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农女福妃名动天下温暖纳兰谨年

第十二章 反将一军

作者:渐进淡出      字数:3696

    “等等!!我赔!”钱婆子又大喊出声。

    她算是看出来了,这死丫头想坑她的银子呢!

    没想到自己没坑着,反而反被人反坑了!

    此刻她都后悔死了!

    她知道这死丫头说的有一半是对的,起码报官后,她和女儿的差事绝对丢了。

    冯地主这人最爱名声了。

    温然又停了下来,这次甚至还往回走。

    温暖伸出手,掌心向上:“二两银子,赶紧的,我们还要回去吃饭。我这身体饿不得,饿了说不定就生病了,生病了你就得多赔一样医药费了。”

    钱婆子恨恨的看着温暖,眼睛里满是阴鸷,像淬了毒一样:“你就不怕你娘亲和奶奶丢了这份洗衣服的活计吗?”

    温暖:“不劳你费心,这活计我娘亲和奶奶以后都不需要干了。赶紧的,拖得越久误工费就越多!”

    钱婆子气得咬牙,这银子她怎么可能会赔!

    “我现在身上没有银子,明天你娘亲来洗衣服,我再给她!”

    这时一位婆子经过,温暖故意大声道:“那位大娘,钱婆子身上没有银子,你可以帮她去问她女儿拿吗?”

    那婆子听见温暖的叫喊声,转头看了过来,然后脚步一拐便向他们走了过来。

    钱婆子看见那个婆子脸色一变,她赶紧拿出二两银子和二十文塞给温暖:“二两银子,赶紧滚!”

    钱婆子看着那银子一脸肉痛,连心肝脾肺胃都在痛!

    温暖:“道歉!”

    别以为只给银子就可以!

    钱婆子气得浑身发抖,她恨恨的看着王氏和吴氏,咬牙切齿的道:“两位祖宗,误会了你们实在抱歉!可以了吧?”

    “别乱喊祖宗,我娘和我奶可没有你这样的不肖子孙!”温暖将银子塞进衣袋了。

    这时那位婆子走了过来了,她皱眉看了一眼钱婆子:“怎么回事?”

    钱婆子感觉自己一阵血气上涌,差点晕过去,她腆着笑脸道:“冯管事,没有事,我欠她们钱子,手头有点紧,想迟点还而已。”

    温暖淡淡的看了她一眼,将衣服递还给钱婆子:“钱婆子,这衣服你弄破了,记得主动向主子认错,赔银子啦!”

    温暖之所以揭穿她,是担心钱婆子找下一个人来算计。

    对于穷苦人家来说,存下二两银子不易。

    “什么!你弄破了小姐的衣服!”那婆子夺过衣服,脸色一变。

    钱婆子好想晕过去,当什么都不知道,只是不能,她点头哈腰的道:“我,我不小心的,我这就去小姐面前领罚!”

    钱婆子转身便走。

    ……

    温暖不再管她们,她拉起王氏和吴氏的手往外走:“娘亲,奶奶,你们受惊了,咱们走吧!回去吃鸡粥压压惊!”

    钱婆子听了更气了:

    他娘的,她才是不肖子孙!

    还受惊,吃鸡粥压惊?她才是受惊的那个好不好!

    她们吃的不是鸡粥,是她的血和泪!

    黑心肝烂肚肠的坏家伙!

    一想到没有坑到吴氏这两个下贱的蹄子二两银子,还要赔给小姐二两银子,也就是一共要赔四两银子,还跑了一个童养媳,她就心痛得快要窒息。

    真是不想活了!

    ——

    钱婆子是不想活了,温暖几人则一路高高兴兴的回家去。

    温然此刻对温暖简直佩服极了:“三姐,你是怎么知道那条裙子是那个老虔婆的女儿弄破的?”

    王氏和吴氏也很好奇,为什么她不说是钱婆子弄破的?

    温暖:“那是一件少女的衣服,那婆子的手粗,指甲缝里还有黑色,她没资格侍候在主子身边,所以.....”

    温暖将自己的猜测说了出来。

    温然看着温暖眼里有崇拜的光:“三姐你太厉害了,这都能猜到。”

    王氏摸了摸温暖的头:“咱家暖姐儿心细如发,若是生为男儿必定有大作为,不过女的也好。”

    ....

