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神庭大佬重生记

第008章 大雪

作者:爱吃肉包的妞      字数:1082

    楚家的修房子大业也受到了一些影响,建筑队的工匠有人去服徭役,临时找代替的人也浪费了几天时间。

    打院子刚起了院墙和地基,大雪就开始下了,今年就只能停工了。明年春种之后才能再开工。

    楚大山拢了拢自己花出去的钱,光是葫芦谷一项,买材料,修院子,修栅栏就花了俩千六百两。今年他虽然因为种了蛇涎草,大赚了一笔的银子,可是还要交税,家人还要花销,最后落到手里的就只有一千五六百两净赚。

    无语!

    “你说我忙忙叨叨折腾一年,就赚了一千五六百两!”

    楚齐氏一听他这话,立即嗔怪道“你可得了吧,好歹你还把今年初花出去的本金两千两给赚回来了一大半呢。虽然婆婆那三千两给用出去了,可是咱们也换回来一百三十亩地呢。

    你还想咋样啊?再说咱葫芦谷的院子也盖起来了。你入冬前赶紧把今年租出去地都给收回来,明年开春咱们再种上草药。”

    楚大山唏嘘一声,转身出门了。

    十一月初,最后一批蛇涎草又卖了,照旧一百五十两入账,水星草没长成熟最后只能折价卖了十六两。

    十月份的时候,楚家一年的养蚕工钱也要付了,外加收蚕丝和蚕卵。又花了三百多两。楚家把大批的多余蚕卵卖了出去,赚了三十两。

    又把刚收的三百担蚕丝存到自家库房里。

    楚大山带着儿子们接着去收租子收地。楚齐氏就带着俩个闺女在织房里织素锦。

    楚家有俩个大织机,青梅早就学会织素锦了,楚齐氏主要是教桃花织。可是桃花上辈子早就学过织素锦。所以小爪子上手极快,还特别的有劲儿,会用巧力,刷刷刷的织素锦的速度比姐姐青梅还快。

    青梅还经常拉断线头呢!

    楚齐氏备受打击,原来家里就我一个手残党。楚齐氏虽然会织素锦,但是她织速不快,而且这么多年织速都提不上来。简直就是没天赋的典型。

    无论是青梅还是桃花都是一点就通,各自都能够织出带暗纹的素锦。看得楚齐氏咂舌不已。

    “这俩闺女真是我生的?”楚齐氏拉自己郎君满是怀疑的问。

    “我亲自接生的,不是你的,那是谁的?”楚大山无语的反问。

    “什么你接生的?你有那个接生的本事吗?明明是人家吴家阿婆给接生的。”楚齐氏没好气的翻他白眼。

    “那我也在门口蹲了大半天呢,人家要啥,我就给弄啥,忙的我满头大汗,我没功劳也有苦劳吧?”

    楚齐氏一听在话,立即气的不行。“这话应该我说。”

    “这话哪能应该你说,你生了孩子,大功劳呀!在咱们家你就是这个。”楚大山一举大拇哥,弄了一个NO.1的手势。

    楚齐氏一边笑着,一边拍了他一下。

    “咱家青梅和桃花真是机灵,学啥会啥,比我当年都厉害。”

    “那是,随我。”

    楚大山一说这话,楚齐氏立即翻他白眼。“这俩孩子说起来可能像咱家大舅爷,你嘛,就算了。”

    楚大山心说:我这是招谁惹谁了,亲生的娃娃像我大舅?

    小姐俩平均五到七天就能够织出一匹暗花素锦,这样一匹暗花素锦,卖给丝绸庄直接就给能给五十两一匹的收价。

    姐妹俩一个月就各自织出三匹素锦。其他时间就玩点别的。青梅喜欢绣花,桃花就跟着她帮她分线,配色。

    楚齐氏眼看着家里越堆越多的暗花素锦,整天看谁都乐呵。

    小五最近可欢实了,淘气弄脏了衣服亲娘看见了居然也没揍他,还亲切和蔼的给他换了干净衣服。简直就跟换了人一样!

    “要是娘一年到头都这样就好了。”小五好不感慨。

    楚大郎一听就噗嗤笑了,心说,你且等暗花素锦卖了,他家娘亲指定又变回老样子,就是不知道小五到时候能不能接受得了了。

    冬日有闲暇,楚大山也带着儿子们修理修理农具,实在太残破的农具还得找村里的匠人重新做。家里牛车也用了好几年了,有几块木板子不是折了,就是坏了。所以牛车也要好好修理一下。

    楚大山长年跟工具打交道,一些小活自己就能干,但是超出他能力范围的也还得送出门让人弄。

    十一月中,漫天大雪就下来了。

    大雪下了三天三夜,大地之上淡薄的灵气开始出现!

    各处的灵物都悄悄的苏醒蜕变着。

    就像桃花他们家前院的那一棵枣树和一棵杏树都在漫天大雪中悄悄生长了一截。桃花一路走到村子外,就能够看见很多果树,或者是其他树木各自都长高了一些。

    葫芦谷内谷的赤凤木,同样长高了一大截,而且大树周围还发了一些小树苗,一个个都两三寸高,直接被大雪覆盖在下面,若不是桃花对五行福地的感应远超常人,离着远点,只怕也察觉到不到那些新发的小树苗。

    接着这场漫天大雪,灵潮席卷天地,大地灵气勃发,五行福地又发育了一番,把老楚庄附近的地域都给包含在内。

    五行福地附近的灵气,灵潮都跟被黑洞吸引了一样的悄无声息的被福地给收纳,自己暂时用不了,它也可以把灵气都给藏在地下嘛!

    年底的时候,全村人一起举行了年祭。

    长阳那边各处权贵,名门也都纷纷举行各自家族的年祭。百姓们自家祭自家的祖先。

    赶着年祭大家都在时间,楚老头又跑来要钱。

    楚大山哥俩灰头土脸各自花银子十五两消灾,把一哭二闹三上吊的送了回去。好嘛,这一年他们哥俩各自被老爹赚走了四十五两!

    兄弟俩俩俩相望,那苦逼的眼神,差点把各自身边的孩子们笑喷。

    幸亏年祭的时候,变着花样出幺蛾子的人家不止他们家一户两户。否则的话,楚老头这出自导自演的大戏说不定能让族人们讲究一年。

    人家都是儿子坑爹,他们家是爹坑儿子!

    唉,做儿子太难了!

    尤其是他们家!

    年祭过后又是早春二月,这已经是元武四年春了,春种又开始了,楚大山一家也开始了忙碌的日子。

    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张(←),下一章(→)
  • 上一章
  • 下一章
设置 恢复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