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神庭大佬重生记

第005章 夏税

作者:爱吃肉包的妞      字数:1130

    “你也别管别人,你就说我卖地,你要不要?”老头子一副铁的心的样子。

    楚大山倍加无语,不过他还是咬牙道“行,啥时候过户地契,啥时候我给你钱。”

    “那咱俩今天就去过户。”

    楚老头拉起楚大山就走,一副急不可待样子。

    等到楚老头最后叫人把银子拉走,楚大山还一副梦游状,他竟然又买了一百三十亩地,掏空了自己的家底。可是他若是不卖,他爹指不定就把这些好地卖给谁了。

    他以后若想买回来,也是难上加难。

    他哥俩的地当初就是从老头子的手里买的,要不然可没有距离庄子近又是上等田的好地。

    至于林地就远了,都在庄子后面靠近后山的地方。

    楚大山插空带着雇工们把蛇涎草给收了,虽然是套种,可是一亩地还收了一五十百斤上好的蛇涎草。收割后的蛇涎草就留下一个半寸高的矮茬,以后还能接着长。

    当然这是套种,若是单独种植蛇涎草,一亩至少有三百亩的产量。

    二十个铜子的一斤的蛇涎草,五十亩一共买了一百五十两银子。

    真心是赚的飞起!

    这才四月初,以后月月他都可以赚一百五十两呢。果然还是种草药赚钱。这笔银子也终于弥补了一点楚大山几乎要空空如野的钱匣子。

    五千两的存银,一个月不到花的就剩下俩钱多两了,再没点进账,院子他都打算暂时停工不修了。

    不过即便是有了进账,他还是觉得钱紧,就剩下那点钱,估计不够修院子的。

    楚大山还没想好要咋赚点银子呢,楚老头又来了。

    “青桃庄隔壁的青杏庄的庄头前天犯事被处置了,你有啥想法没?”楚老头盯着二儿子的大脸问。

    “想法,我有啥想法?”楚大山疑惑不解。

    “你难道不想当个庄头?一年少说也有三百两的工钱。”楚老头没好气的说道。

    楚大山把脑袋摇晃的跟拨浪鼓一样。“不去,不去。赚那银子得卖身,说啥也不干。”

    “卖身咋了,就一百两的卖身银子,你随时都可自己把自己赎出来。”

    楚大山直接驳他“你可得了吧,一旦卖身,主家要是不乐意让你自己赎身,你就得一辈子做奴婢。我得多想不开啊,给那群家伙做奴婢一辈子?!”

    “我们同一族的,想赎身主家哪里可能不给面子?”

    楚大山直接一副别劝我,劝说我也不干的耍横模样。

    楚老头用手指点着他,气得胡子都撅起来了。

    话说他四个儿子都成年了,可是真能干事儿的也就了老二。不过在楚老头眼里,老二其实也不行,不过老二的媳妇娶的好,楚齐氏是个有才能的,有了她辅助,老二能干个庄头。

    可惜楚大山一点都不领会不了老头的好意,死活都不乐意干庄头。

    “你说你怎么就这么怂呢,干个庄头,一年你稍微用点心,给自己赚个八九百两那都是少的。这好是我都没想着别人,就提拔你小子,你居然还不乐意干?”

    “不去,不去。赚多少银子都不去。我就是不做奴婢。”

    楚老头异常失望:“……”

    “要不你让老三老四去?”楚大山给他提建议。

    “老三老四可干不了庄头。”那俩个儿子都太平庸了,吃点寻常饭就可以了,干庄头指不定把小命都给搁进去了。

    “那就找别人吧,谁乐意谁干去。”楚大山一副你可别指望我的模样。

    楚老头被他气的不行,气呼呼的走了。死小子不乐意干,他干脆推荐别人好了。指不定人家还欠他一个大人情,日后就能够用上。

    没俩日,楚大山就听说,楚家嫡系放了一个姻亲小舅子去了青杏庄做了庄头。敢情楚老头等人都白忙活了。他们推荐的人一个都没有被选上。

    又隔了俩日,楚家下来一队人在老楚庄挨家挨户的问,家里有没有特殊的物件。比如夜晚发光的古物啊,比如奇特生长的果树,花草之类的。

    楚大山家一样都没有,不过那些人还是用一个特殊的罗盘特意在楚大山家院子里走了一圈。

    结果啥都没发现。

    等他们一走,桃花悄然把盖在后院古井上的木头盖子拿了下来。回头她又跑出村子把另外那个地方遮掩了一下。这队人在村子里转悠了三天,用那个特殊的罗盘测啊测啊,最后啥也没发现,走的时候揣了二十两银子,老村长给的好处费。

    五月初,家里又收了一次蛇涎草,又一百五十两银子到手。

    木栅栏终于修到了葫芦口,同一座巨大木门连接到了一起。整个山谷被彻底封闭了起来。

    俩个多月的木栅栏木门工程,花了他九百多两。木栅栏用的木料可都是坚固防腐的好木料。

    楚大山又从庄子请了一支建筑队专门进入山谷来修院子。顺便把山谷里的大小杂树杂草给清理了一遍。

    选好地址后,老楚庄建筑队就开始修房子。人家也跟楚大山说好了,这院子修的大,明年才能修完。他要是着急就得加俩倍的工钱,让他们多请人修建。

    楚大山自己也不是很急,干嘛要多花那么多的银子,他现在手里银子就剩下一千多两了好嘛?!所以就同意他们慢慢修,好好修。

    六月初,蛇涎草第三次收获,又是一百五十两。水星草也满三个月,开始收获第一次,一亩俩百斤水星草,二十亩地就是四千斤,一共卖了三十二两。

    五月的时候桑葚开始收获。

    一个月时间,十亩桑葚一亩收六十斤,十亩六百斤,一斤五个铜子,也才能才卖了三两银子。

    不过楚家没打算把桑葚卖了,直接酿酒,五斤果子一斤酒,六百斤的桑葚就可以酿出来一百二十斤桑葚酒,以十斤一大坛为例,这可是十二大坛。

    不过十亩桑葚折价成银子交税还是得有。

    这样一来上半年从三月初开始到现在,家里一共赚了四百八十五两。楚大山对这个数字还是满意的。

    收夏税的税官来了,姓楚。是嫡支的人,十分的不好说话。夏税收的丁是丁,卯是卯。由于大宋律药田十税一,林地十税一,所以这夏税一开收,楚大山就交了四十九两。

    税钱只能多交点不能少交。

    楚税官一边翻看他家的药田种植记录,一边默默算计他交的税金对不对。

    好一会儿才生硬的点头道“行,数对,你走吧。”

    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张(←),下一章(→)
  • 上一章
  • 下一章
设置 恢复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