    几人笑笑说说的往村里走。

    很快就经过了温家老屋的大门前。

    朱氏刚睡醒午觉,正想出去村头找妇人聊天。

    看见几人经过,马上“砰!”一声将院门关上。

    永福婆子就是爱说八卦,朱氏早就听到消息,王氏她们洗坏了地主家小姐的衣服,要赔银子。

    这一家贱种哪里有银子赔?她担心她们进来找老头子借银子!

    朱氏故意大声对屋里的温老爷子道:“老头子,家里没银子了,你要是敢乱花银子,拿我儿子赚的银子倒贴一些贱货,老娘就带着几个儿子和你和离!你自己过吧!有些人就是不要脸,连别人儿子给的孝敬银子都好意思花!”

    王氏被关门声吓了一跳,听了里面的话,气得脸都黑了,呸了一声,大步往前走。

    温暖见王氏被气着了,她拉了拉她的手,大声道:“奶奶别气,很快,有人会叫你祖宗呢!”

    王氏听了这话失笑:“好,奶奶等着呢!”

    朱氏在里面听了翻了一个白眼,她打开了院门,发现几人已经走到拐角处,不见身影了,她呸了一声:“喊那贱人祖宗?做白日梦吧!下贱的人,满手是粗茧,那些富贵人家的料子岂是她这种贱人能碰的,这次看她卖哪个孙子才够赔!”

    ——

    回到家里,王氏和吴氏发现居然真的有一大锅鸡粥,吓了一跳。

    院子里还有一只野兔,一盆子螺蛳。

    “这鸡肉是从哪里来的?你们上山还下河了?”王氏皱眉,表情严肃。

    让然姐儿这个孩子看着暖姐儿到底是不靠谱啊!

    孩子爱玩是天性,玩起来就什么危险都忘记了。

    温然马上道:“野鸡是我上山抓的,螺蛳也是我下河摸的。”

    “然姐儿你还小,我前几天不是说过不能下河玩的吗?还摸那么多螺蛳干嘛?”吴氏想到暖姐儿落水的事,就一阵后怕。

    王氏:“对,你们两个小孩,在河里玩,万一出事了么办?以后谁敢下河,我打断她的腿!”

    吴氏:“还有,山脚附近根本没有野鸡,你们是不是进深山了?”

    温然将头摇得像波浪鼓一样:“没有,绝对没有!就是在山脚附近发现的!”

    温暖赶紧安抚炸毛的两人:“娘亲,奶奶,我们不是下河玩。这螺蛳就站在河边弯腰就能摸到了。我们也没往深处走。我的身体好了,不能总躺着不动。只有多走动,身体才能更好。我又不想在村里四处走,便让然姐儿带我去后山山脚走走,然后就发现两只野鸡和野兔了。马上就秋收了,大家都去镇上修农具,准备秋收,估计这几天没有人上山,山里的山鸡都敢走出来。”

    王氏听了,脸色好看了一点,平日两个孩子也都是乖巧听话的,特别温暖,从来不说谎,她便信了:“千万不要在河里玩和进山里玩知道吗?”

    温然乖巧的点了点头:“我知道了。”

    温暖也跟着点了点头:“我也知道了。”

    反正她进山和下河也不是玩,是有正事干。

    王氏还想说。

    温暖果断的转移话题:“奶奶可以吃粥了吗?我肚子饿了。”

    吴氏和王氏本来还想叮嘱几句的,一听,便什么也顾不上了:“你们还没吃?那赶紧吃。”

    吴氏赶紧去盛粥。

    鸡粥有一大锅,温暖直接用一只鸡来熬的,留下了一只鸡和一只野兔,晚上温家瑞他们回来,一起吃。

    王氏也走了进来看见了颇有点心痛,这么多鸡肉,留着暖姐儿一个人补身体,能吃很多天了!。

    想到这里她将一旁已经洗干净的大白菜炒了一下。

    孩子吃鸡粥,她还是吃点大白菜,喝点粥水就行了。

    ------题外话------

    谢谢投票的小可爱(??.??)~~

    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张(←),下一章(→)
  • 上一章
  • 下一章
设置 恢复默认