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电竞之鬼才

029 布谷鸟的叫声

作者:侯星七      字数:1080

    胡池姬夹起一块鱼肉,柯丽霞就向她使眼色,让她不要吃。怎么……胡池姬闻一闻,也闻不出什么怪味儿来,她怎么就不让我吃呢?

    闻不出怪味,但是,在筷子里它逐渐就分解了,肉的纤维,一点没有韧劲了,说明什么?说明这鱼肉是高度腐败的,这样的鱼肉,长期食用,培养出消化腐败食物霉菌、就像食腐动物胃肠里的霉菌一样才行,否则,自己刚刚接触这个级别的腐败食物,哪里受得了?不中毒,也会闹肚子的。

    他们是怎么处理的?鱼肉腐败到这种程度,却几乎没有臭味儿,他们是用什么做到的?

    看看胡池姬放下了鱼肉,柯丽霞才夹起了自己的鱼肉,用门齿小块小块地咬下去,细细地在嘴里嚼着。

    胡池姬心里想,他们长时间吃这种食物,胃肠都变成了秃鹫,猎狗,或者鳄鱼的食腐胃肠了,她们不会“犯药”。

    胡池姬只好噎馒头,吃土豆了。

    土豆也不是新鲜的,也是生了牙子,快要烂掉的土豆了,但是,总还能下咽。

    这时,通往男寝的那扇大餐门,幽灵般地打开了。胡池姬探着身子看去,才知道是腰被打断的“软皮虫”刘华南“爬”了进来,由于他是在最底边把门打开的,因此,在胡池姬看来,就产生了“幽灵”效应。

    屋里只有人们咀嚼的声音,因此,显得很寂静,刘华南两只手插在一双鞋子里,在水磨石的地上走,听着,“啪嗒啪嗒”的,很噪。但是,保安们充耳不闻,就像他根本不存在似的。

    刘华南爬到放盛饭筒铁架子下边,盛饭的人把一套碗筷放到地上,往碗里盛菜。刘华南就伏在地上,吃起来。

    自从他进来,胡池姬就一眼一眼地看去。柯丽霞用腿弯拐了她一下,她才意识到了,才转过眼神,但是一会儿又忍不住看去。

    …………

    吃完了饭,哨音响起,要站起身的时候,胡池姬抓起一个馒头,装在皮风衣的口袋里,她要给吴慈仁捎回一个馒头。但是,被一个保安看到了,他匆匆走过来,用警棍指着胡池姬的口袋厉声问,“你往口袋里装的什么!”

    胡池姬张口结舌了,乖乖地掏出了装在口袋里的馒头。

    柯丽霞看到,用身子挡住了胡池姬,她对保安说,“她新来的,还没入队,怕晚上饿,魏总知道的!”

    那个保安看看柯丽霞,又看看胡池姬,说,“魏总真的知道?”

    “真知道,要不你去问。”

    保安这才放过了胡池姬。

    走出去,胡池姬小心地问柯丽霞,“他要真去问怎么办?”

    柯丽霞说,“他不能去问……再说了,我说啥了他去问?我说你是新来的,还没有入队,魏总知不知道这一情况?我也没有说谎呀。”

    胡池姬用身子小小地撞了柯丽霞一下,对她很是赞许,同时,也是相当地感谢。

    柯丽霞问,“你为什么揣起一个馒头?是怕晚上饿吗?”

    胡池姬转了一下眼睛,说,“可不嘛,我在家里,都是整宿地泡在电竞厅里,到了半夜就会饿,在家我都会准备一两包干嚼面,饿了,就吃一包;在这里,也没有哪里能买到干嚼面,我不揣一个馒头咋整——你咋知道我是怕饿呢?”

    柯丽霞斜了胡池姬一眼,说,“我不说你饿,我还能说什么?我不能说你给别人捎的吧?”

    话到此时,胡池姬真想说“我就是给别人捎的,我是给吴慈仁捎的。”但是一转念,没有说出这句话。吴慈仁不让自己对柯丽霞说她在外边的情况,说柯丽霞是“斯德哥尔摩症候群”的人,如果她知道了,她就会告诉魏巍巍的。

    柯丽霞全力地护着自己,像个大姐姐,自己可以和她掏心掏肺地交往,但是,她要是“斯德哥尔摩症候群”的人,她就是病人,病人,就不好说了。最后,胡池姬在心里想,还是“话到嘴边留半句,未可全抛一片心”吧。

    柯丽霞看胡池姬嘎巴好几下嘴,没有说出话,就问,“你想说什么?”

    “……你怎么不让我吃鱼,而你却吃?”这的确是个疑问,胡池姬真想问。不是话赶到了这里,过后,她还是要问的。

    柯丽霞说,“你没吃惯,我怕你吃坏了肚子。”

    “那是什么鱼呀?”

    “鲸鱼之类的,搁浅了,在沙滩上,腐败了。”柯丽霞说,“渔民看到这样的鲸鱼也不放过,拖回来,用很便宜的价钱卖给咱们,咱们人多,那能吃得起新鲜鱼?”

    胡池姬大挑起眼眉,说,“谢谢你,师傅,你要是不给我使眼色,我就吃了。”

    柯丽霞苦笑了一下,说,“你要吃了,这一宿就别想睡了,常驻厕所吧。”

    …………

    回到寝室,柯丽霞到公用盥洗室里去洗衣服,胡池姬趁着这个机会站在床上,把隔挡窗打开,往下边看看,没有发现吴慈仁踪影。她就想她可能在树冠上。可是,在这个镶有铁筋的窗子里,是看不到树冠的。她只有学了布谷鸟的叫声,“布谷”了几声。侧耳细听,没有回复,她都想关上隔挡窗下来了,这时,她听到了两声布谷鸟叫声。

    胡池姬定睛看去,见到吴慈仁穿着树枝编的伪装衣站在那里。她刚才就站在那里?顶多是往那丛臻材棵子里偎一偎而已,她怔怔地看着自己?

    她看到自己的脸出现在窗口,为什么不应声,不“布谷”?

    她是防着自己。

    在这个环境里,大家都不能互相信任,都防着,这过的是什么日子?

    胡池姬用手指指指她,从兜里拿出了那个馒头,向吴慈仁扔了过去。

    吴慈仁伸手来接,但是,胡池姬没有扔那么远,吴慈仁跌到房子下边的沟里了。

    胡池姬没法看到吴慈仁跌下去的情形,还在等着,柯丽霞走进了屋里,她来取什么,看到胡池姬站在床上,她有些严厉地问,“你在干什么?”

    “我、我没在干什么……”

    柯丽霞要上床来,胡池姬大声地对着窗口说,“我没干什么!”

    她在给外边的吴慈仁知会一声:有人来了,你别冒头!

    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张(←),下一章(→)
  • 上一章
  • 下一章
设置 恢复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