清新的味道。陆野咬一口手里的地瓜,任由甘甜的汁水顺着嘴角流下来。仰头看着湛蓝天空,陆野轻声一笑。起身来到陆老残身边,把剩下的地瓜递给他,蹲下来跟着陆老残一起拔草。

    父子二人一直忙活到黄昏时分,这才把田间拔下来的野草都归拢收拾了,堆在田头。

    陆老残指着草堆,指指太阳,之后学了几声羊叫。

    以前自己一个人,还要照顾陆野,别的事情也做不来。现在陆野不再傻乎乎的了,不指望他干什么重活,能买几个羊羔,让他看着放羊,总也能让日子好过一些。

    看着陆野笑着点头的模样,陆老残欣慰的笑了起来。

    只是,想起林再,陆老残脸上的笑容就收敛了许多。他不知道林再到底为什么看上了陆野,更不知道林再这个修真者将来会不会带着陆野去修真……或许,他很担心会是这样的结果。

    陆野跟着陆老残回家,一路上看着山沟寨村民的房舍,再看看自家破旧不堪的房子,陆野说,“先忍着,等攒了些钱财,盖一处新房。”

    陆老残点点头,指了指不远处一栋山沟寨里最好的房子,阿巴阿巴的说个不停。那里,是陆老残的堂兄陆三儿家的房子。有着一个修真者的女儿,陆三儿的家境,自然比别家要好上许多。

    “嗯,就盖这样的。”陆野笑着说。

    刚到家门口,陆野就嗅到了一股肉香。

    院落里的水井边,满地的水和鸡毛。厨房里,传来叮叮当当切菜的声音。陆野笑了一声,喊道,“林再,做什么好吃的呢?”

    “等着吧。”林再的声音从厨房里传出来。

    陆老残跑进厨房,与林再争抢着要做饭,却被林再给撵了出来。“爹,您累了一下午了,去休息吧,我来做就好了。”

    陆老残有些踌躇,即便林再是自己的儿媳妇,可毕竟是个修真者,让她给自己做饭,陆老残心中难免有些不安。

    陆野让陆老残去休息,自己却跑到厨房里,看了一眼锅里炖着的野鸡肉,再看看忙碌的满头细汗的林再,陆野轻声一笑,“老婆,辛苦了。”

    林再看了陆野一眼,柔声道,“说什么话,我是的妻子,给做饭是应该的。”说罢,背过身去刷碗的时候,嘴角狠狠的咧了一下。

    “对了,怎么不在家修炼天心诀啊?”林再问道。

    “呃,炼了一下,行不通,我的经脉,好像无法汲取这天地间的灵气。”陆野道。

    林再一怔,转脸看向陆野,忽然伸手,捏住了陆野的脉门,片刻,凝眉道,“咦?奇怪了……”注意到锅里的肉差不多了,林再又道,“先吃饭,晚上再看看。”

    “嗯。”陆野应了一声,又问道,“说起来,现在是什么修为?”

    “我?”林再苦笑道,“炼气二层。我虽然用了特别的办法,让自己不会失忆,不用转世,更不用承受千年磨砺,但修为……到底还是需要从头再来。”

    “从头再来……这就是改名叫林再的原因吗?”

    “嗯。”

    “本姓林?林甘蓝?”

    “甘是姓。”林再道,“我外婆家姓林。”

    “这样啊。”

    “好啦,别在这碍事了,赶紧去收拾一下桌子,准备吃饭了。”打发走了陆野,林再偷偷的看了一眼陆野的背影,眉头一紧,心中莫名烦乱起来。

    刚才简单的查看了一下陆野的经脉,林再意识到自己犯了一个极为严重的错误。陆野在转世之前,资质就不怎么样,能修炼到飞升境界,绝对不容易。现在倒好,经过一次转世,资质变得更差了。这样奇差的资质,道理上而言,是根本不可能成为修真者的……

    如果陆野再也无法修真了,成了一个废物,那自己还在这浪费时间干什么?装个贤妻良母也够累的……

    处心积虑的折腾了这么多天,换来的只是白忙一场?

    想来想去,林再决定晚上再仔细查看一下陆野的经脉再说。如果真的确定这货成了废物,那就干脆一巴掌拍死他得了。不能修真的废物,留在这个世界上,也是浪费粮食。

    打定了主意,林再收拾了一下表情,把炖好的肉盛出来,端了出去。

    一顿饭吃的倒也其乐融融。

    看到陆老残把骨头都嚼碎了咽下去,陆野心中不忍,对林再说道,“若是没事儿,明天再去打猎吧。”

    “嗯。好的。”林再乖巧的应了一声,心里却把陆野祖上八辈儿都问候了一遍。

    吃饱喝足,林再有些等不及了,没兴趣再扮演贤妻良母的角色,把刷锅刷碗的任务丢给陆老残,拉着陆野进了房间。

    让陆野盘腿坐在床上,林再坐在陆野的对面,双手捏着陆野的手腕,仔细查看了一番,林再的脸色越来越阴沉。

    “如何?”陆野问道。

    林再哼了一声,道,“看来真的不行啊。可怜的娃……”确实可怜,好不容易不再痴痴傻傻了,却要死在自己手里。

    陆野倒是没注意林再阴冷的表情,只是低头看着自己的手,讪笑道,“也没什么可怜的,不能修真就不修真好了,做个普通人也挺好的。”

    林再忍不住笑了,哪有世俗人不想修真的?他装作无所谓的样子,心里一定已经凉透了吧。想了想,林再笑着问道,“真的觉得做普通人挺好?”

    “还行吧。”陆野说道,“好好种地,再养几只羊,攒些钱,翻盖个新房。每日里再去山上打点儿猎物,小日子大概还会很滋润。将来咱们再生几个孩子,也不要让他们去修真,安安稳稳的过日子就行。”

    “哈哈哈。”林再终于忍不住大笑起来,看着陆野,林再眼神中露出残忍的笑意,“是不是觉得那样挺幸福的?”

    陆野抬起头来,看着林再,终于意识到林再的态度似乎有些不对头。“怎么?”

    之前还温柔如水的女孩儿,现在却突然有些……有些狰狞起来了!这样的突变,让陆野十分意外。

    “可惜啊……”林再嘿嘿一笑,“可惜马上就要死了。美好的畅想,再也无法实现了。”

    陆野拧着眉头,一脸警惕的看着林再。

    林再干咳了一声,说道,“我觉得吧,让一个人在临死前觉得自己死了也挺好,绝对是一件功德无量的事情。所以呢,有些事情,我得告诉。”

    陆野依旧沉默着,没有说话。他能感觉到林再身上散发出来的浓浓杀意,不知为何,这份杀意,他感觉极为熟悉。

    林再继续说道,“甘蓝是的妻子没错,不过早在飞升之前,甘蓝就已经死在了魔域,死在了最亲爱的师兄之手。飞升之际,偷袭的,是的师尊。哦,对了,当时的小情人云星上人是打算救的。不过她被一个极为恶毒的家伙偷袭,身负重伤,帮不了了。嗯,没错,那个极为恶毒的家伙,就是我的师尊魔天尊者。嘿嘿,妻子死了,又众叛亲离,还无法继续修真去报仇,死了是不是也挺好的?”

    听起来好像是很凄惨,凄惨到了死了也是一种解脱的地步。可问题是……陆野失忆了,林再所描述的这种凄惨,陆野实在是无法深切体会。

    嘴角抽搐了一下,陆野道,“好吧,既然要死了,那么……敢问尊驾是?”

    “我?当年在万剑山上,葬剑碑旁,被一剑斩杀的魔族,还记得……哦,想不起来了。当时,一定没有想到,我会魔族的偃息之术,若非如此,我又岂能诈死逃生,更不可能听到跟甘蓝求婚时酸的倒牙的情话了。一千年来,我苦心修行,终于得道。可惜……”可惜飞升失败,又要从头再来。林再哼了一声,道:“记住杀之人的名字!魔域,灭天尊者!林灭天是也!”

    陆野怔怔的看着一脸狞笑的林再,忍不住说道,“好恶俗的名字。”

    “呃……”林再实在是有些意外,她怎么也没想到陆野临死之际竟然还能说出这种恶心人的话来。哼了一声,道,“死去!”说着,就抬起了手。

    “等下!”陆野赶紧叫停。

    “哦?还有什么遗言?”林再笑道,“本尊最喜欢听别人的遗言了。”

    “看啊,听说来,咱俩的仇怨似乎挺深的。可问题是,之前为什么把我……嗯,唤醒了呢?唤醒就唤醒吧,为何还要冒充我的妻子呢?”

    “嘿,这种事,就不用知道了。”林再说道,“临死前特别想知道的一件事,却到死都无法得知,是不是很痛苦?对了,放心,死之后,我会让那个哑巴老爹给陪葬的,不用担心他会有多伤心。”言毕,林再再一次举起了手掌。手掌虽小,蕴含的灵力,却足以把陆野的脑袋拍个稀巴烂。

    眼看着林再的纤纤玉手朝着自己的天灵盖拍来,陆野恍惚间觉得,也许,这一切真的只是一场梦而已……

    搜书悠网www.txtxu.com,看更新最快的书!

    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张(←),下一章(→)
  • 上一章
  • 下一章
设置 恢复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